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光】听一场风景,看,花开又是一年(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而世界那么大,我们都想去看看,却分身乏术,没有时间和能力去看看时,耳听,似乎更能理解其中微妙。

或是在某个充满味道的小饭店,或是在人群穿梭的某个站台,又或是,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场。当你置身其中,掠耳一听时,不过是些嘈杂之声。可当你静心凝神,细细品味,那一幕幕在心里陡然盛开时,那却是一场场,你曾经走过的,或是不曾看到过的风景。

五月,虽是初夏,但是那股闷热感,却多少有些让人喘不过气。中午更甚,外面是白辣辣的太阳,里面是刷刷作响的电风扇。

“你加公司的微信群了吗?”

“昨天就加了。”

“哦。”

那天吃饭的时候,由于人多,都是拼桌坐的,毫无意外地听到了这样几句对话。话音刚落,我迅速地抬眸看了眼对面,是两个女孩。虽然没看到她们是谁问谁答,但是,她们的表情却一目了然。一个微敛着眉,紧抿着唇,一个眉目舒展,不以为然。

我虽无法窥探她们的内心,却敢肯定她们是熟悉的,不然不会约着一起吃饭。或许,我和那个问话的女孩一样,都以为她们已经是朋友了。

陷入回忆,从来都是这般不经意,神游间,思绪一下回到了这么一个场景。我对面的女孩踌躇着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有句话和你说,但你不要生气,到你的歌时,不要急着说是你的,等别人不唱了你再去拿话筒。”

时光匆匆,再回首已是经年,但我当时的表情却依旧清晰,一脸懵圈。那时,嘴里说着知道了,心里想的却是,为什么怕我生气,朋友不都是如此么?且忠言逆耳,良药苦口。

或许,情感有友情,爱情,亲情之分。而友情亦之,泛泛之交,淡如水,生死之交,永不弃。我和她虽然还没到生死之交的地步,但也是无话不谈,悲喜交集的。那之后,我赏过春花,听过夏雨,采过秋叶,踏过白雪皑皑。可每每看到相似的故事,总会想起那个,让我耿耿于怀的你。而你,在看别人的故事时,是否会想起,你曾路过的风景。

日子越数越长,人聚了又散,而我一直在原地。也一直坐在那个,味道浓了又淡的地方。或是,想听一个能与心灵共鸣的故事,又或是,想看一场别人口中的风景。

“你知道么,曼曼好像成了某公司老板的秘书,可我觉得好可怜。”语气隐藏着不屑,又带了一些同情。

“啊,这不是挺好的吗?”

“好什么啊,她一个人都抵得上半个公司了,几乎什么事都是她在做。什么人事安排,会计,公司要用的物料,工具什么的都是她一个人包办。”

“那工资应该挺优渥的。”

“说不定连私生活都承包了呢?”答非所问的语气,浅浅的,有种嫉妒的味道。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忽然就没有了听下去的欲望。有些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看着,她很辛苦,或很可怜。兴许她却觉得很值得,很幸福。很多事情,不仅是单一的,反而有很多面。眼见不一定为实,何况,你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我理解那语气中掺杂的妒忌,也羡慕着那些名声不太好的人,比如,她们口中的曼曼。能做到如此,可见其实力之雄厚。不管后续发生了什么,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必定是不俗的,不然,不会有后面的事。

自己活得瞻前顾后,畏畏缩缩。却极其羡慕那些,目标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且能穿越层层阻碍,打破禁锢的可人儿。即便,在世人眼里,她们也许乖张,出格,不合规矩。但起码,她们敢作敢为,永远不会藏着,掖着,她们活得真实。

而我,却没有那般勇气,犹记得,年少时曾喜欢过一个人,可不好意思说出来,就连和旁人也不敢说。已经忘了,当初究竟抱了何种心态。乃至,到了各安天涯,没了联系时,还是很后悔,后悔当初为何不说明,没准,他也刚好喜欢自己呢。

虽然后悔,可若是让我以如今的心识与年纪,回到当初再选择一回。我想,结局不会变,依旧不言不语,而后,再用三年,五年,或是十年来后悔。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些东西,它是流在骨子里的,就如,自卑,懦弱。

世间繁华,而往昔却能轻易地让人沉沦,溺在其中。想着那些如梦一般的过往,神情不尽恍惚。

“我妈妈养的猪全病了,还死了几头,肯定是我还没满小月子就回去的原故。”

“那些都是封建迷信,跟你有什么关系,说不定是闹猪瘟了。”

“怎么会没关系,别人家的猪都好好的。”抽泣中尽是懊悔与自责。神游的心神瞬间被拉回,凝眸处,是一对在等车的年轻小夫妻。

或许,幸福各有不同,而不幸总是大同小异,别人口中的好与坏,美与丑,总是能让人对号入座,产生共鸣。也是在几天前,我妈妈和我说,她养了将近一年的牛突然死了,毫无征兆。她说,每天她去喂草的时候,它总是会像小狗似的撒娇,在她手臂上拱上一阵,才去进食。

她还说,前两天爷爷病得很重,她梦到已经走了十多年的爸爸了,爸爸说,他回来带爷爷走。她一着急就说,公公你别带走,家里其它的,你想要什么就拿什么。

我一直静静地听着,心却揪着疼。最后她说,那头牛一定是被爸爸牵走了,因为,早几年前也有过类似的梦与事实。语气里尽是对牛的不舍,与对爸爸的怀念。

听着听着,眼泪流了一脸,我知道,我妈妈不是迷信,她只是太孤独了。把此事归功在爸爸身上,以此来发泄多年来所承受的孤单与怀念。而封建迷信,或许,只是跟当地居民的习俗观念有关罢了,你信它就有,不信就无。

或许,有些人,即使不在一起,却能一辈子在心里。不管友情,爱情,亦是亲情,不管走了多远,散了多久。从来不用刻意去想起,回忆总会不期而遇。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回家路过某个巷口时,香气扑鼻,寻着前往,原来是一朵朵将要落幕的桂花。似乎,在什么时候也和什么人一起嘻嘻哈哈,赏过百花,如今,却各安天涯,花开静无声,花落度余生,独此一人。

繁华世间无岁月,陌上花开又一年。经年之后,是否,类似于我们的故事依旧络绎不绝。是否,每到一条时光的岔路口时,还能微笑着一遍又一遍地想起,那些曾一起看过的风景。年过古稀之时,是否,依然会有一些轻易闯入心里的共鸣。

济南治疗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治疗癫痫病郑州小孩癫痫哪个医院看的好能用卡马西平来治疗癫痫疾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