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二妮(散文 征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诗词歌赋

窗外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大雾又朦胧了这座城市,窗前老槐树上挂满雾凇,像白衣仙子伫立在雪地里,没有一丝风,寂静中那是一道冬日里的风景。凝神一片静美,突然手机QQ传来一条好友消息,打破了这寂静。原来是千里之外二妮的问候:“姐姐,你最近好吗?身体好些了没有?”

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一个问候便是温暖全身,都说网络是虚拟,可是网络也有真情在。

与二妮相识在网络里。

去年冬末,因为腿疾再次治疗无果只能继续休养在家里,无意间闯入微社区的一个诗词社区,静读诗友的美文而打发时间。平素就不喜欢交际,所以生活中朋友也不是很多,再说也不想去打扰她们,便把心绪融入字符间,是一种释怀也是一种自我舒缓,不悲不怜中行走在红尘,也是极好的。

关注二妮是因为她的名字:二妮姐盒饭。一个亲切而又普通的名字,不是那么诗意却又是那么紧抓人心,又似乎与诗词不搭调,而当读过她的文字便不禁被折服。她的文笔极像男人那么洒脱,豪放,从她的文字判断她肯定不是小家碧玉形的女子。果不其然,她在一首打油诗文透露出她是一个自立谋生的东北“女汉子”。她是那么乐观、坚强和豁达,尽管每天凌晨四点左右起床准备择菜、洗菜、做菜,中午前必须去把盒饭卖掉。尽管一身疲惫,闲暇之余常与众诗友互动。她的诗文大气、上进、正能量,不矫情,不做作,慢慢所有诗友都喜欢上她。喜欢她的文字没有一丝幽怨,喜欢她积极上进精彩的人生。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她有一个比平日消沉的帖子出现在社区,同为女人的敏感我留帖劝慰了她几句,因为毕竟是公众社区,有些聊天内容会涉及到她的隐私,我说要不加QQ聊。我们加为好友后聊天才知道,她当时正处于人生低谷。卖盒饭的摊位被他人挤占,她想着都是为了生存没有与对方争执,自己另辟蹊径结果可想而知,盒饭卖不出多少,收入递减,加上婆家一直另眼看待她,他们偏执的认为她带着一个儿子会骗她老公,而老公又是一个比较窝囊的男人,受婆婆挑唆与她闹分居。我是直性之人,劝慰她好好爱自己,放弃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其实婚姻是夫妻双方的事,别人是很难插嘴的,我只是不想看着她痛苦。后来听她述说,我才更深的了解到她,一个善良、真诚、朴实立体的二妮呈现在我面前。

八年前前夫病逝,曾经那么疼爱他的老公撒手离开了他们母子,幼小的儿子没有了父亲的疼爱,一个再坚强的女人也经不起爱人过早的西去阴阳相隔。但是为了儿子她坚强着继续抚养儿子长大,在孤独悲伤时她选择了在网上用文字而排遣一切。那个时候,她现在的老公很崇拜她的文笔,一个是离异没有生儿育女的男人,一个是老公逝去携儿艰难而行的女人,两颗心互暖慢慢的走到一起。网络兴起多少年,网络情缘是有不少佳话,也有许多暗藏忧患和不真实。她老公的家人全体反对,老公因为喜欢她还是硬着头皮,顶着压力与她完婚。可是婚姻不是过家家,琐碎时而掺杂,重组需要磨合,或有私下与前任比较,随之而来的争吵也是常事。听她慢慢叙述,网络这端不免产生一丝悲怜,而我毕竟是局外人,能做的只是劝慰。

那次我们两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虽然相隔千里隔屏而语,但是却似老朋友一样倾心而谈。后来才知道,她老公不让她聊QQ,她为此卸载了QQ,偶尔进微社区写诗文,两个人还因此吵闹。我想,婚姻不是束缚,婚姻应该是包容和善待,婚姻不是牢笼,而她,为了婚姻的存续宁可活着笼子里,我为她可惜之余心生怜悯。女人的世界就是老公和孩子吗?那天她因为与我聊天才重新下载QQ,她说要赶在她老公回来前下线,这样我们就结束了第一次倾心而谈。

岁月流转,斗转星移。继续读二妮在社区的美文,她不提过往,我不问及。不是不关心她的状况,是想着不去搅动她的伤痛,这也是对朋友的一种尊重。她是把忧伤留在心里,而把阳光和微笑留给大家,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是柔弱的,而她却似是一座挺拔的山,屹立不倒。

她说“姐姐我想你了!”在寒冷的冬季,一句想你就似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告诉我今天她在家休息,得空问候我。我们有机会再次隔屏倾心而谈,而通过这次深谈,更加深了对她的敬佩,她是那么一个善良、坚韧、不服输的“女汉子”。

