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沙枣花开的日子(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精华作品

(一)

农历五月间的戈壁,已是绿荫满园,芍药怒放,刺玫艳红地开在路边,张扬着奔放的个性。沙枣树也挤出灰楚楚的苞儿,端午前后就可以开放。届时一种淡淡的香就会飘过原野,惹得路人也被这花香醺醉。就连村落、土地,跟农人都从寂寥里活了起来,已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繁忙。

庄户街道从午夜就有咯吱咯吱的车轱辘响动,这声音吵醒了刚入梦的俺,赶紧开灯一看闹钟,男人问:“几点?”俺嘀咕:“一点半。”俺知道这会该起床去市场了。才躺了两个时辰,这瞌睡太香了、太缠人,俺不想起,轱辘一下身子又迷糊着了。

“懒猪,赶紧起来走,别人都走一大会了!”男人又催促上了。俺这哥就这点好,勤快。俺知道这会他起来已经收拾好车,装好蒜薹,棍子跟称等备用物品,喊俺走呢。俺赶紧爬起来穿衣服,然后简单用凉水激一下不清醒的脑子,洗洗脸。这一段时间忙碌,欠了不少瞌睡的帐。夜有点薄凉,进屋拿上大衣套上,围上头巾,坐车上向市场而去。心里却忐忑,不知道今天又是什么行情?这蒜薹费劲巴拉地抽,却一天一个价跌,真是扯得人心生疼。

(二)

对门街边有几棵高大的沙枣树,已在我们忙碌忽略的早晚开了淡黄色的花,它只是悄悄地吐露着馥郁的、清新的,沁人心脾的暗香,全然不去理会主人们的闲忙与否,也从来不去理会世间事的变迁。而是用满树的灰青拱出繁华,跟端午节撞个满怀,添加点节日况味。让我这个俗世烟火女人好生羡慕。曾坐院子里望着树冠幻想过来生,俺也要站成这样的一棵树,不慌不忙地看岁月更迭,接受烟火的洗礼。俺被这种沁脾的香感染,经风一吹脑子不再昏沉。

公路上静悄悄的,偶尔闪过来一辆车,带来一股更惬意的凉,村庄跟城市还在梦乡里沉睡,只有我们这些早起的鸟儿才刻意去捡拾时光的瘪谷。车子飞驰,俺摸索一下辛苦过度僵硬的双手指头,调整一下坐姿,以减缓因劳累有点疼痛的腰。

两亩地的蒜薹进入盛产期,今年长势不赖。昨天跟哥嫂四个人抽了一整天。他们俩口子干活慢得让我来气,却不能说,只能自己加油。人家就这样慢了一辈子,谁也没能改变。到最后俺累得伸不起腰,疼得难受,俺都想哭了,却没好意思。傍晚回家就一个捆绑又花费了好几小时。

(三)

俺终是无法弄明白,这人都咋了?为什么要把一个吃的菜,就卖相上要下那么大功夫?还一家比一家拾掇得顺眼。因俺们种这一种蒜因了是四六瓣,瓣大、味道辛辣人都喜欢,所以市场受欢迎。可这蒜薹要是稍微长长一点就像极了卷毛,有些还卷两个环,不下功夫确实就像羔羊毛乱糟糟的,所以一把一把得费一定时间才能捋直溜。这是个技术活,外村人都学不来。也是慢工出细活的一种无奈。

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说词,就是蔬菜把子得捆小一点,越小越好看,也好卖。人都赖城市人娇气,买蔬菜要求一顿饭一小把。却不承认这些毛病都是乡下人给惯的。尤其香菜、小葱,得弄成指头细的把子。蒜苗跟小葱得扒皮,还要洗得干干净净,这是磨死人的活计。值钱了就不说,要是多了、贱了,就整个是用筐估价。几个人铲、绑,辛苦一天,有好几次就卖个十几块钱,交了进门费,除去油钱,就是白辛苦。然后就不愿意弄,长地里废了了事。这样的买卖竞争是要花费许多时间,让人又无奈又不甘心。

(四)

今天这些薹子估计有五百多斤。昨天大地里三三两两的人群,还有多户晚上的灯光释放着一个信号,今天市场这东西肯定不少,好在是星期六,(一般性的是周末,卖东西快。)后天就是“端午节”估计也会利索过这个节日吧。

