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夏日征文】蚕的执着(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诗词歌赋

夏的天空总是格外明朗,天很蓝,云很高,远远望去,有几处零零星星散落的白云,摇摇欲坠,像是仙女欲欲飘落的头纱,又仿佛像是桑蚕正在吐丝编织着的半块帏帐,它薄如丝,厚如棉,好想扯下几片,织成霓裳,曼舞这个夏天。

对夏的感觉可以用“执着”来概括,身在南方,夏,漫长而炽烈,天很高,云很远。在这个季节,桑蚕度过了它执着的一生。

桑蚕的一生分为四个时期:卵,幼蚕,蛹和娥。

小时候,常常看到母亲从街上带回一张巴掌大的蚕卵(俗称蚕种)。蚕卵成深灰色或紫色,大小如同芝麻,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较粗厚的纸上,为了让蚕卵尽快孵出幼蚕,母亲会将蚕种挂在温度较高的灯泡旁边。约十天左右,蚕种的蛋壳里开始钻出许多深灰色的小东西,形同蚂蚁,我们叫它蚁蚕。蚁蚕整个身体呈深灰色,身长约2毫米,体宽0.5毫米,钻出蚁蚕后的蚕卵外壳变成了淡黄色。当整张蚕种上布满蚁蚕后,母亲便用鹅毛将它们轻轻地扫到消毒过的簸箕里,桑蚕就这样进入了它的幼年生活。幼蚕亦需要经历它的四个睡眠时期,每一次睡眠都将换来它的一次蜕变和成长。

出生后的蚁蚕,2至3个小时便开始吃食幼嫩的桑叶,人们在采摘桑叶的时候,通常会选择一些最嫩、最柔软,靠近桑苗地方的叶子进行采摘。将采回的桑叶切成细丝,均匀地洒在簸箕里,薄薄的一层。

蚁蚕喂食四天桑叶后,开始进入它的第一个睡眠期。进入睡眠期的蚕,非常的安静,用呆若木鸡来形容不为过分,它们将头昂起,一动不动,不吃不喝,与外界一切活动隔绝。此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蚕的基本结构,头部,胸部和腹部,头部有口器,由上唇、下颚、下唇组成,用以咀嚼事物,口器下方是吐丝孔。腹部有四对圆肉型的脚,用于爬行,尾部上方有一个凸起的小小的尾角。这个时候的蚕,头部最大,嘴巴很小,全身透亮,头部约占了整只蚕体的二分之一,而嘴巴小到仿佛就是我们用铅笔在画纸上点上的一个圆点,它们全部将头昂起,从旁边望去,整整齐齐的一片,宛如阅兵仪式里待检的士兵,又如同熟睡的婴儿,每逢这个时候,我总喜欢用手指或者小棍去晃动它们的头,它们被我突如其来的骚扰惊醒,只是摆了一下头又迅速回到了安静睡眠的状态。桑蚕的每一次睡眠时间长达24到48小时。睡眠期一过,桑蚕们变得很难看,它们从头到尾褪去一层黄色的皮,如同人类脱去了它光亮的外衣,头部落得几根清晰而显眼的皱纹,头不再圆不再大,嘴巴却变得很大,整个身子都皱巴巴的,像是缺水缺粮饥荒的灾民,又像是八十岁的老太婆,它们东爬西串的走来走去还不停的晃动着头部觅食。

待全部的蚕宝宝醒来后,我们开始给桑蚕们喂食新鲜的桑叶,并将蚕宝宝换到另外消毒过的簸箕,把它们均匀的分散在更多的簸箕里,以便给它们腾出更多成长的空间,顺便换去它们睡前的蚕沙和一些陈旧的桑叶碎片。我们把第一次睡眠期的蚕叫做一龄蚕。

一龄蚕继续喂食四天左右的桑叶,桑蚕们开始进入第二个睡眠期,变成了二龄蚕,继而进入第三个睡眠期以及第四个睡眠期。

进入第三个睡眠期的桑蚕很漂亮,身体长达3到4厘米,数百头桑蚕被均匀的分装在更多的簸箕里,整齐地将头昂起,头部最大,嘴巴特别小,皮肤变得白皙而光亮,全身饱满,透过身体的皮肤,可以看到许多桑叶般的绿色血管和储丝管,宛如一个个化了妆又特地镶上了樱桃小嘴的待嫁的新娘。

