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谋杀与情人无关现代故事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故事会

刑警队队长周天明正开车在上班的路上,突然接到局长打来的电话,市天马集团董事长朱相东的妻子马云在郊外别墅死亡。

“马云很可能是被人谋杀的,这件事要低调处理。朱相东正在东南亚考察,中午才能乘飞机赶回来。”局长说。周天明心里明白,马云的父亲是副市长,而朱相东本人除了是本市首富,也是最慷慨的慈善家。

调转车头,周天明直奔郊外的一个高档别墅区。周天明走进卧室,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穿睡衣,仰躺在床上,一缕鲜血从嘴角流出来。察看其他部位,并无伤痕。他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中毒身亡。床头柜上还有半杯咖啡和半瓶矿泉水。周天明叫助手小刘全都收好,拿回局里化验。

现场是女佣最早发现的。周末马云过来,给了她几百块钱,叫她回家看看,过两天再回来。想不到,女佣今早回来,却看到她死在了床上。

女佣五十多岁,看上去吓坏了,一直战战兢兢的。周天明问:“马云周末过来,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女佣抬起头,说:“她怀里抱着一大束百合,穿着新买的真丝裙子,看上去非常高兴。”

转过头,周天明看到一只精致的玻璃花瓶里,插着一大束香水百合。又仔细看了几眼床铺,周天明转身出门,一边走一边对小刘说:“查查谁是马云的情人。”

小刘诧异,问他怎么知道马云有情人?周天明说床上有两个枕头,都是凌乱摆放。马云身边另一侧的床有人形塌陷,分明是有人睡过的痕迹。朱相东不在,马云兴高采烈地过来度周末,手里捧着花,支开女佣,这一系列的迹象都证明了她一定有情人。

“是情人下的毒?”小刘问。

周天明摇了摇头。那男人只是惊慌失措地离开,他若是下毒者,至少会将自己睡过的地方抻平,不让人一眼看出来昨晚是两人睡在一张床上。

小刘点了点头,从证物袋里拿出马云的手机。很快,他调出了几条暧昧短信,是一个名叫阿坤的人发的。

打电话给阿坤,听说是警察,他的声音明显有些慌乱。他说只要不去警察局,他会讲出知道的一切。

阿坤是个漫画家,长得很帅气,他痛快地承认,自己就是马云的情人,两人相识不到两个月。马云经人介绍跟他学画画,后来她很主动地示好。不过,他去别墅,两人还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今天清早醒来,他突然发现马云嘴角流血,一探口鼻,气息皆无。他又惊又惧,知道女佣几小时后就会回来,所以慌不择路地跑了。

“为什么不报警?”周天明问。

阿坤叹口气,说马云再三嘱咐,他们的关系要保密。而且,当时他确定马云已经死亡,所以才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也许警察找不到他。

周天明起身打量阿坤的工作室。四面墙上,挂着不少装帧好的漫画。有才华,人又长得英俊,这样的漫画家应该很吸引女人的。会不会不止一个女人被他吸引?周天明又问:“有女朋友吗?”

阿坤说:“没有。”

离开阿坤的工作室,小刘边开车边说:“会不会是朱相东得知妻子有外遇,杀人泄愤?他虽然没在市里,但他有钱,完全可以雇凶杀人啊!”

周天明说:“这种可能性比较小。”要知道,马云的父亲可是副市长。朱相东杀了老婆,马父岂能轻易放过他?假设他真的有这个想法,那也是万不得已才走的一步棋,必定十分严密。并且,他得确信自己以后不再需要马云父亲的帮助。

朱相东在下午两点回了公司。周天明和小刘在秘书李芳的引领下,来到朱相东的办公室。只见屋子里烟雾腾腾,烟灰缸里是满满的烟蒂。朱相东站起身跟他们握了握手,一脸的憔悴。

朱相东说,他和妻子感情很好。两人是大学同学,结婚已经七年了。这几年他忙于生意,没时间陪妻子。妻子业余时间喝茶画画,倒也过得充实。

周天明打断了朱相东:“你知道马云有情人吗?”

