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我们六个(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现代诗歌

杨绛先生写过《我们仨》,我便想写写《我们六个》。区别在于杨绛先生的《我们仨》讲述的是亲情,而我写的《我们六个》是友情,闺蜜之情。或许喜欢文字的人,总是显得比起其他人而言略显些许的矫情,也正好映衬于自古文人墨客多备情怀于心之理。

时间真如风流水,恍惚间的我们已然是准毕业生。想来毕业就会带来各种各样的七大姑八大姨之事,怪心塞的。我们几个也一样,事儿比起往年也多了几项,每时每刻,每日每周都是这样的常态:不是你风风火火地走了,就是她风风火火地又来了!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的琐事缠伴于身。不过此刻坐在这里,回忆起写开题报告的时日还真是怀念,那个时候我们几个都在,我们几个又是默契地睡到日照三竿,默契地不知拿什么来解决午餐,默契地等待着下去买吃的人带回午餐,默契地在宿舍又是窝一整天。

有时候我就想我们六个天天看着,天天见面,天天衣食住行都在一起,怎么就看着不烦呢?还真,话说不到三秒就会迎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役”。不知道你会不会像我一般经常感叹造物主的神奇、伟大、奇妙。来自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生活环境、不同的性格特征,居然神奇地可以很好地相处在一起。比如我们六个每一次次的争吵,就是比一般宿舍人员之间来得给力,来得凶猛,来得气势汹汹的。但是就如它来的迅猛一样,走的时候如过气儿的气球一样,一瞬便无。后来我突然对造物主的巧妙安排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彻悟,我们之所以很好的相识、相处、相惜,仅因为我们身体中有着一种类似于男女雌雄性荷尔蒙之类的气息相互吸引。导致形成了同性相吸,异性相斥的错觉。

四年岁月匆匆更替,我愣是没赶上趟儿去觉意出它的不经意。真的,恍惚之间的感觉。记得当时我们刚进入我们大宁师大门的时候,还想不知道这会不会遇到哪些神奇的人类。我总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人,可以说总是感觉到自己很异类,无论是思维、行事还是说话的方式、为人处世、接人待物都如此异类等等。就此我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常态规律推导了一下,便知道我的舍友一定很是不一般。比如我们就有两个很明显的极端:学霸与学渣、高冷与随和、规矩与圆滑、勤恳与懒惰。想想军训开始的时候,第一天开学,我们连人都没认清的时候,我那拥有不一样风姿的舍友就给老班和全体同学一个神秘的猜想,就是不让你轻易识得庐山真面目,一个大写的哥特巴赫猜想。为期半拉月的军训时光,我们算是对彼此之间更好地了解一番。比如:其中三个人,不是预科同学就是高中邻班小妹妹。果不其然,大学四年,邻班小妹妹始终如一的保持着她独有的少女情怀。而我的俩预科好友,简直不用多费脑力去重新认识,因为熟悉的感觉从认识的那一刻起延续至今,我想请进生命的那一刻便一定会延续至生命的终结,因为情,质朴纯尚的友情、闺蜜之情。那熟悉的知道我所有的臭毛病,坏习惯。突然就想起那句:真正的友情就是那些知道你所有缺点的人还依然喜欢你,不嫌弃你。或许她俩是没办法,毕竟遇上我。而最后一位便是我们的镇舍至宝。四年之间,游走最多的便是各种各样的证书之间。将才华、才能寄寓一身,幸好造物主公平,为每个人打开一扇门的时候及时地关闭了一扇窗,不然我们五个还能坚强地活下去吗?其实还是不公平,谁曾能预想到大学就是整容院,临近毕业之际,人家简直动灵为妙龄少女。幸好我们五个心宽体胖,不在乎。导致我们就像是未曾感觉到真正上了一回大学,因为人家的大学可是这样的:什么的勾心斗角,什么的嫉妒满腹,还有什么的置于死地。这都怪我们品性过硬,愣是像没上过大学。

每次我们几个在紧闭的宿舍内,默契地不敢惊扰任何一个人的美梦是多么和谐的画面,你会像我一般想想都觉得幸福吗?

大学四年最值得回忆的还是我们每一年的例行考试。每一次的考试就是挖掘黑马的时刻,就是展现学渣潜在的洪荒之力的时候,每一年的考试时间就是学渣逆袭上位之时。平时的我们六个不是叮二郎当地看综艺节目、看小说、看电视剧、热衷于外场活动,就是睡大觉,这就是我们五个人的常态,幸好邻班小妹妹总是给我们宿舍撑场子,被美唤曰:学霸。那么我们宿舍就是典型的学渣宿舍。我认为我们几个只是那种不具备成为研究型人才的人而已。反正每年的考试在我们努力、再努力,背到恶心,背到吐的最好结果就是我们六个无一人在大学四年内挂过科。

当参照物不同时,内心总是极易的被满足。我们只是比常人略早的懂得了知足常乐的深刻道理。

在昨晚上,有着我们仨的宿舍显得异常的空荡、寂静。少了平时六个人的喧闹和欢乐。记得小时候奶奶经常说:“家里多一个人真感觉不到人的多,但是少一个人,就显得那样的冷清。”怪不得人性天性中就是喜欢群居,从远古到现今,人都是害怕孤独,害怕孤单。所以人们喜欢和家人在一起,和好朋友在一起,从他们的身上汲取一丝丝,一缕缕幸福、安宁。我们仨讨论了一下当初我们几个的相识,后来的相知,现在的相惜。日子过的真是飞一般的快,不经意之间如流水一般,一去不复返。回想当初我们几个略带傻气的模样,每一张张伴带青涩的面庞。觉得当初的我们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纯真。

有时候有些情感你是说不清楚的,因为它比任何你可以描述的情感都显得极其珍贵。所有在有时候,我们就像鱼缸里的鱼,想说的话很多,但是一开口就只能化成了一串串的省略号,最后都默默地留在了内心最深处成为成长的最后一片净土。或许只因为从来不需要想起,因为她们,你永远也不会忘记。

女性癫痫要怎么治疗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左乙拉西坦有多大的药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