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我是谁(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军事

“人之常情?”

“人之常情?”

谁,谁在叫我,我又是谁?

我从洗手盆里抬头,看着镜子里陌生的我。我迷茫,烦燥,有时候很痛苦。

我不断在问我自己:“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我是一名女生,一个没感情的机器人?唔,我不知道,我的头好痛。我模糊的印象记得,我不是这样的,我以前很善良,善良得连蚂蚁都不舍得踩死一只。后来,后来长大后,我变了。变得虚伪,脸上习惯性地带上面具,对谁都野心优雅、唯利可图。

我开始出卖良知,躯体,甚至灵魂。

唔,我是谁,镜子里的人又是谁?她为什么长了一张像我的脸,还模仿我的动作。

她好奇怪哦!一会笑,一会哭,一会直皱眉。她居然还恐吓我,她说,“你就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破坏了别人的家庭,还以正室自居。”

“不,不,她在说谎,我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子呢?”我,我不是那种人。我是,我是一个不算好,但也不算坏的人。

唔,我是谁,我是什么人?镜子里的人又是谁?我家住在哪里?唔,我的头好痛,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我用手不断捶打着我的头。

噢,我想起来了。

我是一名清洁工,我每天都清洁马路上的垃圾,却清洁不了人脑子里的欲望。

我是一名法医,解剖了无数的尸体,协助警察破解了无数的冤案,我却无法解剖活人大脑的思想。

我是一名程序员,创建了无数软件,控制无数的系统,却无法控制人的善良与邪恶。

我是一名研究员,研究无数生物,却研究不出让人类终生善良的药水。

我在想,我生于这个世界是来干什么的?我痛苦,难过,不堪。有人看不起我,有人怜悯我,有人高看我,有人尊敬我。

那我呢?我到底是要什么呢?钱,名还是利?

我突然间不敢想了。如果一个人长期活在勾心斗角之中,日子久而久之,心也就累了,天天处于烦躁暴走状态,有心也无力。

我还有一个名字叫“道德”,他们常以此绑架我,威胁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

是谁,整天活在以自己为中心的世界。是谁,强迫别人一定要顺从他意愿去生活。是谁,常以道德绑架别人,帮你是情份,不帮是本分。又是谁,常将人的尊严踩之脚下,阿猫阿狗都有自尊,别人也有。你是人,别人也是人,别太高看自己而刻意侮辱他人。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如果你天天把别人欠你的恩情挂在嘴边,那就不是恩,而是结怨。你无形中施加的压力,让人迫不及待离你远去,永远划清界线。

道理常跟我说,“人类常会以我为名,正反两面都有人类自己的道理,你也一样,只是每个人的理解方面不同。”

是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思维,会从不同方面,不同观念去看不同角度的问题。

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就接受你强求、自以为是的好意呀!你要尊重我,我才会尊重你,不然谁也没办法尊重谁。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也不会强求你一定要对我好。

你以为我是淘宝上的客服?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吗?我没直接甩个白眼给你就算好的了。

道德道德,没上道,哪来的德?

我啊!我是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人。

我有自己的意识,想法,甚至梦想。我想走自己为自己创造的路,不被强权吓倒,不惧怕富贵。

“尘埃。”

“尘埃。”

谁,谁在叫我?

哦,我忘了,我其实只是一粒尘埃,渺小到别人分不出哪一粒是我。我爬过山,涉过水,躺在地上让人踩踏过。我也躺过别人脚上,让别人带我行走。我也随着风到处游荡过,看过世界万物,看透人世间的悲观离合。

我的同伴老不死的风问我,“老油条,你说我们都活了上千上万年了,为什么我还是风,你还是沙。”

我笑了笑,说:“估计我们正是人类所羡慕的不死之身吧!但谁又知道长生不老,不死的痛苦呢?”

有人嫌弃我,有人需要我,大地不能没有我,我只是一粒小小的尘埃。小小的,小小的我看着别人因为算计、计较而烦恼着。我总朝他们吼,“人善真美,别计较太多。”,可他(她)们总听不到我声音,任由我像疯子在狂啸。

唉!我还是长眠吧!

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专业西安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在哪治癫痫病哪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