令周天明没想到的是,朱相东淡淡一笑,说:“知道,她的情人不止一个。确切地说,是三个。”

三个?周天明吃了一惊。朱相东神情颇为痛苦,说两人结婚不久,一次意外,他受了伤,跟妻子再也没有夫妻生活。尽管多方医治,却没有效果,他只有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可妻子还年轻,所以他提出了离婚。马云却不同意,说这么多年的感情,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放弃。男女之事,是可以另外解决的。他爱妻子,也不愿离婚。再加上他的生意,也需仰仗岳父帮衬。就这样,妻子开始红杏出墙。但是,她一向都是有原则的,她要的只是性。

“她的三个情人,你都知道?”周天明追问道。

朱相东点点头。说起来好笑,妻子每次有了情人,总会告诉他。起初,他痛苦不堪,可后来,慢慢习惯了。他想着,再过几年,马云年纪大一些,身体状况有了改变,会收起心,两人的感情已经是相濡以沫的家人。

“那三个人的具体情况,你了解吗?”周天明说。

朱相东微微点头,说:“最早的一个已经出了国,在加拿大定居;第二个在深圳,不过两年前就断了联系,是对方提出的,说马云太强势;第三个,是最近才认识的一个漫画家。”

“你觉得,谁最有可能给马云下毒?”周天明盯着朱相东的眼睛问。

朱相东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说:“我,我最有可能。但是,我下不了手。而且,我还在等她收回心,哪怕五年,十年。”

周天明默然无语。天底下,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做到朱相东这一点。不知道还罢了,偏偏对妻子的每一个情人还了如指掌,这会不会让他的承受能力到达极限而毒死马云呢?

离开朱相东的公司,小刘悄声说:“我看朱相东和他老婆的关系没有他说的那么好。你看他的办公桌,没有一张和老婆的合影。”

周天明摇了摇头,说:“书柜里就有一张。不过,落满了灰尘。”

天已经黑了。两人正准备回警察局,半路却接到鉴定科的电话,说马云的咖啡有毒,是藤黄加砒霜。而提取胃部残留物,证实她确是死于藤黄和砒霜的混合中毒。

小刘看看周天明,问:“为什么要用两种毒?”周天明没有答话。也许,凶手要确定置马云于死地?

“会不会是两个人下毒?”小刘又问。

“两个人将毒都放进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了咖啡罐?这种可能性不大。”

小刘将车调头,两人又回到马云在郊外的别墅。因为死了人,女佣不敢再待下去,别墅便无人居住。在厨房的柜子里,周天明找到了一罐刚刚启封的咖啡,是进口的蓝山咖啡,价值上千元。拧开盖子,有清晰的痕迹,只被舀过两勺。

将这罐咖啡带回警察局,技术人员很快便检测出,里面上层两厘米左右的咖啡,都含藤黄和砒霜,而下面的却没有。的确是有人故意下毒!

周天明眉头紧锁,马上打电话给女佣。女佣说马云一直喜欢喝咖啡,但总是自己带到别墅,她只负责买菜做饭收拾屋子。咖啡喝完后马云就自己去买,她也没留意这一罐是什么时候买来的。

小刘又打电话给朱相东,问他是否送过妻子上好的蓝山咖啡。朱相东说没有,马云很挑,有些东西,她只信得过自己的眼光,比如咖啡、珠宝。

小刘转头问周天明:“藤黄是画国画用的?”周天明点了点头。小刘像是在自言自语:“阿坤也画画吧?我记得马云的卧室挂着的一张画像,题款就是‘阿坤’。”

“如果凶手不是阿坤,那他的确很癫痫病人在饮食方面有什么禁忌高明,目的就是一石二鸟──杀死马云,嫁祸于阿坤。”周天明说保定市最好的治疗老年人羊癫疯医院,“监视阿坤,看看平时他与哪些人来往。”

