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我曾梦见我们在一起喝泡着樱桃的烧酒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散文随笔

他很喜欢看武侠小说。

幻想自己某一天能执剑天涯。白衣胜雪,红衣似火,一把问天剑削铁如泥。

他也幻想喝酒,一杯烈酒一曲词,亭台楼阁佳人陪。

这个梦,从小学三年级,一直做到现在。

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愿意醒过来。

研得了墨,蘸饱了笔,轻轻书写。

摔破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知音,两个字化开在纸上。

白纸黑字,丝丝的寂寞,不能言明,也不可言明;一个眼神,一个微笑。

原来,如此。

可这到底是什么心思?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只能起来独自绕街行。

知音,却又朦胧,似有又无,好像无病呻吟,又像胸有成竹。

知音,原来是比朋友亲近一分,比兄弟又多了一分暧昧。

在这一年的夏天,他对师弟的爱却越来越深了。他常常叫着师弟“小瓷娃娃”,不言而喻,这种喜欢让他多欢喜。

由于他们两个人都是带着玩世不恭的浪子气,性情是如此相投,连他们都没有想到,在一起的状态竟然比想象中更加美好。

整个夏天,他们都是在卿卿我我的热恋中度过的。

有时候,两个人会像学生一样,穿戴打扮极其休闲和随意,不带任何人,悄悄去公园或者离家稍远一些的剧场看电影。

偶尔,两个人会去钓鱼和划船。

一个喜欢享受泛舟的乐趣,浆划下去,水花翻起来,宛如少年时代吟唱的歌谣那般。

另一个便坐在船中,唱了起来“让我们荡起双浆,小船儿推开波浪”。

这种时候,往往两个人会回忆一番少年时光。不管是记起来公园里划着小船和同学喝汽水,还是聊到海河吹的风带着咸湿的气味,都能让两个人轻松下来。

两个人,喜欢这样说说笑笑的状态。虽然郑州市治疗癫痫病公立医院,有时候去的地方,景致并没有多少吸引人的地方。

有些时间,因为工作缘故,两个人不得不短暂的分开。彼此一心惦记着对方,因为心已经牢牢被对方占据着。

实在说来,彼此似乎并没有给对方带来任何烦恼。

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甚至于,彼此的生活规划都是那么有条不紊。更重要的是,两个人彼此是相爱的,这一点,在他们共度良宵时表现得更加明显。

两个人喜欢四平市治疗小儿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去国外,陌生的国度,没有人认识他们。两个人可以沿着大街一直走着,然后再转两圈慢慢走回来。

每次路过食品店门前,两个人总会进去买点尝尝。彼此打趣着对方的体重,念叨着糖尿病,却依然来份甜食。

“我玩意儿真不错,我要把它都吃光。”

提到吃东西,神采飞扬的表情。

“来吧,我坐到椅子上面,你坐到我怀里来吃,那一定很惬意的。”

“我的缺点和毛病很多,看来不论是哪一个,哪一条,哪一方面,都没有让你觉得讨厌!”小瓷娃娃仰着头,嘴里塞得满满的,向他继续说道:“我又梦到,我们一起在喝酒。就像复演那天晚上做的梦一样。酒里泡着水果,可能并不是樱桃,也患上癫痫该怎样治疗可能还是。酒是烈,拉嗓子。可是呢,每喝一口酒,又能吃到一颗樱桃。我不想喝那酒,又舍不得樱桃。我还梦见,我们俩一起骑着辆自行车,你带着我,绕着老北京那胡同儿啊,转啊转啊,我们一直转着。”

“那肯定是梦,自行车带着你,那不得把胎压爆啊!”他打趣道。

怀里的人也哈哈大笑起来。

他喜欢这样的故事,觉得这种故事很开心,因此怂恿继续说这那的。这些天真烂漫,柔情依依的话。这些无所顾忌的笑谈,从小瓷娃娃嘴里说出来,他觉得是那样情趣盎然。听了是那么的美滋滋的,丝毫没有不悦之感。

当然,假如换个人对他说,定是让他觉得扫兴的疯话。这不足为怪,同样的话出自不同的人之口,效果也完全不癫痫病影响患者寿命么同。

有时候,他也会打断这样的笑闹。拿手指轻轻敲打对方的额头,说道:“咱们去洗澡吧?”说完,会轻轻解开身上的钮扣。

彼此,握着对方的手。使劲握着很久,这是意在不言中的内心倾吐。

黄金难买朱颜住,驷马客羡跨牛父。石将军百斛明珠,几日欢云娱雨。趁春归一瞬流莺,万事夕阳西去。旧婵娟落在谁家?个里是高人省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