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军鞋(散文·旗帜)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微小说

每个当兵的人对军用球鞋并不陌生,它是专属于我们独特的记忆,1948年解放鞋诞生了,它叫响了半个多世纪,从我参军的那一天起,它就一直伴随我的军旅岁月,直到我1982年转业离开了军营。

军用球鞋走过了与众不同的历程,军鞋是由草鞋演变而来。红军时期的军鞋以草鞋为主,这是我军最艰险困苦的时候,红军战士脚穿草鞋,伴随着他们爬雪山过草地。恶劣的环境下的雪山草地,红军战士一天要走好几十里路,草鞋磨破了、脱落了他们就用绳子、线、碎布捡起来,用来修补和制作草鞋。当这些都没有的时候,红军战士只有光着脚坚持走下去,在脚受了伤情况下他们克服了常人难似想像的困难。单衣草鞋心如铁,悲情豪情是红军。一种拯救全中国让劳苦大众过上好日子的信仰,鼓舞着他们走出草地。抗日战争的日伪军与解放战争的国民党军对我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力量进行全面围剿,我军物资供应非常困难,当年将士穿的军鞋来源主要依靠农村妇女们,一针一线手工制作的千层底粗布鞋,这种军鞋虽然色彩不一,但很耐穿,透气性好,深受官兵们的欢迎。为保证大部分部队每个士兵有充足的鞋子,军需部门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老电影里我们常常看到这样动人一幕:农村妇女在麻油灯下,整夜不眠为我军将士纳鞋底做布鞋,再现了当年的真实情景。当时的抗日“妇救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战士们做布鞋。保证我军每个战士一年有七双布鞋,草鞋随时供应。我们常常在老照片里看到这样一个画面,我军战士腰间围着一串串草鞋。在晋察冀边区,属阜平县高街村的军鞋最有名。当时的儿童团就有一首歌谣:“高街鞋,不平常,双双辑鞋口。对对斤二两。前五趟,后四趟,腰里密密纳三趟。地大帮子小,穿上可脚打胜仗。”1940年百团大战时,仅晋察冀四专区妇救会就捐军鞋10万双。妇女们每年每人平均做军鞋七八双到十几双,少数妇女能做到三十多双。我军将士们脚穿千层底粗布鞋,走向一个又一个胜利,战役的胜利与百姓们支持是分不开的。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结束后,我军缴获了不少国民党的军需工厂,开始大量生产统一式样的军服和军鞋,其中一批实用的胶底鞋生产出来供给一线作战部队,这是解放鞋的初级阶段。到了1949年初这种胶底鞋被称为解放鞋,这个称谓一直沿续到今天。

1950年代初,新中国成立后随着我国橡胶工业突飞猛进的发展,我军将士脚上穿的军鞋,从老乡们手工制作的千层底粗布鞋,转变为军用解放鞋,轻便、舒适解放鞋就成为我军的主力鞋,全军各兵种部队全部换成了解放鞋。朝鲜战争爆发后,我军大批志愿军入朝参战。由于建国初期的物质条件所限,志愿军战士即使在冬季仍然穿着单薄的解放鞋穿山越岭,而他们最强大的对手美国军人配发了舒适的防寒靴。志愿军的胶鞋看起来不如美军的牛皮军靴保暖。而恰恰这种防寒性能远不如美军的牛皮军靴的军用解放鞋,在朝鲜战场立下了汗马功劳。因为穿解放鞋走路比穿上笨重的靴子要轻快得多。朝鲜是个山多的国家,以山路为主其道路崎岖,简陋的解放胶鞋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走路悄无声息的我军将士像丛林中的美洲豹一样可怕,解放鞋成为美军的一个恶梦,至今美军还没弄明白我志愿军这双不起眼的军用球鞋有什么特异功能,能日夜兼程百里比联合国军摩托化部队还先进?这种款式的解放鞋,我军将士一穿就是半个多世纪。

军用球鞋从小在我心目中就有着特殊的位子,它给我感觉特别的亲切,因为我父亲穿的就是这种鞋子。每当看到军营里的战士穿上这种军用球鞋,我就好生羡慕,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穿上这种军鞋。当时能在同学中穿有一双军用球鞋那是件荣光的事。高小毕业后我就央求回家探亲的父亲给我一双军用球鞋,父亲回答我:“你太小了,部队只有36码的解放鞋,等你长大了,够了36码就给你一双军用球鞋。”于是我就天天盼着我这双脚能快快长大,到了上了初中一年级我的脚够了36码,父亲没有食言果然给了我一双36码军用球鞋,当我穿上这双军鞋看到老师与同学们那种羡慕的眼光,我就感到很骄傲,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今后我一定要正式穿上这种军用球鞋。当我16岁那年果真穿上军用球鞋的时候,发现这双军鞋并不是那么好穿的,离我美好想像相差盛远。

1970年1月我参军了,我领到属于自己的军装与军用球鞋,当我拿起军用球鞋的时候,厚厚橡胶鞋底全绿的鞋面让我满心欢喜,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军用球鞋虽然透气,但透湿性很差,不但容易滋生细菌,还有异味。我的脚气就是在部队种下的病根。军用球鞋一点不防水,一旦遭遇雨季行军训练,那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它会让你双脚遭不少罪,如果是在雨天在田埂地上行走,这双鞋就像是一双吸泥鞋,泥巴紧紧地沾在鞋底,这双鞋就不轻便了,就像是一块沉重泥鞋,每抬脚走一步就像是双铅鞋在行走特别的沉重,行走中每一步都磨练了我的意志及吃苦耐劳的精神,雨水与汗水使我从体能与思想都得到了锻炼,精神世界得到了升华。每当部队拉练时,我们每天都要穿着那硬硬的胶鞋走几十公里的路,脚底被磨的全是血泡,部队行军不可能因为你脚上有血泡而停止前进,只能带泡忍痛前行,血泡与军用球鞋的鞋里亲密接触着,这种“亲吻”让你刻骨铭心,这种痛让你终身难忘,这个时候你会对这双鞋有种莫名的埋怨,这个让你爱又让你恨的军用球鞋。尽管这样我没有讨厌过军用球鞋一次,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幸运能穿上这双鞋的。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解放鞋伴随了我当兵的全过程,也伴随了我的成长。那时候的我们每人两双解放鞋,一双穿在脚上,一双插在背包上。军用球鞋跟着我吃了多少苦?我自己也说不清了,在我的军旅岁月里它一直伴随着我左右。我出操了,它跟着我每天跑五公里,我上山采草药了,它跟着我爬山越岭,我到桐乡搞血防,它跟着我走遍了洑院每一块田埂地与水塘,直到完全消灭了血吸虫全所回营。军用球鞋跟着我下海岛走遍了石浦驻军每一个岛屿,我当卫生员给病员送饭它跟着我承受担子的重量,我当护士上夜班它陪着我渡过漫漫长夜。我走向自卫反击战的战场,它跟着我一起亲历血与火的考验。感谢这双军用球鞋的一直陪伴。见证了我的军旅生涯丰富而多彩。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军鞋从一个侧面体现了军人之勇,军人之胆,军人之魄,军人之魂,军人身上的气质,有幸军鞋伴随我的军旅岁月,让我的人生不留遗憾。

民间治癫最有效的偏方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癫痫持续发作怎么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