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小时候啊小时候。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西部文学

   人事双生,被苛待的降临显得何其瑟瑟。前奏里写的冬雷易皱,惊醒了躲在杨柳里的黄鹂。你看啊,安稳的世间总是要由聒噪来点衬,我的冷暖我的喜乐其实都不是我的。

   有人说当一个人爱上回忆时他就老了。我其实一点也不老我只是难过你信吗。

   小时候就知道人心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幼儿园那个能歌善舞的班长上小学后岌岌可危的成绩被人笑开了花。同桌顺手牵羊圈起来的我的橡皮铅笔书本看来怎么也回不来了。玩笑追逐的伙伴摔倒后那个阿姨恶狠狠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领导视察前老师所做的准备和学生的倾力配合都显得讽刺无比。左邻右舍为着芝麻西瓜唾沫横飞老死不相往来的故事作了茶后谈资。不是没有努力过,可是啊,我们学会爱这个世界终究用了巨大的勇气。

   小时候总在想为什么大街上永远反复着匆忙,嘴脸横生却乐此不疲。长大了才知道啊,谁都有自己的一个小世界,安放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安妮宝贝说不要轻易去挑战和考验人性。人性经不起这些。它需要的是保全,余地,推挡,遮盖。突然想起初中某次课上,老师问一个同学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他说:“在黑夜里蹲下来,抱紧自己然后听听心跳声。”年少时不懂男生竟还这般矫情,而今想来他当初的眼神不知是不是可以用静远来形容。脑海的人影倒带般闪过,本以为这会是一场盛世飨食,却忘了夜发白天破晓分道扬镳变得毫无预兆。我常在想,如若没有之前的甜,是否此后的苦就不会变得这般深刻。张驰有度的季节里,颓废的脚步愈加铿锵不知是好是坏。

   小时候以为方便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父母口中的垃圾食品成为心头至爱的时候,不知道作死的心态做了多少贡献。大快朵颐时莫大的满足感现在想来还真是无知。那种为着反抗的胜利欲望长在心里像毒疮,化脓,腐烂。生命那么宽,不计后果的叛逆在骨子里却狭隘得可怜。人们总是这样,越不让做就越上瘾,妄图用挫骨扬灰的壮烈彰显价值。愚昧最大的坏处,是拿痛点来继续折磨自己,把人格弄得越来越扭曲。当我可以拄着一颗心撑起生命里所有的残忍时,愿我还能有力气拥抱。

   小时候觉得一个人一辈子的说话字数是固定的,说完一个就少一个,所以小时候不爱讲话,生怕日后变成哑巴。想起小时候上学路上经过的那户哑巴的家,一间矮小漆黑的小房子。同龄的孩子每每经过他家都会觉得害怕,遇见晦涩艰暗的事物人类的本能就是逃避不是吗。而大人却会因为六合彩而对神秘的哑巴津津乐道,甚至上门求解。一个人如若克服了害怕,是因为他有了更深的恐惧。而信仰是一种存在,迷茫混沌时所有善良都将成为图腾。

   小时候会觉得只有过年才可以通宵,因为大人常说再吵再不睡就会被门外的狼叼走。父母教育孩子的方法千千万,威逼利诱好言恶语都是必备。比如我直至初中都没少挨打,可现在想来却感激那些棍棒,至少让我知冷暖,懂人事。再比如今年寒假时老妈悄无声息地帮我改签车票说是为了让我可以多在家里呆一天。其实啊,冬天落雪时会有簌簌的声音,雪化时会比平常更冷。世上最美的风景,都不及回家的那段路。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我无比庆幸温和宽厚的父亲,严厉细心的母亲给我正确完整的教育。

   小时候的孩童没有隔夜的争吵。然萤火星星,我亲眼看着身边的人变换姿态。谁都有自己的不可挑衅,我讨厌他们以自以为跟我很熟的模样出现,开着并不值得敷衍的玩笑。曾有人跟我说,懂得隐忍是因为相信总有一天他们都得还给我。我从高二后就没有这样的勇敢了,我总是害怕撕破脸时的声嘶力竭。善良本就不是被供奉珍惜的存在,他在逆风的隧道里睥睨我的软弱。可惜当初我愿意去相信去付出的时候没有人珍惜,而今百花虽好却与我无由。算了,岁月把嘴唇变寡味,自食恶果时的醍醐灌顶谁承受得起谁来。

