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火车(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唯美句子

如果我告诉你鲜鱼口镇有火车经过你一定不相信,的的确确,那里没有火车。可是我的耳朵里常常灌盈着火车汽笛的鸣叫,让我感到整个天空的颤抖与空洞。

对于火车我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所有交通工具中火车应该算做最有诗意的,这大概缘于它绿色钢铁的身躯以及铁轮重重碾在轨道上发出的富有节奏和韵律的音调,让人在靠窗的位置上把思绪飞出去千里万里。我常常把这样的情节在头脑里翻来覆去地跑着,如同黑白电影在眼前忽然闪过又忽然消失:在某个夏季的黄昏我坐在一辆驶向南方的火车上,窗外的晚霞显出颓靡而艳丽的色彩,把远山下的一条大河镀上一层深沉的古铜色。我可以看见人群三三两两的在河岸上逶迤而行,由于距离的问题,他们最终是以黑点的形式在那里蠕动着,如同某些坚强的生物。眼前不断闪现的是一根根电杆,它们本来以静态的姿势鹄立于漫长的铁道旁,而火车上的人看到的却是疾速飞过的姿态,如同黑色大鸟振翅而去又快如闪电。火车里的人也许翻阅着报纸修指甲谈话睡觉或者在想象整个世界,总之他不会是寂寞而凄清的,因为从枕木上发出的声音拔地而起在整条长长的车厢里来回冲荡着,让他觉得某根神经也在伴随着这种声音有规律地震动。他已经习惯了。

我常常把火车与旅行联想在一起,如同大雁总要去黄昏做结合一样。你该知道那些行者,他们背上厚厚的发旧的又或者有些破损的背包,登上一辆奔向四面八方的火车。火车拉响鸣笛后缓缓而行,他们眼看着站台在渐次远去最后消失却始终保持漠然的表情。冷若冰霜。你以为他们真的毫无感情吗。他们的眼睛看过太多的出发和到达,太多的起点和终点,早就把一切都看成了沧桑又认成了永恒。这一点与火车多么相像。这辆火车行驶在广袤的大地上,四周的一切都在做着沧海桑田的变化,微妙的或者猛烈的。可是火车依旧独自前行,一年过了再加上一年,在日月的累加上火车绿色的铁皮也许早被风沙蚀掉了原色变得浑浊不清了。可是火车依旧独自前行,如同行者一双芒鞋却走遍了天涯。

我不得不承认在夕阳时分观看火车经过是一种伤感的体验。铁道两旁的高大向日葵在暮色里被染上一层凝重的色调,天上的飞鸟正以孤独的姿态划过夐远而空茫的天空。无数乡村少年在满是石砾的铁道旁等待着。扳道工早在夕阳来临前就告诉他们今天开往北京的火车要从这里经过。于是远处的声音出现了,是低沉的吼叫。少年们兴奋起来,引吭而观,远处那个黑点逐渐加大,变得清晰,同时伴随着距离的缩短火车特有的节奏声开始紧凑起来。少年们的眼睛是专注的,在渐次暗沉的暮色里显得犀利而明亮。火车终于在眼前疯跑着,巨大的声响洪水猛兽般要把少年们吞噬进去。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又情绪高涨。等到火车呼啸着从眼前飞驰而过后,少年们看到那个钢铁构建的物体又逐渐恢复成起初的黑点。他们知道,也许下一站的少年同样也在等候着,他们的心情一如起初的自己。火车从等候变成相遇再变成离去,这个过程是周而复始永无止息的,它折射出在这条长长的铁道上正画出令人伤春悲秋的弧线。

我在许多书上阅读过火车,关于火车与人类关系书上认为是细腻而惆怅的。这时我不愿去理解一些力学上的生硬定理,比如关于火车起步的后坐力。我更愿意相信书上那些蕴含浪漫氛围的渲染,它使得我对于这种冰冷刚硬的交通工具有了无比柔和的体会。事实上我至今都未曾走过月台跨上火车的车厢,我的全部体验显得自作多情又苍白无力。可是我依旧愿意保留这种假想的体验,对于人生也许多留下一些未知的空白,才能独自培育出巨大的想象。

感谢火车。感谢生命里那些未知的世界。

治癫痫病得花多少钱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癫痫患者一直抽搐怎么急救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