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高原的云,高原的雨(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小说

导语:

拉萨号称“日光之城”。可以想象,在灿烂的阳光下,这片去天不远的茫茫旷野,一群顶天立地的狂野汉子,一个个古铜色的脸,袒出一臂,钢筋铁骨一般,策马扬鞭向着远处冰雪覆盖的群山飞驰而去,身后扬起一溜沙尘。那是何等粗犷壮观的场景!

【唐古拉山的云】

好多年了,梦想着自己能飞越唐古拉山,走过那段神奇的天路,回到拉萨,去沐浴那缕澄澈而圣洁的日光。

这一切似梦又非梦,昨天还在为现代化大都市的闹喧而一愁莫展,一觉醒来已身在青藏高原了。

列车翻越唐古拉山时,夜幕也慢慢收卷起来。车窗外,那山峰的色彩渐渐由暗变亮、由深而浅。列车转了一道弯,眼前呈现出一片冰山的景色,晨辉中那巍然屹立的冰山显得格外高大,那无以伦比的沉稳与厚重直让人生出无穷的遐想与无限的崇敬。那冰山似乎很近,几与列车擦肩而过,触手可及。那一座座冰山是锋芒向天的,直楞楞直刺云霄。云团在冰峰上漫卷着,不时变幻着阳光的色彩。倏然间有彩虹出现,似自天而降,点缀在蓝天、白云、冰山、草地之间,凝成一幅警幻仙境,令人神飞魄扬,浮想联翩。恨不肋插双翅,乘虚御风,翱翔其间。

有道是人类有可能是起源于这青藏高原的,我的这次高原之行也就可诠释为:回家!

那一卷卷柔软如棉,洁如丝帛的云,一动不动,象是凝固在山尖。那莽莽的冰山也一动不动。似乎只觉得那太阳很活跃,不时从这片云朵跃上那个云朵,追随着奔驰的列车一路向西南而去。还有,眼前那源自冰山脚下密如蛛网的条条涓流则是疾速向后飘去。它们是寻找大江大河去了,浩瀚的大海才是它们的归宿。

那蓝天、那祥云、那晶莹的冰山、那碧绿的草地,还有那有如瑶池仙镜一般瑰丽无比的那木错,构成的可是一个圣洁的仙境呵!

雨,下雨,让那朵朵的白云化作了雨飘落?那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想法!

正痴醉于这一个又一个的画面,忽觉被人挤了一下,同时伸过一个镜头,抢住了原先我所在的那个窗口位置,然后那个镜头向外边的群山和草地就是一阵乱拍。我先是有点不快,但看着是她,就又释然了,只是对她淡淡地笑了笑。

这次在车上才认识的旅友,他们是老两口。我很赞同他们闲云野鹤式的生活。这老两口对人很亲切,也很健谈。看起来他们很幸福,是对儿不错的老年人。

从他们言谈中可知,他们生活中的传奇很多,故事很生动,吸引了车箱里众多的人。当听到他们讲到这次藏地之行如何与旅行社谈判,最后争取到了优越的待遇,连这个下铺也是这次斗争的胜利成果。我不禁捂着嘴乐了,因为那个下铺是我让给他们的,并不干旅行社屁事!

这时,列车广播里传来了李娜的声音,那是真正的高原之声,那高亢而清澈的声音,让人能感到青藏高原跳动着的灵魂。李娜后来远赴美国,最终皈依了佛门。我以为,那是由于她把魂遗留在了青藏高原。

我从前不大喜欢韩红,这并非因了她的形象,更多的是因为她的歌声中有过多的人工雕凿的痕迹。缺乏那种天然的、原生态的美。列车过那“天路”时,恰巧也是韩红的歌声,此情此景,觉着韩红的歌声里还真嵌入了这天路的几分神韵!这个没脖子的胖妞,原来还满可爱的么!

列车最后转了那个弯后,穿过几道不高的山岭,驶在了一片空旷的土地上。这片土地有几分苍桑,也有几分荒凉。

远远望去,有些城市的轮廓。这座城市是被群山围定了的。在那远处的一个山峰上,有一处图画般的建筑,那形貌、那鲜眼的白色似曾相识!有人说,那就是布达拉宫。自然,布达拉宫脚下的那个城市也就是拉萨了。

