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皖南行:村落与情怀(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一、厚岸桃源

厚岸村属于桃花潭镇,离较有名气的查济村不过上十里路程。它藏在丘陵之中,乡野深处,有世外桃源的景象。

街道坑坑洼洼,不晓得是有多少年代的道路了。傍晚时分,十月天的街道,灰尘扑面。灰尘来自两旁正在修建的房屋,水泥和砂石散乱堆放,砖瓦也是随意,不似建筑倒像是拼凑整齐的。

拐弯转到中心,有一个纪念碑,碑后是陈列馆,馆旁是王稼祥故居,高门大院的大户人家。故居周围都是石头砌成的老房子,或杉木、松木做成的木头房子。古老、破旧的味道再次扑鼻而来。

镇上没有路灯,灯火犹豫,算得上渺茫,来自敞开门面做生意的店铺和饭馆。高跟鞋敲击青石板旧街道,脆生生地。两三个妇人围拢上来,关切地问,想找地方吃饭,是不是?去我家吃去吧。她们分别抬手指向各自的饭馆,有门面大的,有酒店式的,还有类似早点铺的……看来,吃饭不成问题。

冷风袭来,一阵冷颤。头发挽成一个髻偏在右脑的圆脸妇人小声提醒,加上衣服,我们这里晚上只有十度,小心感冒啊。道谢后,拖出行李箱,翻出毛衣穿上。妇人还在邀请。我摆手告知,要先找住宿地方,再吃饭。马上,旁边一个矮小的妇人上前,说自家可以吃饭还可以住宿。圆脸妇人嗤地一声笑了,道,姑娘城里来的,跑累了,哪能再跑远路去你那里?矮小妇人红脸,讪讪退后,说,那是那是。

我不好意思,说自己走走看看,先熟悉下村子。沿着青石街道朝前走去,两旁一律石头房子,两层楼面。一楼在门檐挑出竹竿,竹竿上挂着招牌,理发的,卖副食的,卖杂货的,吃饭的,还有打铁的。没有看见住宿的。我细心地依次扫描那些招牌,终于看见厚街客栈几个字。但,招牌后面黑灯瞎火。我不死心,啪啪地拍打门面,惹出旁边打铁家的男人。他腰系皮裙,手里还提着铁锤,想必正在生火打铁,却被我的拍门声中断。

不在家了。男人简短告知,又回头。

去哪里了?今晚还回家吗?

回什么回,他们回娘家给老丈人祝寿去了,不晓得要去多少天。

男人话音刚落,我继续问,镇上还有正规住宿的地方吗?

男人摆手,进屋。房间闪烁出刺眼的火花。

我走回,矮小妇人还在原地。她迎上来,问找到住宿的没有。我告诉她,可以去她家住宿,不过是正规付钱的住宿,而非借宿。她点头,有单独房间,还带独立卫生间。我舒了口气,准备跟她走。

她却拦住我,手指圆脸妇人说,你在她家吃饭了再走,我家没什么好菜了。圆脸妇人点头,你吃完了,我们一起送你去她家住宿去。

萧条的、冷寂的夜晚,我在一幢说不清楚样式的房屋二楼安顿自己。半边是露台,半边是房间,一旁有卫生间。露台上晒着野生板栗,我抓起板栗尝食,清甜滋润的汁液令胃口大开,不住朝妇人夸赞。

清晨,在露台收拾衣物,意外发现房屋后面的清澈河流。河流上有石拱桥,桥下河流岸边,两三个妇女正挥舞棒槌,临水浣衣。顿时心情大好。

离开时,回头才看见住宿人家居然挂了招牌,上书,汪伦客栈。这个汪伦是矮小妇人家里人的名字,还是李白笔下的汪伦?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不禁莞尔:一样的厚重啊。

二、查济味道

古村查济,村子里的人大多姓查,是皖南现存的面积最大的古村落群,沿着查济河流两岸比肩站立,从明清直到现在。它们保持典型的徽式建筑样式,一律黑瓦白墙,门脸阔豁,廊檐翘立。犹如古代大户人家出生的青衣书生,生就儒雅,为人严谨审慎,却又心胸开阔。

查济河水清浅,上跨石板桥,依旧青石筑成。桥下水边,青石累累,横竖不等,卧立水畔。不时有妇女端个木盆,手提棒槌拾级而下,在河流边浣衣。水中,鸭和鹅不时扑腾,令人好笑的是,鸡也跟着凑起热闹,在水边清浅处跃跃欲试。

岸上青石板路,隔几步均有大石墩,供人小憩。于是,美院学生或者书画爱好者就着石墩摆开画架,提笔勾勒着色,捕捉查济灵秀景致。此时,石板路上的桂花开得旺盛,有金黄的八月桂,还有红色的丹桂,芬芳馥郁。屋前檐阶下的兰草和修竹,亭亭玉立,青绿可人。

我走走停停。放眼四望,或者凝视不止。

溜进一家屋内。中堂类似现在的会客厅,前摆春台,春台上面悬挂字画,画上梅枝虬结,红花灼灼。旁书:绿水禅心净,寒梅佛骨香。春台上摆放菩萨或者佛祖。春台前有一大方桌,四条长板凳团团围住。中堂两侧摆放太师椅。

