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一双绣花鞋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丝路风情

   上海市的嘉定区建设了很多的工业园区,从上往下看,这些工业园区规划整齐,大多方方正正,园区内的厂房都是用砖砌起的墙围着,里面的厂房或机器轰鸣着,或安静地工作着。这年,我就在园区的一个院子里工作,楼下是放材料的仓库,旁边的四楼则属生活区域。我住一个套间,外面是大的办公室和客厅,阳光充足,里面则是小的卧室,有点背光,一个人住却也舒服,一切看起来很好。

  园区地处偏僻,工厂大都白天生产,工人在下午四、五点下班后,都匆匆忙忙赶回家或宿舍做饭吃饭,傍晚的园区马路上也就看不见几个人影了。那时,吃完晚饭后经常会去散步,有时走远了,就会看见有些半拉子工程和待建的厂房,被扔在荒草乱石之中,几盏萤火虫一样的灯,似亮还暗,走到近处,一堆一堆的物件阴暗着,就常想起小时候听过的,发生在上海郊区“一双绣花鞋”的故事,不禁觉得脑后有股凉风,阴森森,冷溲溲的。听当地老人吞吞吐吐说过,园区之前,这里是一大片枯草坟堆,雁不来,鸟不过,偶尔几片白幡吹落在地上翻卷。内战前后,这里有时则成了枪毙犯人的刑场,就是大白天也不会有人在此落脚。

  到了晚上,关上卧室的门、窗,四下里便一片漆黑,像是装进了一个封闭的盒子里,照不进一丝光线,只觉得自己的两个白眼珠在房间里上下晃荡,全然看不见自己的手和伸直的脚。因为内心有“鬼”,住进这间卧室时,我就在枕头下暗藏了一把剪刀,想让它来镇“邪”。有一天的凌晨四、五点钟时,突然感觉有东西出现了,冥冥之中,我想拿出枕头下的剪刀与它对抗,不料,我的手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了,竟然不听我的调遣和指挥,但那东西可能也是胆小的,静静地,轻轻地在我身边躺下,看样子是想着我寂寞了,非要来陪我。不久,竟然又坐起来了。坐起来的是一个清秀女子的身影,但在当时的感觉里,这女子似乎更像清朝。她的头微低,脸宠向着床边的墙壁,挪着身子下床。下床时挪动的屁股,分明压在我小腿肚上,实实在在的肉的感觉,看它的样子,是很不情愿地穿起了鞋,这时我的眼睛猛然定格了,这不就是一双绣花鞋呀!一双黑底绣着红牡丹的绣花鞋呀!那一刻,本来就急剧蹦跳的心脏又快速地冲刺了起来,竟也快速地偷想了一下,是哪位格格穿越到我的床上来了呢?而这位看似清朝女子的身影,穿起了鞋,拉开连着阳台的房门,很优雅地走了出去。这时阳光微露,它走动的影子投在对面的墙壁上。这时的我忽然清醒了,但仍感觉有无数只苍白的手臂,像僵尸一样的手臂伸向我,在那间小小的卧室里,那种独在异乡的无助之感,从我的内心开始,向我的全身迅速漫延地开来,我感觉我在漆黑的大海中飘荡。

  那次遭遇已经过去了二、三年,现在回想起那双绣花鞋,回想起那像清朝一样的清秀女子,我猛然感觉,当时的她一定是温柔的,如同我现在想去温柔她一样。

西宁癫痫病专业医院有哪些陕西什么医院看癫痫好癫痫局限性发作有哪些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