那次被别人挤占摊位后,她暂时找不到固定摊位,便到处打游击卖盒饭,常被城管局的人追赶东躲西藏。剩余的盒饭她宁可自己吃,也不会再次销售,实在吃不完的甚至只能扔掉。她说:“做生意要诚信,做人也一样。”这期间,他们夫妻分分合合,她不忍心抛下她老公。作为女人她比较强势,而她老公是不太敢作为的人。但是她说:“既然当初他顶着压力与我结婚,我不忍心抛弃他。”二妮是那么善良,不止是对她老公的不离不弃。那个曾经挤占她摊位的人,被路过的大货车刮蹭胸骨骨折住院,二妮竟然没有一丝幸灾乐祸。我清楚的记得她在社区发了一条祝福的帖子:尽管当初她挤占了我的摊位,可是听说她被撞住进医院,我还是很难过。都是为了生存,我不再如当初那么生气,更不会恨她,希望她早点康复。这就是二妮,一个善良真诚的二妮,是那么宽容和豁达,我们是否可以做到她如此宽厚?

二妮跟我说:“姐姐我有时间会去看你的。”原来上天也是会眷顾这个“女汉子”的。她的老家动迁,补偿了一些,他们花费掉一部分已经买了一辆货车打算跑长途货运,她说会有机会来我这座城市。她说尽管不愿失去土地,但是不得不接受现实。她老公也转变了许多,比之前疼惜她,知道她怕冷,不忍心看她在冰天雪地里去卖盒饭,他再辛苦也要让老婆儿子过上更幸福的生活,主要是更疼她儿子。婆家人看到她是真心真意的与她老公过日子,也不再乱搅和了。其实正如老话讲,夫妻间合不合适只有夫妻双方当事人最清楚,我们没有发言权。

二妮说:“尽管我不舍得放弃我的盒饭,但是为了他的安全我只好陪他。”她跟我说:虽然在别人眼中我只是一个做盒饭卖的女人,但是我喜欢做,那也体现了我的生存价值。每当我把热气腾腾的盒饭递给每一个买者的时候,我心存感激,感激他们光顾,我也会以质高价优回馈他们。是啊,一个人的价值到底在哪里?二妮给我最好的诠释。

“姐姐我也改变了不少,日子总得过。”屏幕上二妮一串字,或多或少我读出了她的无奈。生活原本就不是一帆风顺,起伏不定。“姐姐,苦点累点我不怕,我就怕伤心。”是啊,身体疲惫了可以休息缓解,心若是伤到有何良药?知道二妮是个豪爽女性,可是这次我才知道她也有一个伤心的过往。“我老公都说我傻!”一串字后面有一个笑脸表情。

故事发生在二妮读高中的时候,那个年代师生恋是被耻笑不允许的。男老师文笔洒脱吸引了纯真的她,女学生豪爽英姿吸引他年轻的心,尽管他们俩人之间只是纯粹的感情,彼此欣赏相爱,一旦暴露大庭广众便成为了旁人眼里的“龌龊和不羁”。二妮爹不许女儿“伤风败俗”,学校不许师生“败坏名声”。那个所谓爱她豪爽之气的男老师逃去别处平步青云,而她,一个懵懂的少女为了所谓的爱,付出了代价:辍学回家务农。曾经是学校、班级拔尖的女生,曾经怀揣初恋的美好,瞬间陨落。初恋时我们不懂得爱情,谁又可以原谅她当初的懵懂?

“姐姐,我有时恨我喜欢文学,因为他就是特别的能写诗,我迷上他的文采,他欣赏我的飒爽。”“一切都已随风。”我在这端回复她。试问谁没有过曾经,曾经的一切偶尔会在心底某个角落窜起,一阵隐痛。“多少年心里的自己葬在大海的涛声里了,当初溺水活过来,就重新看待人生了。”“姐姐今天我能与你说出我的故事,我已经释怀。我前夫和现在老公都了解我的故事,他们都说我傻,但却都疼惜我,我知足了。”“知足就是幸福,幸福就那么简单。”我回复二妮。

“对,幸福很简单。互相疼惜就是幸福。姐,累了吗?该休息了。害的你劳神跟我说了半日,我很开心,你多保重,我也不能跟你聊天,他不让,今天是偷着的,呵呵,抱抱姐姐,休息吧!你多保重!”

“你也多保重!”二妮为了幸福生活在改变着自己,我希望他们一家三口幸福永远,我心里期盼。

抬头,看到窗外的雾已散去,太阳公公露出一丝笑脸,暖暖的……

癫痫病人脸色发紫怎么办羊癫疯治疗原则郑州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武汉市到哪家看羊癫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