中堂后面传来油锅炸鱼的呲呲声,鱼香瞬间溢满鼻腔。不过,我马上嗅出,这鱼香与生长在长江边的我平素闻到的新鲜鱼香完全不同,显然是被盐水浸泡后再晒干,遗留着腐香味道。我想起了皖南的特色菜肴梅干菜。这是皖南的独特味道,似乎没有这种味道,就不足以说明生命从鲜活到破败再到鲜活的轮回。

没有什么能够固若金汤,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也没有什么牵肠挂肚和恋恋不舍。旧了破了腐烂了。房屋,土地,食物,山水,夜晚,黎明……没有终结,只有轮回。

我使劲地嗅着鼻子,接受腐烂的鱼香味道。然后以胃液消化。

我踱出院子,又看过了多少个房屋,玉石店铺,还有木雕、竹雕铺子。有几个明清家具店铺令我大饱眼福,其中一件明式小茶几,楠木制造,上清漆,雕花繁复精致,令我想起明代小品文。又逛到一家还没开店的人家,在堆满杂货的房间一眼瞧见一个秀玉镯子,清澈温润,泪液般剔透。

三、太平猴魁

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望文生义,喜欢从一个有趣而雅致的称呼确定喜好。在我眼中,太平猴魁的“太平”又何止一个地名而已。它有一种氤氲气息,从视觉、味觉、听觉和触觉撩发,要自己在看见这两个字眼时不由陷入沉思和揣想。

太平者,终极愿想。

猴魁自是取于茶叶之形。此茶“两刀夹一枪”,有龙飞凤舞、刀枪云集的特色。而此形,与“太平”二字,形成悖论冲击,一动一静,一武一文,一个刀光剑影一个静水深流,一个充满血气一个平和祥泰,一个刚性十足一个冲淡闲适。二者相遇,互为砥砺,茶道滋生。

太平猴魁,烘青茶的极品,形美、味佳、质好也在情理之中了。从查济到赤滩古镇,一路有太平猴魁茶市。矗立在路旁的广告牌是一般广场屏幕的三四倍,从生产工序到茶叶品质功用,均有详细介绍,广告牌上的茶水清澈诱人。

下车,捧着自带瓷杯,朝一茶市走去。作为绿茶资深爱好者,无论如何不能放弃品味极品青茶的机会。

服务员用手指拈上一撮太平猴魁叶片,放在杯底。果真是刀枪云集,那抢眼的青绿色泽,在洁白如玉的瓷杯中,有说不出来的润泽。服务员用瓷壶烧开水,开水唧咕叫唤时,服务员关闭电源,提上瓷壶冲茶。一道茶仅仅盖住杯底,是为洗茶,二道茶到瓷杯四分之三处。此时,茶叶根根竖立,叶片渐渐舒展阔豁,又彼此纠结,龙飞凤舞于杯水之中。茶汤亮绿,兰香阵阵扑鼻,深深吸上一口气,茶香沁人心脾。

手提一纸袋离去,纸袋里,两大红盒满满挤挤。红盒前后皆书“太平猴魁”,旁有简介:太平猴魁外形两叶抱芽,扁平挺直自然舒展,白豪隐伏,猴魁两头尖,不散步翘不卷边。

细心的服务员还单独散装一小袋,说是为我行走皖南备用。心存感谢,却还是遗憾,茶叶上品,好水却难得。茶圣陆羽说,煮茶之水,以山水为最佳,江水次之,井水最差。山水又出于乳泉,石池水流不急的为最好。

乳泉缓流之水,可遇不可求。即使遇到,还要讲究饮茶环境。明代官宦子弟许次纾在《茶疏》中,道出喝茶环境:一是心手闲适,二是披咏疲倦,三是明窗净几,四是风日晴和。这倒暗合“太平”之意了。

四、赤滩生活

赤滩位于安徽省泾县城北7.5公里琴溪河与青弋江交汇处,是青弋江航道上一个古老的水上重镇,自明、清以来一直就是乡(镇)政府所在地。赤滩古镇保存了清式建筑群,青石板铺路,大块的青石成长方形彼此错开,构筑街道路基。青石板上还是青石板,不过是台阶两三级,然后再是守门的青石雕塑,狮子、貔貅或者雕花石凳。

再上就是房屋,有青石筑成者,更多的是木板子屋,门面一律漆成朱红颜色,富贵大气。屋檐下挑着灯笼,估计是节日庆贺后留下的余迹。整个街道清净又爽目,没有一般古镇被开发后就着门面做起生意的喧杂。家户人家就是家户人家,台阶上的堂屋里,要么没人,要么是老人正在哄孙子。

更有趣的是,四个耄耋老人围拢一方桌,正噼哩哗啦地搓着麻将。一佝偻老妪可能眼花近瞎,整个脑袋低伏到桌上,眼睛快要接近竖着的麻将,仔细瞅瞧,为出字而犹豫再三。

另三个老人也不着急,或者习惯了,一老妇转身弓腰给背后圈椅里的孩子喂水喝,娱乐与带孩子两不误。还有一老妇戴着老花眼镜,趁着难得的闲暇机会,竟然闭目养神。对面的老头此刻亮起嗓门,吼起了京剧。

