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米老倌的菜地(散文土地征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土地是山川之根,土地是万物之本,土地是人类的衣食父母,土地是一切财富之源。

——题记

都昌流传着这么一句老话:撕撕门神纸,各人出门寻生计。说的是一过正月十五,各家有劳动能力的人都得开始出门找事做。外出打工的不消说,手艺人也得思量着上户干活了。米老倌挑着大包小包,偕同自己的老嬷头也挤上了去县城的中巴车。米老倌倒不是去沿海打工,是去女儿家照顾外孙女。

女儿女婿家住县城郊区,两人常年在广东打工,收入不错。但外甥女大了,上学读书要人照顾。外孙女以前是奶奶在照顾,奶奶去年下半年突然去世。女婿只好央求老岳父岳母前来照顾女儿。可这外孙女被奶奶惯出一身坏毛病,侍宠专横不懂礼貌,早晨起床不会穿衣、吃饭特别挑食、回家不做作业,要么成天看动画片,要么吵着买零食吃,不买就倒地撒泼,一个礼拜下来,可把米老倌折磨坏了。好在他女老嬷头是个慢性子,带小孩也很有一套,米老倌就把教育外甥女的任务交给老嬷头,自己只负责接送外孙女上学这一块。

米老倌是个闲不住的人。别看他如今六十多岁,但他身体蛮硬朗的,一般的后生家走路走不过他,他挑个百八十斤担上坡下岭不用歇。米老倌在家侍弄土地惯了,来到女婿家无所事事,脚板踩不到松软的泥土,浑身很不舒服。在女婿南下打工前,米老倌央求女婿找块地来种种菜,打发多余的时光。但女婿家的地多被公家征收,只有螺蛳岭有块多年未开垦的贫瘠的黄土地,荒芜在那。

春寒料峭,寒风刺骨,米老倌站在螺蛳岭脊的那块地头沉思者。这是一块纺锤形的荒地,地里稀疏地点缀些灌木和杂草。据女婿说,螺蛳岭早年开有一家砖瓦窑,岭上岭下的土被砖窑吃了个遍,后来砖厂散了,土地分归私人。但螺蛳岭的土质变得又浅又差,一铁锹踩下去,锹不起半锹黄土,种下的作物收不回种子钱,这螺蛳岭的地就绝大部分裸荒着。

米老倌种了近五十年的田,田地改造的经历多得是。他看着近似荒芜的螺蛳岭,心疼不已。要让他改造好整个螺蛳岭,他觉得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毕竟岁月不饶人!要是像以前一样是他当生产队长的话,还可以考虑。但改造女婿这六分地,米老倌觉得自己身体还能承受得住,开垦后种种菜打发闲余时光,最好不过了。

米老倌想:要让贫瘠的地里长出葱郁的庄稼,这块地必须要有深厚的土层,冬天在土层里埋足有机肥,来年才有希望。以前在生产队,给土地增施有机肥的方法很多。每年秋收后,在闲置的田地里种绿肥——红花草过冬;冬天组织社员挑牛栏粪、厩肥或塘泥去田地埋肥。其他还有掘草皮烧火粪、刮室内土质地面、窖沤大粪等。

这块地缺的就是土层,下一步该去哪里找土找有机肥呢?女婿家多年未种地,没养猪、牛,也就没有厩肥猪粪,种红花草季节上也来不及,现在的室内地面都是水泥地,也没土可刮了,冬残春初掘草皮烧火粪更是无稽之谈。用车去别的地方拉土也不现实,螺蛳岭没车路不说,自己也未必舍得出买土运土的钱。

但米老倌不愧是老种田佬,在这螺蛳岭和女婿村转悠了两天,心中渐渐有了改造荒地的计划。

米老倌先去县城买来两担生石灰,码在荒地中。再去螺蛳岭下的池塘挑水,将石灰化成粉末,然后将石灰粉均匀地洒满荒地表层。按书上的意思这叫改变土壤的酸碱性,但米老倌不懂什么性,只知按以往的经验来办。

米老倌每天接送外孙女上学,要经过一家酒厂。酒厂围墙外有一公厕,边上有一个很大的垃圾窖,酒厂隔山差五倒一些酿酒所残留的谷壳在窖里。米老倌再送外孙女上学返回时,便用蛇皮袋将谷壳装起挑回来,撒在螺蛳岭的荒地里,他深信谷壳腐烂后,能很好的改变土壤土质。

女婿家后院边上有一排坍塌的土砖墙猪舍,是十多年前女儿刚嫁过来时砌的,米老倌曾经帮忙挑过土砖。女儿女婿外出打工七八年,这猪舍也闲置了七八年,猪舍派不上用场,自然疏于补漏修理,慢慢地瓦塌墙倒,地上的土砖头也长满青苔。米老倌心想,干脆把这土砖挑到地里肥田!这堆成年被风吹雨淋的土砖富含的养料应不差。便喊来自己的老嬷头清理瓦片,自己将这土砖一担一担挑往螺蛳岭。每倒一担,仿佛眼前地里冒出的葱绿又浓了一分。

米老倌清理完猪舍的土砖,眼睛又盯上螺蛳岭脚下的那口近似于干涸的水塘,水塘四周沉淀着厚实的龟裂开来的泥土。去年天旱,这口池塘干得差不多见底。以前螺蛳岭烧砖瓦窑时,这口池塘是砖窑的水源,池塘的淤泥年年被清理掉。但自从砖瓦窑废了,池塘的淤泥就没人过问,加上螺蛳岭水土流失严重,这池塘差不多被淤泥填平。