拐过大湾,上了高速不一会就看见前面地方灯火辉煌,人影晃动,喧闹一片。到批发市场门口了,这一看表,二点刚过。交了进门费,然后进去一看,傻眼了!妈啊,今天咋都是左邻右队的卖主,一车车地摆起长龙。坏了,划分的地方早就车停得满当当的,看来别人来得更早,这没有停车的地方可挤,就只能等路中间,眼睛机灵点看有菜贩子叫走一车,就可以挤进去。

男人让俺守住,他去瞅瞅。这才修建的市场,里面没有灯,只有手电筒一晃一晃着暗光游动。讨价还价的吵闹,汽车喇叭的鸣叫,把个夜晚搅活了。环顾四周,蔬菜真是不少,看来这东西不好卖!左顾右盼中,男人领了玉门市的俩个熟贩子过来,这人我也认识,挺干脆,不太磨叽。因为前几次都是他拿走的,也知道我们的东西好。这俩人看看,伸个八毛的指头:“这个价卖不?”

俺一听,昨天还一块五,今天就减半了。不行,累死人的东西,这个价亏死了。俺摇头:“不卖。”其中一个嘻嘻着:“这媳妇,你看看今天这什么行情?”

“俺们一根蒜薹一弯腰,一磕头,容易吗?”俺真想骂娘,可还得压着火气。

男人也说:“太少了再添点,一块一给你。”他们一听头摇得拨郎鼓:“不行,今天不值这个钱。”

俺没好气地撂一句:“要不你等待一会再来捡便宜吧。”送走他们,俺俩个一通嘀咕。能够有人出一块钱赶紧脱手,今天局势真是不妙。说话间有人喊:“殷叔,快把车放这里来吧,咱送货去了。”

赶紧挤过去,悄悄问:“什么价位送!”

“一块一。”俺也羡慕:“这小子运气不赖,卖了个好价钱。”

“走了,你们慢慢等吧!”看着淹没人群里的邻家侄子,心里的期盼如野草疯长,愿今天好运。

(五)

又进入漫长的等待中。菜贩子太聪明,什么菜只要多了他们同样不拿等待掉价。有些路远又不敢耽误的主只能给高一点的价位,俺们希望的就是这样的人来。等待天亮,本地蔬菜贩子拿得不多,又狠狠压价,讨厌这些零打碎敲的买主。

五点了,天边已经有了鱼肚白,看卖掉的人不多,大多都候着。经常卖菜的人都知道,这会玉门、额济纳旗远处的车都已经走了。男人等不住了交代让俺守着车子,他去寻买主。不一会就叫来了一个,瞅一眼货,这小子也干脆,走走,全部要了,就给你九毛。俺无奈的跟男人交换一下眼神,记下车号,退出拥挤的车位去送货。

七争八扯间,天就大亮了,等待过完称,还要折扣,不说了。争也是几个毛头利,划不来吵吵。

这掂当上不多的几张钞票,收拾利索,顺道买几个馒头,边走边垫一下肚子。今天俺家的不抽歇着,得去给大哥家帮忙。家里丫头不去学校,会喂了猪、鸡,俺俩个直接去地里。明天是端午节又该轮到俺抽。这恼人的丰收年,这跌得一塌糊涂的价,真是让人失去了干活的激情。

“后天说什么也不干了,得美美地睡一天觉,缓一下了!”俺像是对男人也给自己说着。

就听男人骂了几句:“这狗日的庄稼,真是累得要命也不值钱!”

俺接口:“这该死的日子,这王八蛋蒜……”好像这样发泄一下,才能减缓心里的郁闷。

中午回家,飘着满屋子的清香,抬头发现丫头弄几束沙枣花插瓶子里,饭已经做好端桌子上晾着。丫头告诉:城里舅母来电话说让去取米糕。哎;俺正好忙得没有时间做,这多好。心里又飘起温暖跟感动,顷刻替代了劳累的感伤。

是啊!俺的明天又在招手。

又迎一年“端午节”,又嗅一季枣花儿香……

郑州哪个医院癫痫好郑州市到哪里看羊角风郑州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呢?郑州市哪里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