   小时候一直以为如果孩子肯主动向你分享他的珍藏,那么他是真的愿意陪你玩。后来才知道啊,遥不可及的并非是十年之后,而是今天之前。彼时的他们或者是少个伴或者是多份心,无关于你。永远不要对小孩子抱有期待,除非你能看着他长大,人心凉薄毕竟是从小练起。做家教时遇见几个很可爱的孩子,已谙人事的我在稚嫩的他们面前明显感觉不公平。也罢,我又忘过孩提时代多少人呢。

  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大人都说人生像个站台,有人会走又有人会来。现在想来,风絮满城,侧颜驻足的人其实不曾离开。沥青碾碎骄阳,回收站里的记忆都被清空。人这一生,一定要多交一些有用的朋友。他们可以去你家吃喝拉撒蹭wifi,他们可以来陪你喝酒聊天谈梦想,他们可以为了你锯木盖房修下水道。他们不说你酷不说你优秀却说你神经病,他们不陪你矫情不陪你沉沦却陪你颠沛流离,他们不是亲人不是爱人却是你的独一无二。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叫我妹妹。今天被一个小孩子叫菜菜,惊愕之余陡然想到,果然称呼是代表了关系了的。妹妹,菜菜,想来都是亲昵的意思。我知道自己有一个习惯,朋友中名字是三个字的我喜欢直呼全名,不熟的我会叫他们后两个字。对于最亲近的人,我喜欢叫他们阿某某,那种洋洋洒洒的熟稔感求都求不来。直面性的情感和矫饰后的勉强,亲疏立见。你来,我当你不会走;你走,我当你没来过。这是我最喜欢的句子之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是我最喜欢的书名之一。它们当中都影射了太多承受。承受之轻,之重又何止。如果人生是一场历练,成长褪去颜色剩下的恰是我选择的,那样多好。

   小时候不明白父母出门不被告知的失落感是出于什么,今天一个朋友要出远门特地打电话告知我,突然间就懂了彼时的心情。感动并不因为别的,恰恰是年华里那份认真。我庆幸并感谢生命里所有的遇见。 记忆一瞬间狼烟遍地,再一瞬间熠熠生辉。时光的年轮里,记忆微茫。隔着那些城市的距离,笑容穿不过熙熙攘攘。呼啸而过的如若是阜盛的青春,只是希望我们会在某个恰当的瞬间,想起彼此,安然无恙。

  小时候背课文是我最喜欢的事,因为我总是背的很快然后可以由老师钦点去检查其他小孩子。洋洋得意的期间没有丝毫对文字的领悟力,何其可笑。文学作品不可能也不应该是生活的完全的复写,它总是按照作者的意图和匠心重新制造出来的一个很有限制的世界。阅读的过程是奇妙的,书中的颜如玉黄金屋都成为囊中之物时你就懂了。一个人去过越多的地方心境就越开阔,一个人读过越多的书思想就越明智。所以我喜欢看游记,那是心境与智慧的双重结合,豁然开朗的滋味不知道多甘美。

  小时候都喜欢光着脚丫满世界晃,内心归宁落实着黄土地灿烂的朴实。佛学选修课上打击盗版的老师执意放一集四五百的《千年菩提路》,传递正版的力量。于是得见上座部佛教坐落的西双版纳,天空有着最朴素的姿态,屋檐有着最明媚的勾画。沙弥抑或比丘都通过纱帐打坐,独自经行,让灵魂沉淀在凡尘贪痴间,充盈无可染指的神圣感。日渐发现,人这一生如若有幸,手握经筒翻越千山,看见格桑满径笑靥铺城,该是生命莫大的馈赠。不由得嘲讽人心拥挤。暑假打工时遇见难得的暴乱,农民为反抗黑心老板的私占土地在工厂门口守夜,后来发展为扔石头砸人。我记得那天的天空格外明澈,所以把利欲熏心的嘴脸映衬得更加晃眼。一个朋友曾跟我说,一击即碎的人不配追逐梦想,人事退场,你想不想看到最后结局其实只是你自己的事。果然,我也听过很多道理,我也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长大变的这样猝不及防,我们没来由的就成为自己当初最厌恶的样子。每一个在深夜来到海边的人,灵魂是脱去衣服的孩子。故事不言而喻。

   大提琴那种纠缠的停顿的质感做伴奏,午后的我百无聊赖地敲着键盘。至今尚不得领悟生命赋予文字的救赎,却也懂得拿心境消遣的意图有多无奈。

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长春专业治疗癫痫安阳市癫痫病哪里能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