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鄱阳湖与女人(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三月蒿,四月草,五月湖底找。几场大雨过后,鄱阳湖水就陡然涨起来了。湖水填满沟沟壑壑,把人的脚印牛的脚印鸟的脚印埋在湖底,只留下遥遥相望的簇簇绿丘。登高而望,绿丘纵横交错,鄱阳湖像一个巨大的翡翠棋盘。

不几日,有闺友自远方来,问曰:都昌有可把玩之风景乎?我说,都昌山绵延起伏,湖浩瀚无边,恐怕没那么好把玩!

我陪着闺友沿鄱湖揽胜长廊缓步慢聊,赏墨客过鄱湖留下的千古佳篇,评碑刻书法艺术之优劣,丝毫没觉骄阳炽热。突然闺友惊呼:那是什么?在烟霭的湖面上,似一卷绿波横在水中,又似一根长长的丝带在波光粼粼中袅娜升腾。仔细辨之,才顿悟,那是尚未完全淹没的湖草,在沉没到湖底前最后展现的绰约舞姿。

闺友提议学一回苏子泛舟湖上,煮酒论诗,说不定也能书一卷“鄱湖赋”。我说,舟从何来?如果你面皮修炼得够厚,到渔船上蹭一顿湖水煮湖鱼,倒是有可能!闺友说我嘴越来越刻薄,拿包砸我。

晴空万里,湖景清晰而亮丽,对面黄沙紫荆的蜈蚣山横卧在碧波一角。东面的鄱阳湖船影点点,来往穿梭,马达隆隆,看似悠闲,实则忙碌。最有人文味道的还是渔船。大一点的渔船后面一般都系一个渔划子,渔划子小巧玲珑,就像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孩在波涛上漫步。更难得一见的是鸬鹚船,船弦两侧各有一排黑得发亮的鸬鹚。鸬鹚一个猛子扎入水中,不一会儿就鼓起脖子露出水面。渔民手持一长竿,勾起绳子带出鸬鹚,鸬鹚就不得不吐出喉中的鱼儿。夕阳西下时,鸬鹚才如凯旋的将军“班师回朝”,分立渔船两侧,昂首看着夕阳,等候着渔人的“奖赏”。

日头转过山顶,晚霞笼罩湖面。湖上的渔船纷纷驶进印山港湾。突然有两艘船,急驰而来,把缓缓靠岸的渔船撞得东躲西藏,惹得那些渔家妇女骂声四起:“赶去投胎呀!”

雨季鄱湖的水一天涨一个样,渔船码头得常常更换。急驰而来的船刚靠岸,岸边货车上就跳下八九个黝黑的妇女,清一色着长衫,穿长裤,包头巾,套水靴。拿滑梯的,提鱼篓的,搬磅秤的,动作十分麻利,几分钟就摆开了阵势。哗啦啦一抖货箱,明晃晃的冰块铺满一地。渔妇们跳上渔船,搭好滑梯。一渔妇站立水中传鱼篓,船上俩男子铁锹飞舞,装满鱼的篓子慢慢滑下。抬鱼篓,锹冰块,过磅秤,装车厢,一系列动作都在渔妇谈笑风生中一气呵成。

我和闺友一扫平日的斯文,翻过湖边的栏杆来到湖岸。也顾不得浓浓的鱼腥味,凑上前去瞧个仔细。框里的鱼都小得有些可怜。

“这么小的鱼能吃吗?”我笑着问。

“人不吃,猪吃!”一三十开外的渔妇解开头巾,甩了一下长发,不冷不热地说。

闺友听不大明白都昌话,没觉得渔妇在骂人。我听懂了,瞪了渔妇一眼。渔妇大概是知道我瞪眼的意思,也瞄了我一眼,又说:“晒干了做猪饲料!”这时我才知道渔妇是三句话做一句话说了,没有骂我们的意思。

“现在的猪命也好了,都吃上鄱阳湖里的野生鱼了!”我嘟囔了一句。

“现在的人命不是更好了吗?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哪样不吃?吃饱了长胖了又去减肥。这不是自己折磨自己么?”没想到渔妇还挺风趣。

“原来我每天晚上也绕东湖走一圈,还是一身的肥肉,在店里找不到我要的衣服。干这活才一个月,身上的肉看着掉下来,哈哈。”渔妇不仅风趣,而且还很直率!

“叨咕什么呢?赶紧点!”其他的渔妇嫌她话多,不乐意了。

这时,印山的小港湾已经停满了密匝匝的渔船。我拉着闺友的手说:走,用你漂亮的脸蛋换一餐湖水煮湖鱼去!闺友居然默许了,大概是渔家煮的渔太馋人了。

一黝黑壮实的汉子立在船头,双手叉腰,赤裸的胸肌在余晖下格外炫目。我撩起裙子抬起脚,跟闺友耳语,试试,你的脸蛋可以卖给他。友努努嘴,眨眨眼。一女人从船舱里钻出来,在舱内雪白蚊帐的衬托下黑得如木炭。女人齐耳短发,瘦脸塌鼻,扁嘴翘下巴,丝毫没有美感,基本上算是个丑女,却偏长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上帝造人还不算太偏颇。女人没说话,只是紧迈几步,伸手给我,骨瘦的手臂青筋暴突,小小的手掌却又力大无穷。女人只轻轻一拽,我竟如轻燕跃上了高高的船头。

