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朵儿(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秦风秦韵

像是担忧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有一天”还是披着夜的薄纱款款而至。朵儿揉了揉一夜未眠的眼睛,用力眨巴了几下,那干涩的感觉拉扯着上下眼皮,似乎有块大石头在眼求上磨来磨去。头有点沉,晕呼呼的。

窗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怎么听那小鸟的声音也是“朵儿出屋,朵儿出屋……”朵儿很不耐烦地猛拉一下被子,把头深深地埋进了被窝。

“朵儿出屋,朵儿出屋……”小鸟似乎很不尽情意,一直在窗外叫个不停。朵儿无奈坐起,用被子裹紧瘦弱的身躯,拉开窗帘一角往床边的玻璃窗口挪了挪,双手捧着下额轻轻放在了窗台上,眼睛直视着墙外几棵大杨树,仿佛要从茂密的叶间搜出那只可恶的小鸟。

一缕阳光透过杨树枝的缝隙和玻璃窗直射到了床上,暖暖的。朵儿左右轻轻晃悠了两下肩膀,被角顿时滑落。一头时尚的红发略显凌乱的沿肩而下,朵儿伸出双手于发间干梳几下,懒洋洋地伸了伸懒腰,并缓缓地拉开了所有的窗帘。

院子里走道旁的太阳花开了,不经意的却是开在了这个“有一天”的日子里。所有的太阳花迎着暖暖的阳光朵朵绽放。红的、粉的、黄的、白的……

朵儿走到院里,摘下一朵黄色的花儿轻轻放在鼻间,那淡淡的花香犹如她时光深处的一段美好记忆,不浓不烈却泛着别样的馨香。举起手中的花儿,让阳光穿过花瓣,朵儿仿佛又看到了那抹笑容,一抹朵儿最喜欢的笑容;一抹如花一样开在心底的笑容。

“你笑起来特别好看。”这是半年来朵儿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这句话一直就如这小小的太阳花,连成片的开在朵儿的心田。可是昨天一句“你再打电话我就把你从我的世界里全部删除。”电话里冰冷的话语和嘟嘟的挂机声像是一场突然临空而降的冰雹,狠狠地砸在了朵儿本就卑微的心上。这一天终于来了!

“你不要爱我太深,不要对我太在意,我们最终只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终有一天我会离你而去……因为我放不下她!”这是半年来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然而,所有的劝诫在他那抹笑容的背后都化为了乌有,因为朵儿真的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笑起来特别好看,却放不下另一个女人的男人。

他走了,背着行囊。那个他口中不断重复着的“有一天”终于来了。朵儿掩饰起心中的不舍挥手送别。朵儿不允许自己去和一个生着重病的女人争夺一个男人。但是莫名的失落感还是桎梏着一颗假装坚强的心灵。在同一片天空下行走,却不能任情感自由游弋,朵儿不知道她能在乎的东西能有多少?朵儿也不知道又有多少时间去等待……可是朵儿管不了那么多,朵儿不管未来是什么样,只知道一颗心牵挂着背着行囊早已远行的那个男人。望着苍穹的夜空,朵儿不知道谁偷走了她的月亮,留给她一片数也数不清的漫天的星星。朵儿失眠了,昨晚一夜没睡。心里依然惦记着旅途中他是否焦虑与寂寞。

“你再给我打电话我就把你永远从我的世界删除……”那个男人留下的最后一句凶巴巴的话又在朵儿耳边回荡。两行泪珠瞬间在朵儿眼里涌出,那句话像是夹在一条绳子里的尖刀,紧紧的嘞住了朵儿脆弱的心,那种难忍的疼痛迷蒙着双眼,让朵儿看到了滴落在地上的不是眼泪而是殷红的血点,朵儿不知道那朵白色的太阳花会不会被眼泪染成红色。但是朵儿明白,那一定不是他最想说的话,他从来没对朵儿凶过,从来没有。

对了,他不喜欢白色的花儿。朵儿迅速擦掉眼泪,蹲下身去拔掉了那棵开白花的秧棵,抓了些土,深深的埋葬起了那朵白色的花儿,似乎也要埋藏起电话里他那句刺心的话语。

当爱变成了一种牵绊,心情也被置在了朦胧的状态。隐隐的,朵儿企盼着几缕清风打脸上拂过,带走沉郁几丝,留下一米清新,让自己可以贪婪的吮吸混杂你他体息的空气。朵儿在想“好想去远方,哪怕只是流浪……

朵儿不知道晨间那滴露珠,可否是自己夜里遗落的眼泪。朵儿最终没从昨晚的繁星里找到那个男人固定的位置,只能小心翼翼捧起花丛上那朵晶莹,朵儿真的好想去远方,带着所有与他的记忆走出小院,去山的那边寻找一片只属于两个人的大海,让相思的眼泪开成一朵朵美丽的浪花……

不觉间,太阳已升得好高好高。一只孤独的大雁鸣叫着从小院的上空飞过,朵儿扬起头望着越飞越远的大雁心里掠过一个念头:我也想做一只候鸟,在不同的季节,和它一起飞遍南北所有的山川。我也想做一只候鸟,飞到一个温暖的世界,给心找一个可以栖息的地方……

癫痫发作没有意识会大声尖叫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河南哪家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