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冬日暖阳(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小说

阳光,像流淌一地金色的音符,温暖而又舒缓;树叶,在信笺上写满脸红的情话,托这初冬的微风,把最后一张,悄悄送给大地。路旁的树,均匀地间隔,像五线谱的音节,几只小鸟在上下飞窜,像一个个灵动的琴键,弹奏出自然界的婉曲。清晨,冷漠结霜的大地,在午后的这一刻,放下坚固的外壳,滋润柔和起来,天空的白云,如丝丝缕缕的白鹅茸,轻裹着宝蓝色的天空。

多美好的时刻,到家不用午休了,该出去亲近大自然,享受大自然回馈的礼物——暖阳,听到音乐和阳光的召唤,我的脚步轻快,走向操场。

远远就听见歌声传来,“我的爱都是为你准备的,我情都是被你陶醉的,我心飞飞、梦飞飞,歌唱你的美……”一曲《歌在飞》,旋律强烈的节奏、声音空旷的穿透,飘扬在操场的上空。哦,是老年舞蹈队在排练,母亲是舞蹈队的成员。

想起母亲,自从十年前大病痊愈之后,心态特别好,早上练晨操,晚间跳舞蹈。参加学校老年舞蹈队,每天早晚练习、乐此不疲。学校元旦汇演,她们的节目将会上场,趁着今天有空,我去看看。

操场右边,一幢两层的小楼房,像精致的小盒子,音乐和能量都贮存在里面。下面一层是体育用品室,存放各类体育用品;上面一层,前方是八十平米的舞台,后面是道具室,存放着舞蹈器材和音箱。

二十位老人,身着黑色的裤子,大红色的上衣,像晚霞红透在天边,燃烧出炽热的情怀,升温这初冬每一个平凡的日子。

“一只鸿雁当空飞呀飞,策马奔腾向前永不悔,抚摸爱的琴弦为你弹奏这一回,如痴如醉真情似流水……”舞蹈队伍,同时展开双臂,若一群鸿雁在空中滑翔;蹬踏脚步,如一群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一个优雅的旋转之后,微蹲搂抱琵琶的姿势,像是“阳春白雪”之音,从每一位队员微笑的嘴角流出,如同她们脖子上白色的丝巾,潇洒飘逸。

漫步操场,观赏舞蹈,时间从眼眸中溜走,很快到晚餐时间,赶紧回家下厨。

焦黄油亮的红烧肉,是父亲的最爱,清香嫩滑的水蒸蛋,是女儿喜欢的。母亲以素食为主,只要是青菜,她都喜欢,一份粉皮肉沫汤,口味比较清淡。等母亲练舞结束回来,饭菜也刚好做完。

看到桌上可口的饭菜,“老年痴呆”的父亲和女儿一样,都为可口的美食而雀跃。为了保健养生,晚餐少吃,我随意吃点青菜就行。

“你怎么吃那么点儿?”父亲忘了我的习惯,吃惊地问道。

“老爸你又忘了,我每天晚餐都这样吃的。”我解释道。

“这么大的人,才吃这么点,身体怎么撑得住?”父亲执意让我再吃,母亲微笑看着我们父女俩。

“我真不吃了!”笑着逃到卧室。

“水果你吃不?”父亲追了过来,“你妈待会儿蒸个苹果,让你尝尝。”

“好的,我吃水果吧。”看到拗不过父亲,我就答应。

终于可以静下来,与自己最爱的文字亲昵了。我坐在电脑前,欣赏江山一篇篇精品美文,在留评中写下自己的感慨。

母亲推开卧室门,兴冲冲地到我身边坐下。

“今天,我们的舞蹈节目彩排,得到一致好评,28号汇演,排在第一个节目。”母亲笑嘻嘻地说,“评委们都说,我们的动作整齐、舞姿优美。”

“哦,那好呀!能得到认可,你们这队老奶奶的辛苦就没有白费。”我把在文章中的心思收了回来,陪母亲说话。

“28号我演出,你能来看吗?”母亲问我。

“这个月双数的日子,我都上全天,要晚上八点才下班,28号刚好很忙,回不成。”

“那就算了。”母亲喃喃自语,转身就离开卧室。

忽然,我读出她眼里的失落,真舍不得母亲失望:“不如打个电话,让你小女儿来观看演出吧!”

“到时候看看吧。”母亲扭头回应。

我没多想,继续欣赏美文,《连枷,村庄宽厚的手掌》醉里清风的文章,我已是第三遍欣赏。仿佛听到,在北方古朴的村庄,父母高举着连枷重重拍下的声音,仿佛看到,当年被母亲宠爱、用糖哄着的小男孩,迅速长大,却又在幻想中拼凑零碎而刻骨铭心的记忆。

母亲再次推开卧室门却不进来,右手撑着门,在门口回头望。我坐着没动,好奇地看着餐厅通往卧室的过道。只见父亲双手捧着毛巾包裹的碗,低着头、小心冀冀地、缓步向我走来。热气腾腾的碗里,一个杏黄色的苹果卧在碗中,膨胀并且开裂,露出颗粒细腻粉状的苹果肉,父亲来到电脑桌前,在我面前轻轻放下,碗里,蒸出来的苹果水,也随之晃动。

