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秋天,随一枚落叶归乡(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写作经验

日子就像一棵落叶树,过着过着,好像还没过多久,秋天就到了,叶子就黄了。或许该是到了随一枚落叶归乡的时候了。

那些身在异乡的人,在秋天到来之时心里总想着归乡,就像秋天的一枚黄叶坠落大地那样自然、真切,带着物体垂降的本能性和回赴根系的归宿感。

一个人在异乡活着,也就是一棵异乡树上的一枚叶子。春天和夏天,叶子和叶子相互围簇着,挤挤挨挨的,分享一羮异乡的阳光雨露。当第一缕秋风拂过已然泛黄的树叶时,便拂动了一颗毅然归乡的心思,就像瓜熟蒂落那样按捺不住。

就算秋阳的温藉也不心动。

就算鸟鸣的挽留也不眷恋。

就算大树的沉默也不妥协。

就像宿命一样笃定和果决。

……

在秋天归乡,就像沿一枚落叶的叶脉穿行:先是走在粗直的主叶脉上,然后走在细长的支叶脉上,最后越走越远、越走越远,直到拐入了蛛丝一般的毛细叶脉上。那些毛细叶脉又细又长,弯弯曲曲的,仿佛很多年前离开时随手写下的“人”字的歪歪扭扭的一“撇”或一“捺”,那走势和架构,一直都没作太大的修改。

走在这细长弯曲的毛细叶脉上,似曾相识的秋风拂在脸上,胸口却烫热得厉害。比异乡低矮许多的房屋让出了视线,眼睛却迷糊得不行。不时穿过的村庄几声鸡鸣狗叫,不时经过的田野一片蛙声虫嘶,那是儿时背熟的浅显诗句,稍加复习便滚瓜烂熟了;山川,草地,溪流,稻田,菜园,炊烟……这些久违的真切画面,涌进日思夜想的急切眼瞳里,重构了一幅脑海中珍藏多年的思乡图……

村头的那片水口林,最先发现了归乡的人,就像归乡的人最先看到了村头的那片水口林一样。这是一个走心的约定,当年在哪里最后离别,如今就在哪里最先聚合。它们时隔多年又相互凝望、相互诉说、相互慰藉、相互喟叹……

那几株银杏树已经很老了。站在树根处努力昂着头,还是看不到树梢,就像离别的日子那么长、思念那么高。

离开时还光滑的合抱粗的树干上多了几许裂纹,好似归乡人脸上被岁月涂满的沟沟壑壑。黄蝴蝶一样的扇叶落得满地都是,“听说老嘎子他们很多都回来了!”“就二狗子几个还没舍得归哩!”银杏果早已被勤快的村汉婆姨捡走了,那些空廖的枝桠,就像一幅乡村写意画的过多留白,等待来年的春风再度砥砺时,饱蘸春雨接着续笔。

那老阔的樟树和苦槠,就像村庄岁月的守护人和见证者,依然蹲伏在几亩见方的故土上,抖擞一片家乡的绿意招摇着。那些愈见青翠的树叶,深情地反复凝望着村庄的日出日落、月升月隐、花开花谢、燕去燕回,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尽管慢慢老去,却从不肯离去。

龟裂的树干上系着谁家的一头老水牛,跪卧在闲散的树荫深处摇头甩尾,反刍着胃中一口粗浅的青草料,也反刍着逝去的岁月和曾经的记忆,就像归乡人酒后眯眼唏嘘着总结起自己的大半生。虻虫嗡嗡嗡着,鸟雀啾啾啾着,带着明显的家乡口音。

岭上的几亩薄田,央托在家的亲戚播种了一季口粮,也该第一时间去看看了。金黄的稻叶,让方块齐整的田野涂满了丰收的色彩,一阵风吹过,就像抖动着一张绵厚的黄地毯,带着明显的层次感。一拃高的稻穗,被成熟的岁月压弯了腰,虽然略微少了些,谷粒却颗颗饱满,有些等不及收割了,匍匐在地上,有些慷慨大方地喂食了鸟雀。抓一穗新谷搓几粒新米纳入口中,一股子阳光的温度和泥土的芬芳,瞬间唤醒了久违的味蕾。“还好,赶上了口粮的收割!”归乡人眯晒的脸上漾起了阳光流淌的笑意……

屋后的半垄菜园,围堰的垛墙,有些石块已经坍塌了,好似归乡人咀嚼过太多风风雨雨豁掉了几颗门牙;菜地早荒废了,一垄挨一垄的地脊上长满了半人高的蒿草,像披上了一层毛绒绒的蓑衣;垛墙下的紫苏年复一年,高过垛墙,青紫的叶片盛满了夕阳的余晖,泛出浓烈的紫苏香;邻居家的几棵橘树,累累的枝桠跨过了垛墙,把荒落的院子修饰得树影婆娑。

老屋的窗台紧闭,织满了蛛网,紧锁的门环锈迹斑斑,吃水太多的木门被阳光晒出了裂缝,宛若归乡的老妇沧桑的脸。屋檐下的几只燕窝土都干裂了,新孵的燕子早已长大飞走了。屋顶上几根椽皮已经塌陷,有些瓦片业已掉落,一阵风推搡着落叶在瓦脊奔跑着。有一个墙角已经坍塌了,几只麻雀叽啾着飞进飞出。“今天是赶不上收拾住了,老屋和园子是该好好拾掇一番了!”归乡人喃喃自语着。

亲戚的接风晚宴开始了,地道的酒菜香蘸着落日的余晖,唤醒了深切归乡的肠胃。寒暄唏嘘中,觥筹交错间,窗外被秋露打湿的月亮缓缓升起了,如水的月华洒进了屋子里,月光下的归乡人早已醉意深沉了……

哪家云南医院治疗癫痫好羊角风的治疗方法是什么贵阳哪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