米老倌心里很清楚,塘泥是上好的肥土,虽然这野畈塘里的泥土没有门口脚下塘里的泥土肥,但比螺蛳岭上的褐色铁子得老硬土强多了。再说门口脚下塘里的泥土多瓦砾、铁皮、瓷片和玻璃渣,耕作时会划伤脚板,一旦伤口感染,下不了地干活,错过了季节,损失就大了。而野畈塘里的淤泥泥质大多单一无异物,对身体无伤害。

为了尽快将地里的土壤改造完成,米老倌同自己的老嬷头分工。女老嬷头包烧茶煮饭、洗衣服,从学校接外孙女并检查作业;米老倌每天只送外孙女上学,然后就挑着土筐来池塘挑土上螺蛳岭。有时挑累了,坐在地里的土坷垃上抽旱烟,或用铁耙脑将挑来的大块塘泥敲碎。

日复一日,二十多天过去了,春雨多了起来,池塘里的水日渐丰盈,米老倌眼前的纺锤地里也填满厚厚的一层塘泥,他砸碎地角最后一块凸起的土坷垃,用袖筒掠了一下脸上的残汗,长呼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舒心的一笑,纺锤地的地表改造总算可以告一个段落了。

傍晚,米老倌满脚泥土,挑着筐回到家,把土筐收捡好,刚在院中小凳坐定,外孙女端着一杯热水过来,说外公请喝水。又回头从厅堂门后,一手拿着一只拖棉鞋让米老倌换。米老倌惊讶地看着眼前天真无邪的外孙女,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多月前那刁钻的小公主哪去了,咱家老嬷头真有让人脱胎换骨的本事啊!

米老倌接下来要做的是翻耕土地和修理地埂、清沟排水。把土层翻耕过来,让地里两种不同的土质融合一体,也把里层的老硬土翻到面上来,让它经受风吹雨淋、日晒夜露,早日风化开来。经过翻耕的土地,一方面阳光能杀菌,土质也会变得更疏松,有利于农作物吸收养分和水分。

女婿多年没侍弄过土地,家里早没了犁耙和牛的身影,要翻耕这六分地,只能靠米老倌一双青筋暴露的老手,靠他一脚一脚地踏,一锹一锹地端。锹地难不倒米老倌,以前在生产队,每年冬闲都要锹麦行地,春上锹萝卜菜地,为种棉花、花生做准备。米老倌所锹过的麦行,如果也首尾连起来的话,能绕地球几圈呢。

锹地都是选在晴天进行的。锹地的目的除了松土外,还有一个作用是压草。锹地也有很学问,会锹地的人锹出的地,看不见一丝草叶,锹地不熟的人,所锹的地露草不说,还容易把锹柄搞断,把手磨出血泡。米老倌很懂锹地,你看他双手轻扶铁锹,一脚踩在锹踏上,锹面滑入泥土中,淹及锹管,然后双手往前一推,让锹面以外的泥土与严实的地面断裂开来,紧随后手臂一用力,手里的锹柄压低,一满锹土被托起,这时锹口稍微往上昂起,紧接着手腕一翻抖,锹面泥土上的表层土朝下,被倒扣跌回原来的位置,整个过程是一气呵成,随后又依次循环往复锹着。上午锹好的地,阳光一晒,傍晚用铁耙一梳,地面弄得碎碎平平的,好看至极。

地锹转了,就得打底肥,底肥一般是浇大粪。

“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可米老倌女婿家没养猪,家里这几个人的排泄废水根本不够六分地吸收。上哪去找粪呢,但米老倌早已成竹在胸,外孙女上学路上的公厕有的是粪。只是环卫工人为防意外,把公厕化粪池锁了起来。这难不倒精明的米老倌,很快他想到了取粪的办法。

米老倌先去城里买来一对塑料桶,又找来一根长竹竿,竹竿的一头用铁丝扭着一只升筒粗细的搪瓷杯子。米老倌每天挑着空桶,手里拎着竹竿,先送外孙女上学。回头绕到公厕,在没人的蹲位边,将竹竿杯子伸进蹲位坑槽,马上就提起一杯粪水上来,这样倒满两桶后,米老倌便将粪水挑上螺蛳岭,浇在纺锤地里,几天就将地浇够了。米老倌望着浇满粪便的土地,喜滋滋地盘算着,在夏秋之际,再掘些草皮,烧个火粪,播种时就相当完美了。

春天江南的雨水说下就下,一场新雨后,街上多了很多卖蔬菜秧苗的农户。米老倌的女老嬷头便到市场买来很多蔬菜秧苗和种子,有茄子、辣椒、豆角、葫芦、南瓜和西瓜等。米老倌把纺锤地划分成几个小块,一小块种一种蔬菜。

两个月以后,这块以前年年荒芜的地里,被一片油油的绿色所覆盖,里面枝青叶茂的农作物长势喜人。辣椒茄子结满累累硕果。米老汉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从未长过作物的田地首次栽庄稼,竟是这般高产!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锲而不舍的付出必将得到回报。

星期天,米老倌老俩口挎着菜篮子,带着乖巧懂事的外孙女,陶醉在自己葱郁的菜园中。

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家手术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的要点有哪些武汉癫痫治疗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