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渐行渐远的母亲(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诗歌

慈祥的脸上布满了爱的涟漪,往日欢快的身影变成了蹒跚的步履,谆谆的叮咛声漫漫的飘向远方。勤劳善良的母亲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偶尔的一次翻动,都揪起我一阵阵刺心的疼痛。一声声“妈妈”的撕心呼喊,都已唤不醒昏睡的母亲。看着渐行渐远的母亲,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母亲出生时,外公就远赴黄埔军校,转战井岗山,洒热血于南昌城外;瘦弱的外婆也改嫁他乡,没有了宽厚雄浑的父爱,又飘走了慈眉善目的母爱;虽然家底殷实的太外公家让母亲衣食无忧,但幼年的母亲不时仰望天空,稚气的数着天空中春来秋往的飞燕,多么盼望南来的燕子捎来祥父慈母的叮咛,想着南归的燕子带去她对父母的思念。

深山里的学堂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做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的母亲,声情并茂的给学生讲着张思德的故事,耐心的扳着手指头让山里的孩子学会人生的第一次加减。握着孩子们稚嫩的手一笔一笔的描绘着春天里的红花绿柳。让孩子们第一次站在鲜艳的五星红旗下,系上火一样的红领巾,放飞着为共产主义接班的梦想,也帮山里的孩子们点燃了渴望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希望。

发现教室里空了几个座位,担心着自己的学生是不是病了?是不是学生家长不送小孩来读书了?或者淘气的在小溪摸螃蟹?母亲拿着马灯独自一人行走在萤火虫飞舞的田埂上,穿过松涛阵阵的山岗,在虫鸣蛙叫的夜晚,走进点着煤油灯的农家木屋,嘱托孩子家长一定要把孩子送来学校;有时看到生病学生的家长无助的眼神,不顾自己家里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毅然从自己口袋掏出一些钱,塞到躺在床上面的学生手里。

狂风的肆虐,天空中飞舞的冰雪,让瘦弱的母亲更加坚强。父亲带着哥哥姐姐下放回老家,母亲一个人背着我住在深山里的丰坡小学校,默默的站在三尺讲台上,继续讲着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在姹紫嫣红的春天,母亲把孩子们打扮的活泼可爱,唱着闪闪红星的歌曲,扛着红撄枪,走在红杜鹃烂漫的山坡上,舞着孩子们草长莺飞的童年。

大家闺秀的母亲拿起了针线,在微弱的煤油灯光下,一针一针的给家里的哥哥姐姐缝着新衣服。每当我半夜醒来的时候,母亲要么在批改教案,要么在仔细缝补衣服。摇曳的煤油灯光照在母亲疲惫的脸上,让我看到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我心里想着等我长大了一定要给母亲做最漂亮的衣服,让母亲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

父亲英年早逝,八岁的我和还不成家的三个哥哥失去了如雨的父爱,是母亲用单薄的肩膀扛起全家的生计。慈祥善良的母亲也不时给了我们深沉严厉的父爱,母亲白天拼命的在黑板上唧唧喳喳写过不停,晚上还要仔细检查我和哥哥们的作业,谁不完成的好就要罚谁多抄几篇,叮嘱我们树立远大的理想,有时还教我们背几句三字经,讲一些古今名人的故事。要我们老老实实做人,要有一颗感恩的心,长大以后要勤勤恳恳地工作来回报养育自己的祖国,多为社会做贡献。

辛苦一辈子的母亲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手里的教鞭,告别了自己熟悉的讲台。恬然安静的退休生活让母亲有了更多的爱好,一手行云流水的书法和一看就能学会做的巧手让我越发感激苍天赐予了我一个勤劳能干的母亲,哥哥和我家里的窗帘和沙发套子都是母亲一脚一脚在缝纫机上踩出来的,心灵手巧的母亲缝的被子舒适暖和,睡着母亲缝的被子,梦中都经常会流露出灿烂的笑容。

随着孙子辈的陆续来到,母亲又开始忙碌着照看他们,节假日一大家人在一起谈笑风生,子孙缠绕膝下的天伦之乐让母亲时时露出满意的笑容;您捉着何煊的手一笔一划的舒展着古朴的隶书,拍着春天在哪里的节拍,祖孙两人数着门前大桥下游过的鸭子;朝霞染红了迎丰公园的丹桂,跑的汗水淋淋的我看见霞光下的母亲,潇洒自如的推着太极气功,更加神采奕奕。你抱着何煊坐上公园里的小火车,转了一圈又一圈,洒落下一串串开心的笑声。

流年似水,孙儿孙女一个个的上了大学,勤劳一生的母亲也露出了苍老的容颜,落寞的背影也开始驼曲了,看《甄嬛传》电视剧时的声音震动了整套房子。闲下来的时后嘴里又不停地念叨,担心着邱凯和邱涵工作顺不顺利,邱思在广州怎么样,易何煊在广西什么时候回来......;大家庭里的每个人都牵挂在母亲心里,而忙碌的我们都忽视了母亲已经开始了生命的倒计时了,也许每一次的叨唠都是母亲最后的叮咛,每一次迎送我们的眼神都是母亲最后的关怀。

赶回来看望奶奶的的他们让母亲安详地闭上了她那模糊的眼睛,看着脸色逐渐苍白的母亲,我突然感觉我将要失去一个慈祥,能勤,胸怀博爱的伟大母亲。看着渐行渐远的母亲,我的头懵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不知所措,我似乎还没有任何心里准备,而母亲就将永远离开我们去瑶台听那天籁之音,与亲爱的父亲相会于银河之畔。

我那盈满泪水的双眼目送着渐行渐远的母亲,我嘶喊着妈妈,呼唤着母亲,久久不肯放开那双牵着母亲的手。(谨以此文纪念我岳母逝世一周年)

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成都的专业看癫痫病医院西安癫痫医院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