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随笔散文

其实已经懒到连字都不肯多写的地步了,但为着近日的一些心绪,还是略微写一点罢,很多事情,举重若轻。原本以为这是自己刻意的结果,现下看来,竟已是习惯,慢慢地不那么在意自己的感情,走到哪便是哪。一直深信,若真是值得珍惜的人,便会自己停下来,不会是错身而过。若彼此有缘无份,再要去执着,徒然跟自己过不去而已。而我恰好,是太懂得进退的人。有时候庆幸自己的清醒,虽然也会在闭目静思的时候无奈,好在生活总是给我惊喜,遇见这样多的善待自己的人。到底,还是心怀感激的。

始终喜爱这句“我说人生,赏过一回淋漓尽致的风景,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擦肩而过,便已足够。”这样的自然平常,安宁淡然,也许应该欢喜,“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其实是一种欣悦吧!有生之年,竟还能遇上你,虽然无法执子之手,但到底不枉此生。所有无法拥有的人,都一直站在回忆里,被时光装点得更加明亮,如光束一般无法企及的美好。很多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幻想家,用自己心里最最柔软的情感填充着那段时光。于是过去就有了一种类似信仰的力量,可是我们将所有的温暖都已用尽,如何再对后来的人微笑。所以他们总说,其实每个人最热烈的感情只有一次,之后的永远都只能被打败,因为无法知晓无法参与。你错过的,是他与你无关的过去,是她天真稚嫩的年华,以及那些你没办法感同身受的心情,这是一条叫做岁月的长河,我们都在彼此的对岸,只能观望,无法泅渡。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在你第一次回头看见她的时候,你会觉得她和其他人不一样,你也许并不是觉得惊喜,只是在心底悄悄多了一些念头,与在看到其他人时无动于衷不一样的感觉。然后,你们就真的成了朋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总也想不起最初的开始。但她的存在,却像是春日里明艳的桃花。想起来,便觉得心中无限欢喜,世间好与不好都不过如此,幸好,有你。

和丫头论红楼,我告诉她我觉得晴雯是个很可爱的姑娘,以及脂砚斋其实应该是曹公的红颜知己。许是些无稽之谈,但我们都乐此不疲。红楼这样的故事,怎么解,都是好的,它可以是一个很纯粹的故事,与政治无关,与朝代兴替无关,甚至与爱情无关,只不过是一群生动的当世难寻的女子。她们的日常生活,她们的才情睿智,或勇敢无畏或温和隐忍,或忧伤婉转或洒脱恣意。这些女子,让人景仰,亦十分怜惜,觉得曹公实在是一等一的才子,这样漫长的故事,他竟也写了下来,甚至在行文之中,看不到他自己的主观情感。他只是以一个旁人的身份,对着我们这些看客,将那块顽石所见,徐徐道来,这样难能可贵的坚持,令人动容。

发现自己总是不喜欢点题,大概是当年被特训训得反感如此的方式,但为了表达我对近水先生的崇敬,点个题好了,题目选择朱熹的《春日》,虽然不待见他曲解《诗经》,但公正点来说,这句子倒真是妙得很,言辞朴素,简单平淡,但就是直指人心,不错一个字。写春天的句子很多,但大抵都是些“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绚烂荼蘼,少有这般清水雅然,不动声色,大气而深远。写东西最怕就是华丽得不可一世,但看来看去,其实什么都没说,很多人,都缺乏这样的格局,所以,虽然人人都能写,但最终留下来的,到底不多。

西安哪个医院治得好羊羔疯邢台市治疗母猪疯哪里好大庆市有癫痫专科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