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家园】怀念路遥(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人生哲理

20年前的11月17日,我依旧行走在西北大学的校园里,那一天是一个阴霾迷蒙的日子,也是我生命深处最难以抹去的伤痛,记得那一天,整个校园静极了,曾经被学友们戏谑的流行语:“吃在西工大,玩在西大。”的校园异常清冷,只有零星匆匆走过的身影,没有往日热闹喧嚣的精彩,整个校园的世界静极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身边一定是发生了某种难以言说的事情,从匆匆走过的同学脸上所呈现的表情,我似乎读出了肃穆背后的庄严,庄严背后的哀伤。终于在饭厅里看到了一味静极而沉闷的空气,我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但不知来自何方,沉闷中的好奇,好奇中的压抑,终于使我忍不住的低声探询身旁的一位不知名的学友:“发生了什么事吗?是不是学校??”这位学友很不高兴的白了我一眼:“你连这都不知道吗?语气里有深深的责备,满脸的忧伤和愤懑,“怎么啦?”我自知无趣,但又刨根问底的补了一句。“路遥去世了!”说完这句话对方眼里已经有了泪花,端起没有吃完的饭盒转身走了,一瞬间我愣在那里,整个世界为之一寒,生动的巧珍、孜孜以求的孙少平、顽强上进的孙少安、自负而不甘臣服于命运的高加林,多少个给了我生命营养的人物形象,都在一瞬间在眼前塌陷。最初对路遥的认识,起自于半导体的精神穿越,在《人生》中为永不服输的高加林,击掌叹息于在爱情中不能完美的巧珍。在高三的岁月里端着饭盒,一路执著地被李野默那优美的、如诗如画般诠释着美,和哲思意境完美结合的播出风格所陶醉,《平凡世界》征服了太多人的心,书中的人物似乎就站在我们中间,孙少安、孙少平、田晓霞......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都在小说连播的节目中,和我们的心近距离的对接,在书中在广播中,我们一点点的走进路遥,他给了普通人生存的勇气和强大的精神世界,他是照亮和升华底层人内心世界的一轮太阳,倒过去、走过来的孙少安、孙少平、高加林就是我们当时内心认可的同路人,我的初恋里就有《平凡世界》的影子,第一封送出的情书就是《平凡的世界》,他的里面就有我朦胧而羞涩的爱情。在一系列站起来的人物里,使我看到了伟大不是用宝马、奥迪来表现的!更看到了粗布烂衫不掩国色的质地人生,活着不必为站在金字塔而炫耀自己的俗气!即使在黄土高坡上,系者粗麻绳也有和王侯贵胄平起平坐不带半点媚俗的豪气,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但身后却留下数亿人难以忘怀的记忆。那个难忘的、痛苦的告别仪式,我因身份的卑微在那个庄重的场合,难以有我立足的脚印,没有最后能够看他一眼,送他一程…… 一年后,我带着深深的哀思,无限的崇敬和难以割舍的眷恋情节,约了挚友同道精心采了田野里的野花,一路五人相约直奔三兆公墓,想着在最美的敬意里把野花呈现在他的墓前,就像小说中孙少平和田晓霞在古塔山上的那个约定,人生要向前走,文学人更要走下去,在买票时询问工作人员路遥墓的方位,方知路遥的英灵还没有入土,因为几方都在要求把英雄的作家放在自己心爱的土地上,而暂时处在协调决断中。我再次错过了一次拜祭的机会,那束没有送出的野花成了心中难以掩饰的遗憾!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个伟大的灵魂,为什么值得世界纷之沓来,必有他存在的价值。路遥作品的价值观、人生观就体现了这种精神。那天那个寂静的校园,那束没有献出的野花,都是我记忆中难以抹去的惋惜,一个亲人被一个亲人所惦记是值得理解的,一个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被上亿人所惦记,这就是上亿人被他的精神所折服,他打通和唤起了大多数人内心所存在的真善美。带着崇敬的爱一个人,和虚伪的爱一个人,截然不是一个概念。在这个痛苦逐渐变成一个纪念的日子,我是上亿人中思念他的一个,因为我喜欢过高加林、挚爱过孙少平、崇拜过塑造和诠释了对美追求的路遥。他生前不是百万富翁,甚至在临终前连装修房子的钱都没有着落,但我生命的记忆里永远不能忘怀他,没有他就好像吃饭没盐,睡觉不香。因为他写作的方向就是在为无数众多的人在立传,他是上亿人心目中的英雄,英雄可以衣衫褴褛,但他有走向圣地的气魄,和挥手之间让文坛为之喧响的境界,就为这一点,我永远保持热爱生活的态度,使自己有理由一直去尊敬文学。他使我懂得了爱的内涵,哪怕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都能在自己不大的土地上营造和培植出自己的精神世界。孙玉厚老汉的形象,塑造出了占中国三分之二人口农民的丰富的精神世界,从高调出场的高加林到务实低调的孙少平,就是路遥作品不断爬坡成熟的一个鲜活历程。从热爱生活的角度,他好像还活在我们的心中。我虽处在都市的一个角落,在生活中迷失过、痛苦过,但每一次站起,我都会清醒的认识到他的价值并持续为他鼓掌。路遥你没有走!你永远活在大多数人的心海中,因为我们爱你,没有太多的理由,你是文坛的硬汉,中国的海明威!

河北癫痫哪家最好西安治疗癫痫病效果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银川看癫痫病哪家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