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旧物件里的新思考(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小说

一、一张羊毛毡

那年我母亲患上风湿病,腰腿疼得下不了炕,而我们家炕上连床炕被都没有,只有一张破席子。因为家里没有钱买煤,就是有钱没有煤票也买不到。那个年代买什么都要票,煤炭属于重要物资,更加控制得紧。土炕不烧火,又潮湿又阴冷。母亲的病一日重于一日。

后来父亲经朋友介绍找了一个私活儿,用现在的活说就是第二职业。可是在当时,单位知道了会批评的,叫“干私活儿”。父亲每天下班回来,就去采石场打石头,每天干到半夜才回家。星期天带上干粮干一整天。一夏天下来,挣了75元钱。父亲花55元买了一张羊毛毡,20元给我们姊妹几个买了上学用的书本。我记得父亲拿回羊毛毡的那天,我们全家都很高兴,特别是小妹妹格外高兴,一定要陪着母亲躺在炕上。她说:“羊毛毡的味道真好闻。”

父亲一个人上班,要养活全家8口人,日子很拮据。冬天到了,我和二妹妹还没有棉衣服穿。年末的时候,父亲单位的工会小组长发给父亲一张《职工生活困难补助申请表》,父亲叫我帮他填上,交给了领导。没想到这张表给父亲带来了麻烦,工会福利委员带着调查员来到我家,他们说:“有人反映你们家并不困难,炕上还铺着羊毛毡呢。”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家不但没有得到困难补助,还害得父亲在单位大会上做检查。

从那以后,我父亲再也没有填过《职工生活困难补助申请表》,他说:“咱们人穷志不短,不能为了那么一点困难补助款叫人家瞧不起,有困难自己想办法。”

多年以后,我长大了,参加了工作,在单位被大家推举为工会福利委员。父亲把家里那张旧羊毛毡送给了我。他对我说:“你当了工会的福利委员,在百姓眼里也是官,一定要体察民情,凡是能放下身板填写申请表的,一定是家里生活遇到了困难,你或多或少都要给予一定的补助,决不能伤了穷人的自尊心。这个羊毛毡送给你,希望你记住咱家的遭遇,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工作中。”

我记住了父亲的话,在做福利委员期间,格外注意保护困难职工的自尊心。有的会员家属大病住院,我就把申请表交给工会小组长,有时候和小组长一起帮当事人填好申请表,还主动去会计室领出补助款,用信封装好,亲自送到困难会员家中。有时候顺便将会员的生日蛋糕票和福利票一起送去。会员们都夸我是个热心人。

后来我家装修,那时候已经时兴席梦思床垫了,换下来的羊毛毡多余了。老伴儿说:“地下室住着那个收破烂的老王,家里一定比较潮湿,不如将这张旧羊毛毡送给他吧。”于是我就把一些旧报纸、旧书籍和那张羊毛毡一起送给了破烂王。老王执意要给我算钱,我说:“你这是帮了我的忙,我还要谢谢你呢,处理了这些东西,我才能摆放新家具啊!咱们是邻居,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哪?”一句话把老王说笑了。我当时很仔细地看着老王的脸,生怕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由此我想到了如今的扶贫工作,我们要帮助贫困人口,但是不能忽视他们的自尊心,要保护他们的自尊心,鼓励他们脱贫致富的勇气,这样我们才能不但帮助他们脱离物质的贫困,同时树立战胜贫困的信心。只有这样,贫困人口才会彻底脱贫致富,才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掌握致富技能,达到致富目的。我们才能实现全民奔小康的目标。

二、一件旧棉袄

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老人们都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报纸上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某家庭为了争夺老人的遗产(房子)诉诸法律……似乎争夺遗产是子女的专利。其实,在我童年的时候对于“遗产”这个词就不陌生了。因为我也有一件祖母留下的遗产,这遗产不是金银财宝,也不是房子地产,更不是翡翠珠宝,而是祖母的一件旧棉袄。祖母去世的时候才从她的包袱里拿出来的。当时,为了这件破棉袄留给谁的问题,母亲和姑姑还吵红了脸。按照我们故乡的讲究,谁留下了祖辈的衣物,谁就留下了祖辈的福气,祖母有5个儿女,20多个孙辈孩子,可是,祖母穷得什么也没有,只有母亲给她做了一件新棉袄穿上去了阴曹地府,留下了一件破棉袄。母亲说我是张家的长女,应该继承这件破棉袄。可是,姑姑说她伺候老人比谁都多,这件破棉袄应该归她所有。两个人为了这件在当时就不很值钱的破棉袄大哭大闹,惊动了四邻乡亲,我当时只有14岁,心中并不喜欢那件破棉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叫劲。结果,由张家的长辈出面,认定那件破棉袄应该归姓张的我和弟弟继承,姑姑才哭哭啼啼地离开了娘家。

母亲用那破棉袄的袄面给我做了袄里,外面加上新袄面;又把那件破棉袄的袄里给弟弟做了袄里,外面也加上新袄面,于是,祖母的福气就这样给了我和弟弟。母亲说,她争的不是一件破棉袄,是一个做人的道理,做闺女的不能帮助娘家,就别从娘家带走什么,这也是孝顺。没有出息的不孝女,才刮擦娘家。我并不相信那件破袄面就能给我带来什么好运气,虽然我穿着用它做的棉袄去了内蒙建设兵团。但是,母亲关于女儿什么叫做孝顺的话语,深深刺痛了我的心,因为我当时就想到我也是女儿,总有一天也会出嫁,我决心做个孝顺的女子,不与弟弟妹妹争夺遗产,这思想在我小小的心中扎下了根。

我结婚以后,尽可能地给父母寄钱,寄东西,不从娘家要求帮助。刚结婚那会儿,我和丈夫总共收入不够100元,我们每月给双方父母各寄15元,加起来就是30元。剩下70元要给孩子买奶粉,要支付水、电、气费,买粮食,买书,常常是吃面条充饥,连蔬菜都不能买。有一次,厂里的商店来了肉,1.8元一斤,我们翻遍了所有的抽屉,才凑够了钱,买了一斤肉。丈夫说:“孩子需要吃奶,你需要加强营养,咱们煮汤喝吧。”于是,我们喝了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肉汤。

后来,我们的工资渐渐提高了,给双方父母的钱也在不断增加,由每月20、30、40、50、100,直到300元。结婚30多年了,我们对父母的这份孝心从未间断过。同时,弟弟妹妹找工作、结婚、上学等等,我们也都出钱支持,少则500,多则2000。弟弟妹妹虽然不感谢我们,但是,他们深知我们没有对不起他们的地方,没有与他们争夺过一草一木。母亲父亲都说:“你是舍得为我们花钱的好女儿。”婆婆也说:“你是个好儿媳妇,从来不吝啬。”父母去世以后,我把自己应得的那份遗产转让给了生活最困难的弟弟,心里没有一丝吃亏的感觉,反而感觉是对父母一个最好的交代。

——这就是我们工作了30多年仍然无所积蓄的原因。这就是我从祖母那里继承的遗产。一个自力更生的遗产,一个先人后己的遗产,一个充满赤子情怀的遗产。

癫痫发作带来哪些危害吃癫痫药可以喝酸奶吗济南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常见的抗癫痫药物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