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一起抡勺的兄弟(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写作经验

韶华易逝,一晃十年。我最不能忘记的就是和兄弟们一起抡勺的日子。

2007年大学毕业,经过一轮笔试,我成了一名老师。开始的时候生怕考不上,考前准备做的很是认真,再差一点就是焚膏继晷,俾昼作夜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报名的一共六十多个人,而招考名额却有五十九个。当然自己考得也算是可以,进入到了前二十名。

我被分配回到自己的母校伦镇中学,在自己的老师面前教书,和自己的老师成了同事,开始的时候还是别扭,后来慢慢地也就习惯了,反而有一丝的优越性,因为自己对这里太熟悉了。校园还是那个校园,教室还是那个教室,食堂还是那个食堂,估计当年趴在我床头上的小老鼠也还在吧!

和我一起分配来的还有一个老师,我叫他老郭,我们俩被安排在了同一间宿舍。其他问题都感觉还算满意,最头疼的还是伙食问题。食堂里的饭单调无味。开始几天还能凑合,但是后来越来越难以下咽。每天为了吃饭的问题挠头。我的舍友老郭也是每到饭点必定皱眉。

有一天下午,正为了晚饭发愁,忽然听到刺啦啦的响声,我第一时间就断定是菜下锅,与热油接触发出的激烈的碰撞,接着便传来一阵阵香味。出门一看,东侧靠边倒数第二个宿舍开着门,两个年轻的老师正在炒菜。煤气灶口里蓝色的火苗烘烤着锅底,一个老师正在翻炒里面的菜,另一个老师倚门而立,他们俩个还在讨论着什么。炒菜的是老孟,虽然叫老孟其实年龄并不大,他中专毕业,上班的时候才19岁。倚门而立的是小丁,在离学校不远镇小教书,只是寄宿在这里。他们看到我来了欣然邀请我同吃,正为了吃心碎的我,欣然同意。用筷子夹一口新出锅的辣舌烫嘴的豆芽,吃一口热腾腾的馒头,喝一口香喷喷的玉米面熬制成的粘粥,痛快得让我难以忍受。闲谈中知道还有一个叫海涛的老师入伙吃饭,只是那天回家,没有赶上。开始的时候,只是隔三差五蹭菜蹭粥,后来就正式成了组织的一员。

我们各有分工,每次吃饭有负责买馒头的,有负责炒菜的,有负责熬粥的,有负责收拾残局刷锅洗碗的。

海涛负责炒菜,那架势俨然就是个星级大厨。他炒菜的秘诀就是多多地放油,多多地放酱油。有一道菜至今记忆犹新,那就是炒白萝卜。以前我是极讨厌吃白萝卜的,炒出来,有的时候发柴,有的时候还有一股生萝卜味道。海涛的辣炒白萝卜颠覆了我的这个念头。他先把油热好,当然油放的不少,等油热了放入干辣椒,伴随着辣椒籽在锅里乱蹦,辣椒的香味也被热油催发出来,这时候倒入切好的白萝卜丝,翻炒片刻,等油把每一根萝卜丝都浸润到,放入酱油继续翻炒,等到所有的萝卜丝变成酱油红,这时候加入盐和味精,翻炒均匀,便可出锅。每一根白萝卜丝表面泛着油亮的酱红光泽,凑近鼻子一闻,辣椒爆油的香味,白萝卜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尝一口,松软可口。我不禁竖起了大拇指,直夸厨神。

我们一天三顿喝粥。熬粥的任务一般孟哥来做。一口大号的电锅,每次水加的满满的,要不不够喝,天晓得四五个大小伙子到底能喝多少粥。这里还有个传闻,是说孟哥的饭量很大。他早几年那会,馒头房里蒸的机器馒头,当然那种馒头个头不是太大,也很不撑斤两。孟哥一般每天的量是六八六:早晨六个,中午八个,晚上六个。吃馒头吃菜只是刚在肚子里搭起架子来,再喝两碗三碗的粥把那些个缝填起来。孟哥的饭量的确是大得很,虽没有亲见过六八六的盛况,但是三四碗粥这是常有的事。

火锅子是冬天的神餐。我们自然也不会例外。挑个没课的日子,齐聚老李家的小院。老李是已婚人士,学校里在最后面的家属院给他安排了一间房,好处是独门独院。老李的夫人孙老师是个很宽和的人,每次都是热情招待。几包十五六块钱一包的速冻羊肉片,两棵洗好的大白菜,土豆切厚片,龙口粉丝,花生米,一瓶小刀酒,桌子上架上一口电锅,众人围坐,涮开涮开。屋外寒风呼啸,屋里却温暖如春,热气升腾,从锅里夹出带着一层底料红油的白菜叶,放到小碗里蘸上料酱,趁着那股热乎劲就放嘴里放,一边烫的嘴疼,一边还不忍放下,直到全部吃到肚里,众人举杯,再抿一口小刀,那滋味赛过活神仙,其乐亦无穷也。当然干吃也是没意思的,自然会海侃胖吹一下,天文地理,国际国内,时事新闻,神话故事,街头花边,民间仙妖,所论之处,无所不包,无处不及。酒足饭饱之余,兴之所至,便会摸几把牌,此时最出糗的就是老李,它是个色盲,大小王分辨不清,闹出众多笑话。

一口锅里抡勺,一口锅里吃饭,一口锅里喝汤,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随着孟哥的结婚,我们的组织也解散了。老刘,老李,小丁,先后调到城里,老郭这两年去了印尼支教,再也看不到老刘舞勺弄刀的英姿,也再也吃不到那香腾腾的白萝卜丝,孟哥虽然身在旁边,但也是不能目睹他当年一碗又一碗喝粥的豪情。

年年岁岁,风风雨雨,倏忽十年,老了容颜,多了沧桑,但那些个温暖的日子,那些个知心的老友却如窗前的风铃,清风的手指柔柔划过,内心中便涟漪满塘。

武汉市比较好的羊癫疯医院怎么治疗癫痫效果会比较好哈尔滨孩子们可以吃什么来预防癫痫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