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金菊依旧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优美句子

  金菊依旧

  今晚的夜,很冷。月光似有似无,不知何时就会被下一片云遮挡。风很急,至少现在是风很急,不过前一段时间还好。

  在一阵狂风撕裂后,月亮又给了这小块的土地短暂的光明。月光用情的照着那棵桂树,似是疼惜它,在刚才的那场狂风中饱受摧残。竹篱笆已然东倒西歪,东倒西歪的不只是竹篱笆,还有院中的那片金菊,它们曾一簇簇似火般盛开,但也只是曾经,现在的它们已被吹断了茎干,蔫蔫的趴在地上,再也打不起精神,只等秋风一扫,便满地飘零。紧挨墙的菊花虽伤亡不至于那么惨重但也是花尽消残,秃秃的顶着花盘,以至于坚挺过来的菊叶,虽满手招摇却不知为谁而舞。撑窗户的竹竿被风吹落,在院中一阵翻滚,倒不知何去。风放肆的拍击着窗户,从破损的窗纸闯进,在屋中一阵扫荡,惊的书本唰唰作响,期间夹杂一两声的尖锐,定是书页不敌这番狂澜,开始从书中飞起,随风在屋中盘旋。

  桂树的树影中隐藏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看见一块桂花糕落在地上,位置恰好,正是一明一暗,一侧在树影中,一侧在这月光里。

  现在夜太静,风刮过后竟没了半点声音,昨夜还能听到一阵阵的蟋蟀声,难道是刚才那场风惊吓到了它们,所以选择今晚沉默。

  不,并非静寂无声。细听,有水滴打在木板上的声音,它清脆的很,不一会,声音愈急,啪啪的响成一片。当水滴声响起前奏,声音的大幕紧接拉开。紧跟水滴声的是一阵小声地抽噎,很明显,她在努力压制,不让这份伤痛表现的太过明显。风声又接起,呜呜声一声高过一声,一声痛过一声,它为这个夜宣泄着情绪。鹧鸪咕咕的叫起,它好像在这个夜里,找不到家,又找不到食物,它叫的沉痛,可怜的让人忍不住落泪。可能是寒冷,它扇动起了翅膀,让本就沉痛的夜,又增添了些匆忙。

  “是~我对不起你,我希望你能忘了我”在那阵狂风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回应的是愈急的水珠声,它嘈杂的打在木板上,抽噎声开始变得急躁,还有大口吐吸空气的声音。月光微移,那块桂花糕已经全部进入月光中,进入月光中的不止这一块桂花糕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对面而坐,中间有一方小桌,桌子上的物件纷乱到了极点,桂花糕和花生散落在桌子上及其周围,酒壶打碎在桌角,两个酒杯一只斜躺在桌子上,当风吹来时还会左右摆动,另一只酒杯,则已滚落桌下,庆幸的是并没有打碎。桌子上洒出的酒水浸着几朵桂花,那吹落的桂花就这么冷漠的绽放着那似雪的纯洁。那男子穿一身红袍,长发披肩,衣冠虽已被风打乱,仍就显得儒雅英俊,腰间佩戴的白玉,在月光中泛起月华,如水,如光。那女子身穿一袭白衣,眸中尽是眼泪。她面容姣好,眼角虽有几条皱纹,但这完全不影响她的美貌,恰相反,这几条皱纹又平添了她的端庄与朴实,只是在此时却显得更加凄婉。她用手肘支在桌子上,以手抚面,右手放在腿上,紧紧攥着。那回荡在夜色中的滴水声,正是她留下的眼泪。

  大约过了两刻多钟,那女子才勉强回应了那男子“竟全不顾,五年恩情,只为那一身荣华,你若如此,可对得起,我离家相随”“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如果不这样,我在京城不知又要苦等多少岁月”那红衣男子满面沉痛的说道“小时候我妈在院中种下这棵桂树,她说,当它最繁茂时我将高中,当我还乡时要告诉它我的功名。这一夜我已经梦了太多回,可却想不到当我高头大马回乡时,第一件事竟是如此决绝。三年前我高中,然后我竟苦苦等了三年,三年的时间,同是举人的他们早已升官上任,我却依旧在翰林苦等,明年又要开始三年一次的科举,当那张皇榜布下,即使有空缺,又难料会不会出现我的名字,而我不想等了”“等待,的确难熬,可你哪里知道,我又是如何度过这漫无边际的黑夜”呱呱声由远及近,在月光映照下,有一团黑影慢慢的降落在那棵桂树上,原来是一只乌鸦,它衔着一根树枝,看来是打算建造自己的房子,当它发现快要完工的鸟窝已经被刚才的那阵风摧残的荡然无存,那凄厉的鸣叫,让有些明亮的月光瞬间变得昏暗。

  “第一年我可以毫不在意,第二年我仍可以心存希望,可这已经是第三年了,除了迎娶宰相的女儿,我没有别的办法。不然我将会成为那河中的石子,隐没水底,终不见天日”那男子补充道,似有些激动。

  “当初你只是我的先生,我为了能与你在一起,不惜被父亲赶出家门。你可知这整整五年我是如何度过,先不提那年你上京赶考拿走了我所有的装饰,单是你三年京中花费,一文一两,都是我日夜织布供你,我本是富商大贾之女,不为你何至于沦落到这般,要不是你贪恋荣华,怎会在京中等待”白衣女子说完这些话,便用完了所有力气,趴在桌子上,好似那凋落的桂花。她双肩因抽泣而有些轻微颤动却狠狠地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放声大哭。

  “我可是殿试榜眼,十年苦读寒窗,我满腹的才华,怎甘心一县一乡”红衣男子答道,声音中有些无奈悔恨,但更多的是坚决。

  白衣女子听到这句话身子一震,抬起头看着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当初,我还以为你不拘于世,现在看来,你比那些碌碌小人,更加趋势荣华,还记得你那时教我陶渊明的诗,你说你想像他一样,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你说你有了我,便无所谓白天黑夜,无所谓贫穷富有,你说当执子之手,便今生永不放弃,现在看来,你都是在骗我。只怪我 ~认错了人”那女子心里已悲伤憔悴到了极处,用力将桌子掀起。那男子站起,看着摊在地上的这一大捧桂花,静默的朝门外走去。当你金蟾折桂,可回头望起那日夜织布之人。

  “等一下,那女子 ~对你好吗”“嗯”伴着寒鸦,鹧鸪,与渐渐凄厉的风声,淹没在 这片夜。

  风声愈紧,鹧鸪声啼泣愈戚。雨水紧拍着窗户,像是在拼命呼唤屋中之人。院中金菊已尽摧残,桂花洒落一地。听咔嚓一声,竟有树枝被雷电劈断。

  “我为爱如痴如狂,竟,成了 杜十娘。我放弃了大好年华,无所谓世俗的嘲讽。我为爱苦守寒窑, 可,来的却不是薛郎。算了,不打扰他了,”

  似花还似飞花,也无人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武汉治疗癫痫病价格哈市专治癫痫病哈尔滨癫痫医院那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