铁塔似的男人穿过船弦,笑呵呵向我们走来。小船开始摇晃起来。我们赶紧半蹲着,心里发怵。有了船摇晃的体验,泛舟湖上的念头是断然不敢再提了。

女人从舱顶搬下一摞塑料小凳,递给我和闺友,她自己也坐了下来。“买鱼还是看水?”女人的声音很甜润,并不像是在瘦脸塌鼻下发出来的。“看水。”闺友说。“你是外地人吧?”女人把脸转向闺友问。

女人说话像连珠炮。“我也是外地人,余干的,这几条船都是我那的。”女人指着周围的船。

“怎么没看见你们船上有鱼?”我问。

“哈哈!”女人笑起来,“我们余干的船不捕鱼,只捞螺丝。瞧见没?那一簇船,是松门山的,专门捕鱼。还有你们和合佬也捕鱼,买鱼上他们那儿去!”

“我们不买鱼,就想看看。”闺友显得比我斯文。

“你们是老师吧!”女人的洞察力的确让我惊讶。

“你真厉害!”闺友也有同感,“我们是小学老师。”

女人乐了。“儿子,快过来。”女人冲着旁边的船上喊。回头又对我们说,“我姓刘,村里人都叫我三妹,俺男人也姓刘,一个村的。”

这跟买鱼看水有关系吗?我正在疑惑之间,旁边船上三个赤膊的小男孩,从船头追到船尾,一路追到我们的船上,如履平地。船又在激烈地摇晃,闺友和我又不得不伏下身抓住船舷。

精瘦的小男孩黑得像条乌鱼,眼睛像他们的母亲一样明亮。“快叫老师好!”女人指着我们说。“她们不是我的老师。”男孩嘟囔。

“几岁了?”闺友拉过一个小男孩问。“十岁。”“读几年级?”“二年级。”小男孩回答得干净利落,一点也不羞涩。

女人接过话茬:“我们常年在湖上捕鱼,一年在家歇息不过三四个月,孩子在家读书没人管……”

女人说得有点酸酸的:“儿子,你下午不是说有些暑假作业不会做吗?拿来,问问老师!”女人站起来,手脚麻利地围上围裙,“我们不卖鱼,但吃的鱼还是有的。今晚就在船上吃我煮的鱼。”女人显然是对自己煮鱼的手艺很自信,甚至不用征得我们同意就开始煮鱼去了。

我想,闺友漂亮的脸蛋男人没看上,倒让这么一个黑黝黝的女人看上了。闺友心里也一定是求之不得,晚上一餐湖鲜美味主动送上门来了!

闺友在一丝不苟地辅导女人三个儿子。湖上的喧嚣渐渐被收进了夜幕,鱼香味开始飘散。“吃饭啰!”各家女人先后都站在船头上,拖着长长尾音喊。这种声音熟悉又陌生,那是我遥远记忆里山村女人喊男人的声音。

我们船上的女人也喊:“吃饭啰!”铁塔般的男人慢悠悠从湖边男人堆里站起来,几个蹭步就到眼前。女人从舱顶取下折叠桌子,摆上了一大盆水煮鱼,爆炒虾,辣椒炒干鱼。男人拿来几个小碗,拉过一箱啤酒,用筷子撬开酒瓶,咕咚咕咚,满上三碗。“来,来,老师,喝一碗。”我们面面相觑,犹豫着不敢端碗。

那女人快言快语:“我也陪你们喝。”她很快也给自己满上了一碗。

三个孩子吃完饭就提个水桶,到船尾洗澡去了。哗啦啦,哗啦啦,一桶桶水淋过之后,毛巾一擦,算是洗好了,钻进船舱,嘀嗒,小小的电视机就亮了。

女人喝了酒话更多:“我和我老公都是在渔船上长大的,没读什么书,十八岁结婚。你看我是不是很老,其实我还没到三十呢!”闺友说:“不老,只是黑些。”说实话,她不说,我还以为她四十多了。

“我老公怕我辛苦,不让我上船。他一个人在湖上,我怎么放心得下。有个女人在船上,也能吃上热水热饭。你说是不是?”微醉的女人人长得不漂亮,柔情却让我心动。闺友也很兴奋,连声说:“是,是。”

今夜有微风,浪花拍打着湖岸哗哗作响。酒足饭饱后,我们离开了渔船。

圆月在鄱阳湖东缓缓升起,深蓝的天空只剩下几颗明亮的星星。一碧万顷的鄱阳湖上,渔光渐息。一路我在默想,鄱阳湖的男人为什么大都沉默寡言,而鄱阳湖的女人却像波涛拍岸一样喧闹不停?我百思不得其解。是夜入梦,脑子里仍然在想这个问题,半夜梦醒,我有了属于我自己的答案:鄱阳湖是男人的胸怀,女人的性格。胸怀博大,则声隐其中。女人的性格要么温柔娇媚,要么泼辣开朗。鄱阳湖孕育女人,女人成了鄱阳湖的风景!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较好治疗癫痫病的费用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去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