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收获】青云山之恋(散文)_1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悬疑小说

结束了两天的聚会,在青云山之巅——云顶的半山腰,我们要分别了。“就此别过啊,谁也不哭鼻子流泪啊……”祁老师半真半假的玩笑话为这样的离别定了调。挥手告别间,有一种淡淡的离愁,说不清、道不白,就像夕阳涂在青云山上的一点余光,懒洋洋的,让人提不起劲。

游的车开得不慢,但青云山用它那广袤的绿牵住车轮,车在山路上盘旋,三十分钟、四十分钟……总觉得有永远绕不出青云山的感觉。靠在后座上,并没有归心似箭的急切,有的只是旅途跋涉之后固有的疲惫,这疲惫在广袤的绿意纠缠之下,衍生出一种慵懒、一种依恋。伍思凯的歌声就在这样的缱绻中挣扎着挤压出来:“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这声音有些卡带的样子,夹着车轮碾压过的喑哑,将心扯得一道道一痕痕的。 

 这次聚会是从昨天开始的,说好了4点在“御温泉酒店”集中。就在这一天,我们踏进了青云山。

初入青云山,我们便就见识了它的雄浑大气。车在盘山路上疾驰,首先撞入眼帘的便是它那宽大的胸怀。转过几个弯,横亘面前的是动车道粗砺的水泥架构,不远处是一道拦腰切断的崖壁,褪去绿色植被的山体呈露出青褐色的褶皱,棱角分明——山以它最原始的粗犷保持着刺破青天的架势,直扎你的眼、你的心。那是一种震撼,在这样的震撼中,你会深深感受到人的卑微和渺小。

“御温泉酒店”位于青云山北侧的一座环形山包中,酒店依山就势的建筑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站在客房后窗的阳台上,环抱的山和它绵亘的绿直扑你的视野,厚厚的绿色植被和着轻柔的山风,山以温情的姿态融化了你。身处山中,如此近距离地与山对视,你不再觉得山的高远,你会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穿过酒店一楼大厅,从东侧的推拉门进去,有一块空地,随便的一道护拦围起,将山隔开——其实我们早就在山的心里,无边的绿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这绿一簇一簇的,相当随性自然。这儿绝对是夏日傍晚乘凉休憩的好去处。空地上随意地放着几张小圆桌、几把小藤椅,当然最为贴心的要数那两把吊着的摇椅了。很快就有几个女同学坐了上去,享受着荡秋千的快乐。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也都变得随性了:领导、土豪、庶民早便混作一体,山让我们重又找回儿时曾有的顽劣,我们共有一个亲切的称呼:同学。因为是同学,所以我们有机会拍局长的肩、摸书记的背、揩土豪的油……大伙或站或坐,都选大山无垠的绿作自己的背景,留下一张张合影。此刻,山已经融入每个人心底。

晚饭后,一伙人去K歌,KTV就在地下室二层的山肚子里。说是地下室,其实也不是全封闭的,出了包厢门,转过走廊,你会惊喜地发现,原来,山还在眼前——利用山势的错落,地下室的走廊从山腹中神奇地探出身来,与青山绿树相偎。

关了包厢的门,山用它博大的胸怀包容了尘世的喧嚣和嘈杂。

这晚一定喝了许多的酒,小郑上传的照片中,第一眼便看到了老薛憨态可掬的“醉相”:一付志满意得、运筹帷幄的架势——那么贼的笑容已经好多年没有看到过了,嚣张中带着一些小狡猾。难怪阿黄说:“昨晚你好HIGH!” HIGH的不只有老薛,还有张帅哥,张帅哥全场旁若无人地客串起了指挥,闭眼、甩头、抖肩、收腹提气,俨然小征泽尔再世;还有“二黄”,一次次地把杯直接伸向镜头,扭臀的动作把感性都打翻了;还有朱局长,一首首歌唱得如同动员报告一样,气势恢宏,一样气势恢宏的还有大碗大碗的酒……就连低调的陈姐都说这是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引吭K歌。

二十多年前,我们信奉:人不疯狂枉少年。

二十多年后,我们的孩子说:再不疯狂就老了。

但私下底我们这样想:再老也能疯狂。

这一夜,在山的怀里,我发觉自己睡得特别沉。

上午游云顶的天池草场。我们在入口处各买了一顶草帽,草帽上写着“中国云顶”四个字。云顶号称青云山之巅,我想:只有这样的山才配得上这样的口气吧!