此时应是太阳落山的时候,但却看不见青藏高原的那片落日,那一路上的蓝天白云也没跟着过来。天灰濛濛的,布满了乌云,似乎这一天的乌云是从布达拉宫那个方向腾出的。

不一会儿,天便暗了下来,从缓缓进入拉萨的列车车窗远远望见布达拉宫的灯一个个地点亮了。似乎有了风,地面上卷起了一阵尘烟。有人说:要下雨了。

【拉萨的那场雨】

出得拉萨站口,接团的导游还没到。宽阔的广场上行人并不多,大多是从这趟车下来的。

起风了,这风很利,嗖嗖地吹来,携带着附近雪山上的一股寒意。那阵风掠过广场,吹得远处高高矗立的旗杆哗啦啦地响。忽然有几粒雨珠落下,摔碎在石板地上成梅花状,那一个个的梅花不一会儿便联成了一片。人们不约而同地望望头上那片天,见这乌云来者不善,就加快脚步迅速离开了。

大家焦急地联系着导游。

又落下了几粒雨珠,这次的雨珠比先前密集,打在身上一片冰凉。那对老夫妻耐不住了,要前去寻找导游。她伸手要拿过我的雨伞,我拒绝了。他们二老终于还是我行我素出了车站广场。头次来拉萨的我们没敢乱闯,就撑了那把伞,在越来越荒凉的广场上等待导游到来。

急切间,导游没等来,雨却先来了。这雨一开始就很急、很大,劈头盖脸地倾泻下来。那雨击打在伞上发出嗡嗡的轰响,倾泻在这广场上,顿现白花花一片,片刻间广场就变成了汪洋大海。这阵雨把原先欢腾的人们冲得七零八落,没躲去的几个人,那惨相就如同洪水过后幸存下来无奈地浮在水面的落汤鸡!

导游终于来了!看到他也已是落汤鸡,还连连向我们作揖致歉,我们便也原谅了他。年轻人,不易呀!在导游导引下,终于上了那辆来接我们的大轿车。小导游还要冒雨找另外的客人,我把那把伞塞给了他,他再三道谢。

到了车上觉得有股到家的感觉,刚才的那些寒凉与不快在这辆车中得到温暖与平息。车上有人笑言:或许这场雨很吉祥,是我佛慈悲专门赐予我们的圣雨呢!

最后上车的却是那对老夫妻。

他们一边向这边走来,一边不停歇地申斥着搀扶着他们的小导游,数落小导游不称职、无能,数落旅行社是骗子、没人性、谋财害命。众人见二老诺大年纪也是落汤鸡一般,实在不忍,纷纷起身让座、递水,一哇声地好言劝慰。那个老妇人一件一件地将湿漉漉的衣物摔在前排靠背上,一边泣不成声地控诉着小导游和旅行社的桩桩罪行,就象当年斗争地主恶霸一样,满腔愤怒、声情并茂。当她切齿道:“明天我们要是感冒了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旅行社拼命!”

满车的人一片默然。

来时早听说了,在这高原上最怕的一件事:绝对不能感冒!否则,弄不好会有生命之忧!

那老先生也开腔了,从维权的角度先是批旅行社,再批小导游,最后说到相互帮助。说的有条有理,大家一致称赞。只是老先生的话中另有所指之话令我心生反感。

他“不满有些人在大雨中只顾自己,不体谅关爱老年人,太自私!”

听得出来,那话是给我们量尺定做的,是对我没将伞给他们的事发脾气、发怨气。我真想驳他几句,但还是忍住了。终究他们淋了一身冷雨,我们因为有了那把伞的遮挡只淋了半身。一时有怨气那就怨去吧!

虽说忍住了,但心里还是不平的。自私?谁自私?我们也怕呀!似乎这世界上的生命应该是同等珍贵的,用一条生命去置换另一条同样的、但却毫不相干的生命,其价值又在哪里呢?他们老两口与我毫无瓜葛,终归是不相干的啊?……

天黑了,拉萨市区五颜六色的华灯点亮了,这华灯下的风景原本就没多少不同。只是这拉萨的雨依旧没停。

不知彩灯下哪家玻璃门里传出的歌声,那是郑钧的声音,《回到拉萨》。那歌声悠扬、粗犷,但带着几分凄凉,如泣如诉。

“到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到雪山之巅把我的魂唤醒”!回到拉萨,或许我也能把自己弄得更清些。

雨后的拉萨很清新,而这清新中却散漫着神秘与粗犷的气息。过了许久,还是觉着这场雨有些蹊跷!也许是我佛借这雨出了道难题,来让我们去解,或是借此特意考验和点化我辈的吧!

明天,我要去布达拉宫向那里的活佛问个究竟!

长春市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更有效西安好的癫痫病治疗中心天津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