我特别喜欢四龄以后的蚕,第四次睡眠醒来后的蚕,它们的身体犹如小指般的大小,初长到了壮年时期。它们被放到消毒过的地板上,以地为床,以瓦顶为被。它们每天都要吃尽大量新鲜的桑叶,生长的速度非常快,因此也到了蚕民们最辛苦的时候,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阳光炙烤,每天都要按时去采摘桑叶,将大把大把的桑叶采回家,又成把成把地将桑叶洒给蚕吃,每次喂食的桑叶都能将它们的身体覆盖厚厚的几层,整间屋子看上去就是绿油油的一片,丝毫找不到桑蚕们的影子,可是不到两个小时光景它们就又能把桑叶吃个精光,裸露出它们洁白的身体。桑蚕吃桑叶很讲究,总是从头到尾有顺序的吃,直到整张桑叶被吃完才又开始吃下一张桑叶,很少看到桑叶被咬得东一口西一口落着空洞的样子。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它们的身体迅速长到了6至7厘米的长度,一个个落得肥肥胖胖的,体重比刚出生的蚁蚕多了一万倍。这个时候的桑蚕已经接近熟,它们拥有一个饱满的身体,皮肤光亮,充满弹性,透过身体的皮肤,我们看到许多绿色的血管和储丝管在身体里蠕动,用手触摸,很结实的感觉。患了病的蚕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最明显,它们看上去很苍白,身体里透出的绿色血管很少,透过尾部的皮肤还可以看到浓白色的浆液在流动,摸起来没有结实的感觉,仿佛尾部的皮肤即将被浓浆撑破的样子。

每次给桑蚕喂完桑叶后,母亲在清理病蚕,我就独自坐在门口静静地聆听桑蚕吃叶子的声音,“沙沙沙”的一片,均匀而有力,清脆而响亮,尤其是夏天放在瓦房饲养的桑蚕,若不细听,总以为是天空正在下雨。辛劳的母亲总是时不时又懵懂地问一句:“是不是天下雨了?我的玉米还没收呢!”我们都会被这突如其来的言语逗乐,天真地嘲笑母亲。如今回想起来,听蚕吃桑,我不得不承认那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安然、惬意。

桑蚕们吃了五天大量的桑叶之后,大部分的桑蚕已经接近成熟。成熟的蚕看上去是浅浅的金黄色,已经没有了少女般白皙的皮肤,拉出的粪便由硬变软,由墨绿色变成叶绿色,食欲减退,食桑量下降,前部消化管空虚,胸部呈透明状,继而完全停食,躯体相对缩小,腹部也渐渐透明,蚕体头胸部昂起,口吐丝缕,左右上下摆动寻找营茧场地。为了便于蚕茧统一出售,桑民们会在第五天晚上的那餐桑叶里面洒下一些液体的催化剂,让桑蚕们一起成熟。

第六天早上,蚕民们都会全家出动,被早早唤起帮忙抓蚕上簇。打开饲养桑蚕的大门,会发现整间屋子的地板上都是浅浅的金黄色一片,透亮照人,透过皮肤可以看到它们身体里透明、金黄色的储丝管,它们个个仰着头不断的摆动,嘴巴里吐出少量透明的蚕丝,它们不再是白皙的少女,也不再是美丽的待嫁新娘,倒是像极了那些经历过沧桑和磨难趋于成熟,看起来稳重有责任感,能够独挡一面的熟女人。面对这样一个场景,我们的任务是立刻把它们放到蚕簇上萤茧。

被放到蚕簇上的桑蚕,它们有些会在簇上暂停一会,把肚子里的大便全部排完才开始吐丝做茧。有些早早就排完大便的蚕会迫不及待的寻找适合自己的地盘萤茧,奇怪的是,有些安安静静的,有些串来串去的,从簇的一端跑到了簇的另一端,我们总是心仪于那些能够迅速安家又勤劳、执着萤茧的蚕,因为这类蚕最能给蚕民们带来希望,带来喜悦的丰收。

桑蚕们找好萤茧的地方后,先将丝吐出,结在簇上,再吐丝连接周围的的簇枝,形成结茧支架,继续吐出凌乱的丝圈,加厚茧的内层,然后以S型方式吐丝,开始出现茧的轮廓,头不停的摆动吐丝成一个倒8字型丝圈,它们将一头绕好后,再绕另外一头,因此桑蚕的茧总是两头粗中间细,大多成束腰椭圆形状。大部分的桑蚕都是独立的编织自己的茧,也有少数的两只桑蚕会结伴在一起,双双编织成一个茧,偶尔也有三只桑蚕共同编织成一个茧的。我们总是天真猜想它们的身份,它们也许是好朋友,也许兄妹,也许是情侣,如今想来,那样的猜测有些单纯可笑,所有猜测皆是自己的主观臆断,世事并不如同我们所言,因为后来我发现,也有很多是一只健康的桑蚕和一只有病的桑蚕在一起编织成一个茧的,还有些是一只健康成熟的桑蚕和一只未成熟的不会吐丝的桑蚕在一起萤茧的,有病的桑蚕吐丝少,健康那只就尽量包容它。到下午的时候,我们便看到蚕簇上白茫茫的一片,短短几个小时光景,桑蚕们基本把自己的茧做成出了形状,成型的蚕茧为椭圆形或者束腰椭圆形,呈光亮的银白色,远远望去,又如同天空散落的白云,一团一团的,妙漫而纯然。

