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征文】用军魂铸就的乡村医生 (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现代言情

山东省栖霞市大柳家乡有一个联村卫生所,主人是一对残疾夫妇,也是一对复员军人。一个瞎子背着一个瘸子,爬山涉水,为周围的六个自然村的村民巡医治病,感动了全市人民。军人铁骨铮铮,大公无私,舍己为人的精神,在脱去军装后依旧存在,因为军魂还在他们的心中。

我刚入伍时,我们住院部有个护士叫王红梅,是上海人,是那种城市高干子女,长得如花似玉,性格开朗,思想开放,爱情观很是前沿,很有爱心和同情心,深得医院男领导的宠爱,一年入党,两年提干,火箭式的上升,十分幸运。

可是自从提干后不思进取,她和那些关键领导疏远了,专门交往农村来的男战士。有一个来自胶东山区栖霞市大柳家乡的老战士名字叫张同刚,因为得了肝炎病,住院一年多了,也没有康复,成了我们医院的老病号。本来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伙子,因为是传染病,很少和外人接触,有些孤单寂寞。

王红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她总是找一些怎么治疗肝炎的医学方面的书籍给他看,三来二去他们成了好朋友,慢慢的相互喜欢上了对方,护士和病人的关系变成了恋人关系。

一年后张同刚学会了很多医疗知识,在王红梅的爱情鼓励和细心照料下,他的肝炎奇迹般地痊愈了,他要退役回农村老家了。这时候的王红梅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张同刚,她决定申请转业。当时部队提干不足15年是不批准转业的,只有复原。她本来就是上海城市户口,复原后也可以在上海找到工作,可是张同刚不是干部,不能进上海,他们的选择要么是分手,要么是一同到农村去。

王红梅毅然决然要求把自己的城市户口转成农村户口,陪同张同刚一起到胶东的小山村生活。

王红梅的母亲就是一个很势利眼的女人,当年她也是农村来的女兵,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一年入党二年提干,三年就嫁给了比她大十几岁的丧偶的团长,很快脱离了生她养她的农村,过上了上等的城市生活。她对城乡的差别看得很重,那个年代,城市和农村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那就是户口。

王红梅的母亲知道女儿要跟随张同刚回到农村去,马上跑到部队了加以阻止,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硬是把王红梅的户口转到了上海。

母亲苦口婆心地劝说女儿:“你生下来就是城市户口,不知道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有多难,一个在城里工作的临时工,凭着技术和贡献荣立一等功,还要市长亲自批准才能农转非,你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我为了不让后代是农村人,嫁给比我大十五岁的你爸爸,我的爱情又在那里,你说我容易吗?你是城市人又是医生干部,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啊。你要不听话,你嫁到农村去,我们的母女关系一刀两断。”王红梅选择了爱情,选择了张同刚,选择了农村。她没有拿到自己的户口,跟随张同刚回到了那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他们人穷志不穷,在村里建起了医疗卫生室,为农民服务。

王红梅的母亲不甘心失去这个亲生女儿,以让王红梅回去迁户口为由骗她回到上海,把她软禁在楼上,迫使她回心转意。谁料铁了心的王红梅跳楼逃跑,重度腰椎摔伤,下肢瘫痪。爱人张同刚知道后立即赶往上海,几个月后把不能恢复走路的王红梅接回了老家。村上的人们非常感激,大伙凑钱为他们办了婚礼。丈夫背着爱人翻山越岭为周围的村民行医看病,他们的爱情故事一度传为佳话。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由于生活艰苦,为了爱人的身体好转,丈夫不舍得吃油水,又加上日夜看书学习,那时,他拼命的学习医疗知识。

等着他的是眼睛的视力越来越差,张同刚的眼睛视力极度下降,没有钱到大医院治疗,后来仅剩下零点二的视力。

夫妻两人携手和命运抗争,他们相互安抚着:“你是我的眼睛,我是你的腿。”

“我是你的眼睛,你是我的腿。”一个只有零点二视力的丈夫在爱人指引下背着下身瘫痪的爱人,翻山越岭,走街串巷,为大家的健康,艰难地的工作着。

“如果我看不见了,你就是我的眼;如果你走不动了,我就是你的腿。”这一对遭遇不幸的恋人相互安慰着。

王红梅含着热泪点点头:“嗯,一定,一定。”

他天天背着她到大山里出诊。他虽然看不见,他家门前有一条小河,去时让人牵着,回来时他再也不让人牵了。他说:“你们能帮得了一时,可帮不了一世。”于是,他背着她,她指点着他,慢慢地趟过了那条不算宽也不算窄的河流。

让人佩服的是,在两夫妻共同生活的几十年里,没有一次在河里跌倒过,而这条河几乎每年都有几十人要滑倒的,涨水时,还冲走过两个小孩子。

他十几岁就吹得一手山里的竹笛子,婚后更是练得炉火纯青。他在村里组建了一个乐班子名噪半个世纪,他们只吹婚礼不吹丧事。村子里的婚礼上若没有他们就总会觉得少了些喜气。但无论吹到哪里,他都要带上妻子,他说没有她在身边就蒙不准笛子眼子。丈夫吹奏时,她就静静地坐着,脸上时时泛起红晕。她对丈夫说,你吹的那些欢快曲子,我怎么听都觉得是吹给我的。

后来儿女对张同刚开玩笑说,如果上天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不是想用眼睛再看一看娘的模样?他说,你娘手心有几根纹路都印在了我心里。我没看见最美的人,在我心里你娘就是最美的了。我想,有你娘的眼就够了,眼多了就贪色啊,什么都要分个美丑来。儿女也对王红梅开过同一个玩笑,如果上天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不是想用腿独自走路?王红梅说,你爹背着我走,我们可以互相照顾,还可以为山村的农民治病。这么些年来,我们不是一起走过了任何一个应该去的地方吗?我想,有你爹的腿就够了,腿多了就乱走啊,去得去不得的地方都想去。

你是我的眼,我是你的腿。在他们的心里和眼里,每天都是艳阳天。他们一起走过了半个世纪的美好人生。他们互相帮助,互相搀扶,弥补了自己的缺陷,享受了对方的幸福,谱写了一曲永恒的爱情之歌,一首美得让人心颤的人生之歌。

他没有健康的眼睛,看不清眼前的路,但是他心里通明。她没有健康的双腿,不能走路,但是她在爱人的脊背上,为了农民的健康之梦而奋斗,他们的心在飞翔。

他们的爱情感动了农民。也感动了上帝,他们爱情有了结果,他们有了可爱的一双儿女,生命在延续。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也感动了王红梅的父母,他们带着自己的退休金来到这个小山村,帮助女儿坚强地工作下去,生活下去。

他们是为谁活着,他们是为理想活着,那就是用自己残疾的身躯,让大家都拥有健康。

八一节了,回顾那些当兵的日子,还是很很受鼓舞,很多人扛枪是军人,放下枪,仍然是军人的模样。

这就是军魂。

青少年癫痫病因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在哪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正规专业吗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可以彻底治好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