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那年那月那生活(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灵界小说

晚饭后,我怀着对母亲的无比崇敬的心情,来到了我的棋友卢文通大叔的小商店,要卢婶给我讲她们那年那月那生活。已经70多岁的卢婶很健谈,三言两语就把我的心带进了那年月……

   “那是七十年代初,俺们家上有俩老,下有五六个孩子,加上我和你叔十来口子在一块儿搅稀稠,那生活紧张的程度恨不得把一个玉谷籽掰成四瓣四次下锅吃。”

   “粮食紧张没办法,得出门去借,你叔怕丑,他不去,俺只好去后山白岩寺借。俺个子小,脚又小,那艰难程度,每次借回粮食都是泪水与汗水相伴。”

   “为了挣些小钱,为了不让大人孩子没衣穿,白天俺和你叔一样下地干活挣工分,晌午挤时间到乡政府、医院、供销社揽一些拆洗被褥床单之类的活,晚上加班干,一干就得打通夜。”

   “家里住房紧张,一个屋子放四张床,没外活的时候,晚上俺就在你叔的床头地上纺花。夜深了,俺一纺花,你叔就在床上伸手把俺的花捻拽掉。俺们就吵。你叔说:‘你不怕累死?’俺说:‘累死也比大人孩子赤皮露胯没吃没穿强!’你叔就不再跟俺吵,下床替俺整花捻。”

   “生活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俺整天想呀想,想得头疼也没法儿。那年二月俺想出了一个法子,生活一下子出现了转机。俺把你叔做面汤的一罐白面,拿出来偷着蒸馍卖馍。那时候,吃得最紧张,一个馍就是一块钱。从二月卖馍到五六月,家里钱也有了,吃的更不用愁,大人孩子都没再受症。街上邻居,生活过不上去,只要来到门上,俺都给她们挖些糁子、红薯面、玉谷面什么的,从来不让她们还。大队干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俺家的难关也就过去了。”

    告别卢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我站在政府大院,仰望夜空,夜空中群星灿烂。那灿烂的每颗星星,都象我无比敬仰的勤劳、善良、勇敢、顽强、执着的母亲……

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癫痫病治疗好的方法武汉市治疗羊癫疯专业的医院是哪家合肥哪治儿童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