听导游说,这云顶的天池是古火山爆发形成的,汩汩冒泡的地方就是泉眼。于是抛开一众队伍,我赶紧去找那汩汩冒泡的地方,找是找到了,但并不大,不认真辨认,很容易就忽略了。就是这样的冒泡真能直通地心?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惊叹!几个游客坐着充气轮胎状的飘浮物,在渔人的帮助下,往池中撒网捕捞。感觉这儿的天比别处低,白云贴着山顶倒映在天池中,天上的云在飘移,池中的云也在团团簇簇地聚散离合。看着看着,一时间有些恍惚,竟觉得这游客和渔人是在天街漫步。

导游领着我们向云顶之巅进发,面对着无垠的高山草原,以及贴着山巅的云,忽然真就有了“云顶”的感觉。山有博大的胸怀,山更有绵亘的柔情。站在山巅,你很容易忘却一千多米的海拔,因为这里没有给人峰的感觉。地毯似的草皮随着山势的起伏铺展开去,极目之处,尽显柔美——这儿的山没有棱角。导游说,要是阴天,山上湿气较重的时候,云雾缭绕,别有一番梦幻的美,因而许多人都喜欢在这儿跃起拍照,有一种飞在云端的感觉。于是,许多女同胞尝试腾空,忙坏了抓拍的男同胞。穿着百褶裙的陈美女更是一飞冲天,一鸣惊人,以飞蛾扑火的姿势演绎了现代版白天鹅的童年故事,不过后期的照片看着确有扯着白云滑翔降落的潇洒。云似乎就在头顶,有几个孩子带了风筝顺风撒开,风筝在空中扶摇直上,抬头望,让人怀疑这风筝就在云中穿行。此时,定定地站住,看着风筝、看着云,你会有一种飞翔的错觉——天和人,人和山已经融为了一体。在这样的境界中,人容易忘我。一身红衣的祁老师在草场上显得尤为亮眼:一把花伞撑开,整个草场都成了她的舞池。戴上牛仔帽的黄老师十足的西部牛仔范,先是拉着祁老师扮起“泰坦里克号”露丝杰克飞翔的造型,接着配合着祁老师的步点踩起了牛仔步。引得一众女同胞也纷纷舞起了花伞,拍照留影。我却更愿意在这样的绿草铺就的地毯中躺下来,看天上的云飞,听风贴着草皮从耳边掠过,在山的怀抱里忘却尘世的一切喧嚣。

山巅处有一个凉亭,游客累了可以坐着歇息。从这儿往山下望,是一片山坳,团团簇簇的绿让人即使在盛夏也能感受到一种泌入心脾的凉。山坳中央低洼处的积水形成了天然的水库,环绕着水库的是一条玉带似的路,把环形相对的几座山包里零零散散的几户人家联结了起来,看不到出山的路。这样一处世外桃源似的所在让黄老师十分神往。黄老师说,这些人家里冰箱总会有吧,租一个房子,到山外带足食用的,把东西往冰箱里一放,住上一两个月,总是可行的吧。

我们只是匆匆的过客,我们住不下,但是谁也不能阻止我们对山的留恋。我们用各种各样的镜头想要把山留住。杨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这天的杨披着天蓝色的长外套,再戴上墨镜,整体形象很汉子。杨盘腿坐下摆了一个坐禅的姿势,镜头所及之处除了天池草场向着远方延伸的柔美,还有远山耸起的山脊,以及上空缭绕的白云。人在山之巅,山在人心中,缭绕环拥的云拉近了天地和人之间的距离——"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杨的样子很虔诚,脖子上的一串佛珠尤为引人注目,窃问:开光了吗?杨点点头。

其实,这儿的草也并不是一味地绿,许是太多游客踩踏的缘故,这儿一块、那儿一片,总会间或夹杂着略显疲态的黄,但不管是黄还是绿,都透着精神气——厚实的植被传递着山的柔情,但遮不住山所固有的强悍的魂。

 午饭后下了一场阵雨,浇散了满地的热气。雨中的青云山一片朦胧,看高处,如同蒸腾起层层的雾,云蒸雾绕的峰顶,加上近处滴水的绿,雨过之后的青云山更有柔情似水的感觉。

 下午要游览的是峡谷景区。刚过检票处,杨就欣喜地发现了成群的牛,于是顺理成章地有了一张牛羊成群图。镜头中,杨靠在护栏上,不远处的梯田上散放着一群牛,或低头嚼食,或悠闲漫步,或静立不动、若有所思,都那么随意地点缀在山腰处漾开的绿中,好像开了星星点点的花,那样地和谐而又从容。