“很好吃的,你趁热吃了吧!”父亲好有成就感,笑着对我说。

蒸熟的苹果,已经破坏了维生素和营养成份,老年人咬不动,适合吃这种软的。

“我不吃,你们俩吃吧,我一会儿吃生苹果就好。”

“你不吃晚餐,一定是胃不好,吃蒸苹果对胃肠好。”父亲认真地说。

“你尝尝吧,蒸苹果的水很甜,苹果肉也粉甜,可调理胃肠,这皮吃了,滋润皮肤,美容的!”母亲一边说,一边拿勺子捣碎,那架势像是如果我不吃她就要来喂。

接过勺子,我第一次吃蒸苹果。蒸熟的苹果又香又粉,滑入胃、暖入心,甜到极致。整夜,睡梦中满是苹果的香甜。

清晨,几声清脆的鸟鸣,醒唤了沉睡中的梦。看看窗外,天刚蒙蒙亮,校园一片寂静,广播尚未响起,室内光线昏暗。

“这算最早吧?”我心想。

匆匆去洗漱,却见父亲已洗漱完,笑看睡眼朦胧的我。

“老爸可能兴奋得晚上没睡着。”我有点想笑。

早餐后,我一边预热车,一边向同事请假,陪着父亲赶在八点前到达县城。父亲坐在后排东张西望,非常开心。

“看你开车的技术好熟练哦!”父亲忘了我开车多年,像孩子一样,露出崇拜的眼神,“今天请假陪我,真的麻烦你了。”

“老爸,本来就该陪您的,这是我的义务。”我笑着安慰他。

车窗外,天边蒙着一层淡灰色的晨雾,可是,遮不住朝霞的色彩,淡淡的红,从灰色的天际浸漫出来,像是画家妙手偶得调成。才过几分钟,柔和的晨光,从云朵的背后,探出欣赏的眼神。远处的果园,金黄的柚子,在青绿的树上,像挂满金色奢侈的饰品。路旁,人们扛着锄头,去田间劳作。

车载音乐,一首《时间都去哪了》在播放,我也在寻找着答案:“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皱纹……”路上,我一直走神,没静下心来。心里想:“这个时间,母亲应该在排练跳舞。”昨晚母亲的表情,节目被选上的自豪、邀请我去看表演的喜悦、被我拒绝之后的落寞,这几个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循环播放。

到县城,人社大厦就在马路的对面。红绿灯前,我回头看父亲,老态龙钟的模样,脸上却露出天真的笑容,嘴巴里仅剩四颗门牙,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倒挂在上唇内,混浊的眼神,看着穿梭的车流,露出一丝茫然,又有一些恐慌。

“老爸,我们一起过马路。”我后退一步,挽着父亲的左手。

“不要不要,我自己会过的。”父亲一边口头拒绝,一边用右手抓紧我的手臂,像是对繁华的陌生,又像是握着珍宝,不愿放手。

验证中心就在二楼的楼梯口,我们到时,前面一位刚办完,不用排队,直接走进办公室。

“陶院长好,您验证完了!”老同志刚转身,我就认出,是家乡的老院长,“我有二十多年没看到您了。”

“哦,是小罗,你在干嘛呢?”老院长惊喜地认出我来。

“我还没退休,当然不是来验证啰。”像当年一样调皮,我对他说,“今天是陪老爸来的。”

“陶院长,我也好久没看到您了!”父亲上前,握住老院长的手,眼泪汪汪。

“罗老您好,身体还好吗?”陶院长眼圈也红了。

“老爸身体挺好的,就是记忆力减退,一直住在我家,有几次在学校内不知道家住哪一幢,被人送回来。”我尽量岔开话题,免得两位老同志大哭伤神,“所以,我今天陪他一起来验证。”

父亲可能是想故乡、想家乡的亲人和朋友,在见到老同事时,才会如此失态。我深感愧疚,每天陪在父母身边,却不知他们心里,最想要的是什么。

返回路上,太阳的笑脸已挂在半空。温暖赶走前几天连续的湿冷,阳光驱散天空的阴霾。远处的山恋,像大地托起的面包,打包保鲜、秋收冬藏;田野,稻根翻过身在地下冬眠,犁铧出一道道纹路,种下油菜,待到岁末,书写成一行行碧绿的希望。

“今天,你如果只送到这里,我一定找不到人社大厦。”父亲坐在后排,把身子凑到前面。

“我就因为担心您找不到地方,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就请假陪您,办完事一起返回的。”我安慰道。

“即使找到人社大厦,也不知道如何回家。我想好了。就等家乡的老同志来,跟他们一起回老家后,再坐直达衡阳的车返回,到车站,租摩的回学校。”父亲有点难为情,“人老了,真的没用了。”

“老爸,能有这样的思维就不错了,至少能到家。”我安慰父亲。

把父亲送到家,将近中午,母亲早已在楼梯口迎接父亲。我对母亲说,将陪他们一起回老家玩玩,时间由他俩安排,还告诉母亲,记住她演出的日子是28号,那天我已请假,回来观看表演。

彼时,母亲笑成一朵向日葵,每一片花瓣,都流出幸福。抬头望去,天空挂着一轮暖阳。

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好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的效果好吗湖北医院治疗婴儿癫痫病
上一篇:【军警】不想和你说(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