这再普通不过的人家,却留驻我的脚步,久久。

似乎纷乱了些,无为了些,喧闹了些,甚至失常了些。没有专一,没有常规,没有整肃,也没有秩序——由着生活磨砺出的约定俗成的东西,譬如晚年的清净孤寂,离人的苦楚,小户人家奔小康的积极向上。可是,我被这突然涌现的琐碎细节征服,藉着细节的皮毛由衷地放纵思维。

在这个名叫赤滩的地方,有一种深入人心的道法,浸淫在空气和土地里,由着地气贯通人心。随遇而安。心安为大。

五、徽州气势

徽州古城集牌坊、古民居、祠堂之大成,气韵饱满恢弘又不失古朴雅致。古城建筑一律粉墙黛瓦,鳞次错落,抑扬顿挫,犹云行水流,清扬悠远,极富韵律。其雕刻尤以砖雕、木雕、石雕为胜。古城牌坊高大宽阔,是城镇的门脸,它囊括了历史、传奇、文化与经济,是一方地域的基座和底气。

而脚踏古城,还是为其气势震撼。

站在八脚牌楼下,伸手抚摩基柱,方知自身轻微与渺小。此时太阳高照,牌楼在地上的阴影倾斜,层层堆积。我在其阴影之上,阴影吞没我的影子。或者,我的轻微于牌楼,根本不值一提。喜欢这种湮没感。没有痕迹,没有任何消息。我把自己看成空心人,一个被掏出内里的道具,尽管空着自己去容纳。

八脚即八个廊柱,均为口字形平面,以青石为材料制成,厚重而实成。八脚牌楼建于明万历年间,其八个廊柱,南北长度在十米以上。南北两面依二柱三楼式,东西两面依四柱三楼冲天柱式。

斗山街,因形似北斗星状而得名,集古民居、古街、古雕、古井、古牌坊于一体,以许、汪、杨、王四大家宅为主要代表,是古徽商的群居地。在斗山街吃午饭,品尝了徽州菜“一品锅”和毛豆腐。对“一品锅”早已熟悉,来自梁实秋先生的文字,他如此描述:“一只大铁锅,口径差不多二尺,热腾腾地端上来,里面还在滚沸,一层鸡、一层鸭、一层肉、一层油豆腐,点缀着一些蛋饺,紧底下是萝卜、青菜,味道好极。”

而徽州毛豆腐,实际是油炸臭豆腐,臭不可耐,我举箸又落下。旁边食客一筷子一个毛豆腐,吃得舒服惬意。我再看毛豆腐,看上去活色生香了。于是,拿起筷子,挑上一角送进嘴巴,还好,合乎我喜好酸辣的口味。

两道特色菜肴,火热,喜庆。我吃得满口生津,额前冒汗。

六、呈坎迷局

呈坎始建于东汉三国时期,距今已有近一千八百年的历史,坐落在黄山市徽州区呈坎镇,早在宋代就被理学家朱熹誉为“呈坎双贤里、江南第一村”。资料上说,呈坎八面环山“恰似易经八卦图”,村中溪水绕村而过,形成了类似阴阳鱼的图形,易经中阳为“呈”,阴为“坎”,于是得名。

溪水是龙溪水,在村中呈“S”形由北向南淌过,形成八卦阴阳的分界线。龙溪——要你想起龙须,水流众多的隐意。这样说来,村子里桥多也是自然了。其中著名的有元朝修建造型优美的环秀桥,明代修建的江南单孔跨度最大的石拱桥隆兴桥。

这些都在暗合呈坎村多巷道、迷宫般的布局。村落周边矗立着八座大山,自然形成了八卦的八个方位,共同构成了天然八卦布局。

神秘意味和玄学意味往往唇齿相依。它们至虚至幻,可这天地人生,不就是一场大梦幻?天地间无法言说的东西,不需要人来看明白说透彻,只需要人来信奉,葆有敬畏之心,尊崇善待,归根结底是为自己。比如大象总是无形,大音总是希声,而大美总是无言。它在,却不能用肉体触摸它们,任何揣想与模拟、探究,都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呈坎的古建筑有亭、台、楼、阁、桥、井、祠、社及民居,汇集了徽派建筑的不同风格。而石雕、砖雕、木雕应有尽有,甚至在一处建筑,三种雕塑并用,各各不同却又恰到好处,其工艺精湛称得上巧夺天工,把古、大、美、雅的徽派建筑艺术体现得淋漓尽致。

“枕山、环水、面屏”,呈坎得天时地利之祥瑞,经历东汉三国至今1800年的历史后,以它优质水土养育各种行业的圣贤能者,蕴藉出东方麦加的福祉。《易经》上说:生生谓之易。生为世界常态,而生生才是维持之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犹如日复一日的沐浴,常洗常新,神明常在。

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湖北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吗日照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