导游告诉我们这条栈道总长五公里多,这给久未锻炼的我们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出口处的拦水大坝底部一左一右,一上一下,有一公一母两个石刻的龙头,可能是由于今年旱季长,水量不足,没能让我们看到双龙喷泉的壮观景象。但由于巨大的落差从水坝直泄而下的人工瀑布还是给了我们一些震憾,也为我们接下来的峡谷行定下了基调:水,才是景区的主旋律,是水给了青云山无边的绿,是水浸润着青云山无尽的柔情。

顺着栈道往谷底走,一路伴行的是潺潺的溪流,溪流或平缓,或湍急,或回环往复,或一马平川,但都无一例外的清澈见底。也许是光照的关系,这里的水特别的深幽,依着河床的底色,水也有了七彩的韵味。这样的水在山的心底流淌,让人再一次领略了山的深沉和内涵。峡谷里随处可见的是飞瀑。走着走着,抬头望,看着飞溅的水流从忽然的一个高处直泄而下,没有任何刻意的勾勒,没有任何夸张的铺陈,那样地欢畅,那样地随心所欲,那样地淋漓尽致,你不禁沉醉于山的诗情和写意了。这样的时候我们都愿意停下来,留下一张合影的同时,聆听水在山的深处用白色的生命撞击出来的心声,我们神往这样的自由和一往无前。这时若是偶尔的一两点水花溅到你的脸上、手上,舒爽的凉意直泌心底。但我更愿意在前方随意的一处浅潭前蹲下来,看湍急的水流渐渐趋缓,从河床上柔情地漫过,舒缓从容地流向前方。我知道:山是热情的,山也是细腻的。

旅游是一种心情,首先需要的就是从容和享受,而山就给了我们这样的包容。这里的栈道一路下来,贴着山腰而建,山上茂密的原始森林前探的枝叶、山的崖壁,都为我们提供了天然的荫蔽。在小郑所拍的相片中,发现栈道多悬空而建,下面是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深渊,看着令人触目惊心。但走在栈道上,就连最胆小的女同胞也没有这样的感觉。栈道宽有两米左右,两三个人并行也不觉得拥挤,大都是古朴的木纹设计,与山完美地融为一体。在栈道上停驻,留影,我们能够听到山的呼吸,因为我们就贴着山的心脏。

这条栈道我们走了将近三个小时,到了红河谷景区才恰是过了半程,许多人的脚酸得打颤。当脚下的每一次挪动都是机械的动作、当旅程变成任务,之后的行程就少了许多观赏的兴致,所以这后半程一定错失了许多亮丽的风景。还好,小郑用手中的相机为我们留下了青云山独特的风姿:那红褐色的潭水撞击着河床,在起伏处溅起几朵白色的浪花,谷底的岩石有着木板一样的纹路,那一定就是红河谷景观了吧?那一汪翠绿如蓝的潭水中,静卧着一块玲珑的石,与绿水互相映衬,宛若一块翡翠,若有游客丢下食物,便有小鱼成群地聚拢来,如同开了一朵扇状的花,这应该就是翡翠谷吧?还有那古藤,或盘根错节巴在崖壁上,或神龙探爪似的从栈道前直伸谷底,或百折千回地在一棵古树上绕圈……触着粗砺的外皮,似乎就能感受到山的脉搏——那应该是“壁虎谷”吧?

……

到达谷底的缆车站,个个已是筋疲力尽。

我们从谷底开始,试着开始“飞翔”。我的缆车厢里有镇长,还有林大美女。我们聊着、说着和山无关的话题,但我发觉,我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山。缆车不断上升,峡谷越来越远,但峰越来越近,这二十多分钟的缆车之旅中,我们其实并没有飞离山,我们只是从山的这一头到山的另一头。临近峰顶的时候,我们忽然探讨了一个问题:要是这时候缆车忽然停了——当然,我们没说缆车绳忽然断了。镇长说,我们可以打开车厢门从这里跳下去——因为我们已快到峰顶,触手可及之处已是云顶的崖壁。林大美女说,那就永远睡在一起了。

是啊,睡在山的怀抱,不再醒来。这是最深的眷恋么?

 车子出了青云山,已是傍晚五点多了,忽然毫无征兆地,“沙沙”地下起了一阵大雨,雨从两侧的车窗淌下,一下子就模糊了我们的视线。

下雨天,留客天。这是青云山的多情么?

回家后,腿脚仍然酸疼,揉揉酸腿,看着同学上传的相片,宁愿相信:这酸疼,是青云山的牵挂。

 

常见的导致老年癫痫的诱因导致女性患者的原因有哪些西宁癫痫医院地址癫痫病为什么会口吐白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