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一锄落花,葬在了寥寂的天涯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随笔散文

  一段尘世一阙歌,千里烟波,云遮断归程,回顾,缱绻的旧事如一帘落花飞扬在寥寂阑珊处。烟云飘摇中,谁,服从原地,蘸一笔痴情走笔到白首?

  ——题记

  不知何时起,一帘迷人的烟雨被年华的帷幕遮挡,停顿在季候的窗外。走进绿肥红瘦的风光里,红消香断牵起了清风的幽叹,惹我一身的淡忧闲愁。

  独自彷徨在那条留给我无数欢愉的湖边,依稀瞥见,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反照着身姿婀娜的垂杨柳,也反照着一双满含哀怨的星眸。这湖边,曾经有烟雨空濛,花开四季,随处都有你我染香的足迹,时时都有你我织不完的轻梦。

  人隔天涯渺音影,欲代遥问却无凭。那一程,曾是,君横吹柳笛,吹起双燕绕梁飞,我反弹琵琶,弹得双蝶翩翩舞……这一程,却是,残叶风急,花落一地,玫瑰花的暗香徐徐飘散在古道西风中,无可追寻。

  君,你知道吗?只要我看获得你,这江南的每一川烟雨城市被我解读成无限的风情,那北国的每一朵雪花城市被我描述成绝美的国界。只要我听获得你,再炎热的夏天城市被我化解为清幽的日子,再严寒的冬季城市被我打磨成舒怡的年华。

  尘世陌上,相聚太短。君,我好想与你十指紧扣,沐着阳光,一起去浏览扬州二十四桥边的花容柳韵,一起披着月色去找寻云水之湄带露莲花的幽雅芳香。我好想与你并肩,去广袤的戈壁,一起去看一看那千年不倒的胡杨,和那搏击长空的苍鹰;一起去听一听那丝绸路上的驼铃,和那古国楼兰遗落的风音。

  假如可以,我还想与你亲近瑰丽的大草原,一起去拨一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冬不拉,一起去拉一拉呼伦贝尔草原上的马头琴。假如可以,我还想你能带着我,一起去看一看诗人徐志摩笔下的康桥,我想与你在落日的余晖下,依在康桥上,看水草的轻轻招摇,听笙歌的幽幽低徊。假如可以,我还想与你共赴法国,一起走进浪漫的普鲁旺斯,在那紫色的海洋里悄悄凝听薰衣草的窃窃密语。

  如果年华可以穿越,我真想与你驻守宋朝,一袭素衣,临水筑屋,修篱种菊。我想,只要有一间竹屋,一张矮桌,一扇镂窗,一盏油灯,我们就可以把每一段年华梳理得温馨诗意,把每一个日子都过得活色生香。我不求豪富大贵、不求长寿百岁,我只求与你日日相对、夜夜清欢。君,只要有你执我之手,为我画眉,哪怕日日粗茶淡饭,我都无怨无悔。

  烟水之路,只要有你相陪,我心底逸出的梦城市飞往朗朗晴空。风雨之中,只要有你共伞,我嘴里哼出的歌城市飘向春暖花开。

  你不知道我有多迷恋你的度量,假如我们还能相见,我必然与你长时间深深地、牢牢地拥抱,无需鲜花和琼浆,无需音乐和言语,只要有你的心跳,只要有你的呼吸就足够。

  因为恋爱,我随时可觉得你猖獗。当我来到你的都市,我感受哪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所有的所有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亲切,似乎从来我都不是过客,只是归人。

  犹记得,那一次的机场离去,临别时,我们说好了不转头,可我照旧忍不住回顾,尽量泪昏黄了双眼,心有说不出的疼痛,但看着你对着我的偏向痴痴凝视的身影时,我的感受是痛并幸福着,那一刻的情形在我回想的时空里永远地定了格。此刻想来,当时的泪水应是你我相爱的见证,那点点滴滴的泪珠已化为我为你守望的一泓秋水。

  当我爱上你,我心深处的每一条幽巷都为你畅开,你踏出的每一个跫音都成了我挚爱的回味。当我爱上你,我的每一首幽词都为你填写,我的每一个笑颜都为你绽开,我的每一缕愁绪都为你绾结。当我爱上你,我再也忘不掉你含水的眼睛,再也忘不掉你含忧的双眉。

  自从离去后,我的心中便开出一朵忖量之花,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从未雕残过。

  我从未想过你会分开,谁知一觉醒来,所有阳光里、月光下、风雨中的故事都泛了黄,化作了风云里的烟花往事。看着玫瑰园的一地残花,再握笔,落墨却久不成章;再吟诗,启口却语不成句。我独一可以做的,只是在失色的日子里,独自寻觅一些前尘过往遗落的影迹。君,没有了你,我尚有什么可以预约下一个花期?

  碰见你之后,我一直相信,这人世间有白头偕老的恋爱,就算我们鹤发如霜时,你我的恋爱也不会如残花寥完工泥。无数次,我梦见本身沐着缱绻的烟雨,踩着青石板,低眉浅笑一步步走向你。无数次,我梦见本身一路念着你的名字,无论是山一程,照旧水一程,我都刚强地跋涉在有你的偏向。

  幼年时,我看黛玉葬花只是看懂了其表,不解其意。此刻,当我面临面前寥寂世界里的一地落花时,才真正读懂了黛玉葬花时的心田独白,才真正贯通到了落花与孤傲背影里的哀怨。

  寂寂夜色,凭栏瘦红烛,心的站台,总有不舍在胶葛。如今,爱上伤情歌,并不完全是因为感受好听,更多的是因为歌的旋律与歌词正好合上了我心田铺陈的画面和意境。

  幸福徐徐远去,在此去经年的年华碎影里,我真的不知道本身是否还能做到且行,且歌,且微笑。

  我不再去想迎风的衣袖还会不会有暗香浮动,我只是但愿本身,此后能守着心田的原风光,在柳绿水清的岸边,对着瑰丽的落日落霞,对着冷色的白月光,可以或许安之若素,不染忧伤。

  难舍浮生旧梦,难舍一卷深情,即使以后再无你的音讯,即使一纸空缺飘落在失语空城,即使孤只身影永远站成静默凄美的风光,我依然会把余生的念想折叠成唐诗宋词的婉韵,手握散装的回想,把一蓑烟雨梦化作水墨丹青的柔情,让这份忖量,永不终老。

  昨日,你我相依在柳岸边的快乐之所,今天,黛青色的天幕下,一锄落花,葬在了寥寂的天涯。

  ——文:雨袂独舞

癫痫的典型症状有哪些呢兰州治疗儿童癫痫病哪里最好安阳市癫痫病治疗最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