第一天的蚕茧是基本成型,蚕茧的丝还很薄,透过薄薄的丝,我们可以看到桑蚕们正在勤劳而执着地缔造它们的房子。第二天的蚕茧,犹如出水的芙蓉,一个个呈白银般透亮,表面有清晰的纹理,又如同一个个笑盈盈的脸蛋,轻轻将它们从蚕簇上摘下来,稍稍用力,就变了形。到了第三天,蚕茧看上去变成了结实椭圆形或者束椭圆形,这个时候的蚕茧,任凭你迅速用力的从蚕簇上摘下来,轻压几下,也不太容易变形,每个蚕茧由900至1500米的一条蚕丝构成,我们将蚕茧摘下,放在耳旁轻轻抖动,可以听到有固体撞击茧壁发出的“泼泼”声,这个时候,说明桑蚕已经吐丝完成,变成了蚕蛹,这一次蜕变,桑蚕进入它的第三个生命阶段。这时的蚕民们总是笑盈盈的,因为,只要把簇上的蚕茧摘下售出,便马上可以换来白花花的钞票。此刻,也是我们小朋友格外兴奋的时刻,因为我们成了蚕民们雇佣的小工人。

一般摘蚕茧的时间通常会选择在中午阳光明媚的时候,一则采摘蚕茧时比较容易上手,不潮湿,颜色鲜亮,不易变形二则中午在家歇息的人多,速度快。每每放学,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顶着烈日去寻找“目标”。一旦发现目标便立刻行动,每个蚕簇上一般可以摘下五斤左右的蚕茧,摘完一簇蚕茧便可以赚到三毛钱,小孩子的手比较小,比大人摘得更快,不容易被簇划伤手,为了赚到更多的零花钱,我们从不午休,犹如一只饥饿的桑蚕,顶着烈火灼烧的太阳东串西串地去赚钱,一直摘到上课铃声响起,才恋恋不舍地从“战斗的地方”飞奔回学校。一个中午一般能摘得三簇蚕茧,赚到几毛至一块左右的零花钱,这样的赚钱速度绰绰有余地满足了我幼小的心灵,丝毫不觉得累,因为我的心早就飞到小卖部里了。不过小时候,我速度总是很慢,人家摘完三簇的时候,我总是只摘了两簇多一点,但是些并不会影响我们的心情,整个过程都是会很愉悦的,那份“执着”在我小学时代一直坚持了很多年,满足了我的欲望,这种幸福的感觉足足洋溢了我整个小学的夏天。

摘下后的蚕茧会立即被商家上门收购,售出后的蚕茧,大部分的蚕茧都被商家丢进滚烫的沸水中,用机器提炼出蚕丝,我们看到被提炼后的蚕茧只剩下一个个金黄色熟透了的蚕蛹,有的蚕蛹被加工后售出食用,也有的被加工做成了饲料,还有一些入了药,大部分的桑蚕就此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偶尔被遗漏在家里的蚕茧,约过十天左右,变成了蚕娥。我们经常看到蚕茧的其中一端被咬破一个洞,钻出一种白色的蛾子,这种蛾子和平常见到的飞蛾不一样,它们只是很单纯的乳白色或者稍偏淡黄的颜色,长有很短的翅膀,不会飞,只是伫立在墙壁或者某些家具上面,长得一副很丰满的样子,犹如即将分娩的孕妇,身上的花粉很少,无毒。我们根据肉眼判断肚子较瘦的为公蚕蛾,肚子较饱满的为母蚕蛾,公蚕娥和母蚕娥交尾后,公蚕娥便马上死去,母蚕娥过了几个小时后便开始马不停蹄地下蛋,成了蚕卵,刚从母体落下的蚕卵呈淡黄色,到了第二天便成深灰色,一只母蚕蛾总的产卵量为500个左右,母蚕娥产卵结束后不久也死去,结束了它执着的一生,不会留下一丝呻吟。

很多时候,我觉得人的一生像极了蚕的一生,又异于蚕的一生,它一生经历几次蜕变都只为做一件事—吐丝成茧,孜孜不倦,善始善终,而人呢?李商隐的那句“春蚕到死丝方尽”名言足以印证它们的一生。

执着是生命中最美丽的东西!人的一生可以做很多件事,但世上不知多少聪明人,一生没有搞好一件事,大多是缺少了那份执着的热情,一旦缺少了执着的精神,我们像是一只四龄的病蚕,经历几次蜕变成长之后便半途而废,早早结束自己的梦想。人的一生的时间并不多,精力也不多,要搞好一件事实在不容易,一个人一生只要扎实干好一件事,这辈子也就没有算白过。

童年的夏天和如今的夏天没有什么不一样,天空还是一样的明朗,天很蓝,云很高,不同的是我拥有了更好的心态,学会了站在人生更高的角度来看风景,努力学习桑蚕的执着精神,吐丝萤茧,到死丝方尽……

哈尔滨哪里看癫痫的医院更专业?郑州的医院哪里治癫痫更好?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效果如何奥卡西平治癫痫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