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我本是薄凉之人(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言情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前言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伫立在江岸,看浑浊的江水携带那数不清的愁念翻滚着流向天际,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我素白的衣裳,蜿蜒的水纹渐渐与面料融合,浸润了的凉意,怎堪抹去存在的刻印。

冗长的岁月,脚步急促的旅人掠过身旁,尘嚣中的浮华归于静默。无声的流年,思念如同恨意一般,我辗转于命运的安排,最终还是逃不过颠沛流离的结局。千里苍茫,唯见荒芜,落霞辉映,沙洲上是暂歇的大雁,更为这景添了一份肃杀之情。远远地,你眉眼如初,就好似当年你的那份承诺:“纵然万劫不复,你我相思入骨,我这一生念你一人足矣。”近时,回忆只剩一盘散沙,聚散不知归宿,只能任风摆布。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笑世间痴情女子苦苦追求,红颜终是薄命。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的墓冢,没有人可知过去了多少年。一盅陈酒,洒入亡者坟前荒凉的土壤,站在墓碑前,碑上的名字被风雨剥蚀,却留下了孤独的偏旁,在默默挣扎,似乎还在翘首以盼,那负心的归人,是否会为这坟,捧上一束枯萎的花朵,流下几滴廉价的眼泪。

我本是薄凉之人,却徘徊于红尘乱世之中,饮下一杯又一杯,那唤做相思痕的酒。杯中起涟漪,那酒,入口清凉,却灼烧了我的喉咙,辛辣的感觉在胃里横冲直撞,直到化作一滴愁肠泪,沿着勾勒旖旎青花纹的杯身缓缓落下,如同一颗碎了的琥珀,晶莹而多芒,疯狂而残忍。

落花,跃然于纸上,我虔诚地将它拾起,妄想挽留它的芳香,我贪婪地嗅着,企图把这幽魂融入我的身体。但风,不许我的恋眷,无情地将它带走,就好像造化将你从我身边夺去一般,原来所有的美好都不过是内心的渴望。月下,舞罢,人去楼空,难言之处,唯有良窗淡月,疏影相随,叹一曲红妆,可笑我寂寞半世,何必用情太深?

几世的缘分,我依旧在原地,守着这悲哀的宿命,轮回永无止境,上一世的痛苦,下一世来偿还,永远饱受着离殇的煎熬与绝望。雨打浮萍,小小的浮萍脆弱不堪,它们只能随波逐流。石桥上深一笔、浅一笔的痕迹,画船里听一曲悠远的笙箫,转身回望,昔日不再。生锈了的铁锁关住了旧时的故居,刺痛了我的心,灯火阑珊,枯瘦的思念也在晃动的烛火下熄灭。时间拥有最锋利的刀刃,撕扯旧日的模样,可怜那一句“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负”,留下一堆白骨,在荒野里哭泣。事过境迁,情仍在。

走过了小桥屋檐,走过了大漠孤烟,走过了塞北长城,走过了瀚海雪韵。望尽飞云断,胡笳入彻,啸歌归梦,潇湘夜雨,唤我忆君。迷迭香的味道令我想起了《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幽梦,遥远,风铃声叮叮作响,它怎懂人的忧愁?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值得纪念?枯骨之下,那份笑容,终将定格于沉寂,是死亡,是无期……古旧的书页,一页一页,道不完辛酸血泪,残破的纸张,宛若心弦,轰然断裂,那一份缠绵温柔,化为烈火中的灰烬,舞蹈着覆灭。

这条路如此漫长,长的,用尽了我三生三世。我本是薄凉之人,薄凉薄凉,生死如水,凉彻心扉,曾经的约定,我仍幻想着与你再续前缘,你始终没有出现,喝下这杯酒,算我与你的告别。任凭沧海桑田,冰封的时光凝结你来时的路,湮没了阳光,我依稀记得你的眉眼,你的话语。

我走进这烟雨,清冷的月光偷偷打量可怜的缘分,一如那染色的年轮,一如绣花针针的恨。月冷油灯尽,默默诵一段因果,等到青丝落成秋霜,等到沧海变成桑田,那一夜的风雪,那踏破星辰的马蹄,终将辜负“曾经”二字。勿等,勿念,我走进这烟雨,为将这缕牵挂抛洒在唐风孑遗宋水依依中,“宿命”该怎样审判?我已不得而知。弱水空濛,岸芷汀兰,琵琶声中,也许我还会等下去吧……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和着《诗经·王风·黍离》的歌声,转身,剪一眸过往的天涯。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郑州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方法好癫痫的早期治疗方法治疗的癫痫病方法有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