监视了阿坤两天两夜后,小刘向周天明汇报,有个女人曾走进阿坤的住处,直到天亮才离开。她很可能与阿坤关系暧昧。

女人名叫李梅,也是阿坤的学生。她喜欢画画,跟着阿坤学了两年。每个月付给阿坤一千块学费。“不过,重点不在这儿,而在于她还开着一家高档的咖啡厅。她十分喜欢阿坤。我猜,她起初的确是跟着阿坤学画画,后来便只是为了和他见面。不过,那个阿坤似乎对她并不上心,但这并不妨碍他跟她上床,去喝免费的咖啡。”小刘讲述着自己的调查结论。

小刘的话提醒了周天明。马云可以称得上是阿坤的新欢,那罐蓝山咖啡会不会是他从李梅的咖啡厅拿出来,转送给马云的?而在拿走咖啡之前,李梅会不会因爱生恨,将藤黄和砒霜放进了咖啡罐?

当周天明将那罐咖啡送到阿坤的跟前时,阿坤承认,这是他送马云的。马云喜欢这个牌子,十分高兴。“你为什么不喝?”周天明问。

阿坤说:“我喜欢爱尔兰咖啡,从不喝这个牌子。”

“咖啡是从哪儿买的?”周天明又问。阿坤低下头,说是从街边咖啡店买的。周天明冷笑:“恐怕不是吧?我猜,你是从李梅的咖啡厅拿的吧!我已经去调查过李梅,她说你想要一罐咖啡,她就让你自己去拿了。而她的橱柜里,少的正是这种牌子的咖啡。”

阿坤的脸顿时变白了:“那咖啡、那咖啡有毒?”

周天明点了点头。阿坤抱住头,半晌才说:“不会是李梅。她虽然喜欢我,可绝不会杀人的。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看到街边的流浪狗都要抱回家的,怎么可能疯狂到杀人的地步?”

李梅虽然有重大嫌疑,但周天明并没有把她“请”进警察局。即使恨透了两个人,李梅也不会用咖啡来杀人,这无异于引火烧身。

入夜,周天明将车停在李梅的咖啡厅前,信步走了进去。李梅神色平静,像往常一样坐在吧台后面。每周的周二周三,她会亲自为客人煮咖啡。李梅对咖啡很有研究,据说,同样的咖啡,她煮出的味道却与旁人不同。

周天明一连喝了两杯咖啡,却并未感觉到与普通咖啡有什么不同。不过,他却有另外的收获。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出现在了咖啡厅,李梅走上前,两人亲热地交谈。

周天明认出来了,那是朱相东的秘书──李芳。巧合的是,她又是李梅的妹妹。空闲的时候,她常来帮姐姐打点咖啡厅。

周天明怔怔地看着她们,脑子迅速地转着。半晌,他打电话给小刘,叫他去好好查查李芳……

第二天,李芳被带进了警察局。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下,她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的确是李芳往咖啡里放了藤黄和砒霜,砒霜是她托人买的,只买到一点点,怕毒不死马云,知道藤黄有毒,又从姐姐的画箱里取了一块。那天阿坤和姐姐的对话被她听到,得山东癫痫病专科医院知要拿一罐蓝山咖啡,她马上下手,将藤黄拌入其中。她想让马云和阿坤死。

看着李芳的眼睛,周天明缓缓地问:“你喜欢朱相东多久了?”

李芳惊诧。周天明又说:“那天你带我们去见朱相东,脸上一直有压抑不住的笑。你还年轻,没有学会很好地掩饰。在朱相东的书柜里,有一张朱相东和马云的合影,却落满了灰尘。那应该是你负责清理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做朱相东的秘书一年后,你和前男友分手,你的男友认定你喜欢上了有钱男人。那个有钱男人,一定是朱相东吧?”

李芳呆呆地看着周天明,半晌,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是的,她爱上了朱相东,爱得狂热,却也爱得绝望。朱相东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甚至在她表白之后,他威胁要辞退她。当她得知马云和阿坤走到了一起,她想出了这步险棋。如果马云死了,她一定有办法让朱相东喜欢她,娶她。所以,她不惜拿生命来做赌注。

走出审讯室,小刘看看周天明,耸耸肩,悄声说:“如果李芳知道了朱相东的秘密,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结局呢?”

周天明的目光看着远处,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