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军警】不想和你说(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离开故乡的第五个年头,我第一次回到了日思夜盼的家。

初春,一枝桃花爬过我农家院的围墙,与我军帽上的红五星打了个照面,引来村里很多前来看望的乡里乡亲。“当兵的王峰回来了!”孩子们欢蹦乱跳地在村里传递着消息。

当年送我当兵的老书记来了,左邻右舍的叔叔大娘,兄弟姐妹们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我问长问短。“大家快回家里坐!”父亲笑容满面地给我解了围。

已满头花白银发的娘在门口迎接我,我紧跑几步,“娘,我---回来了!”母子相拥,已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近五年的母子思恋,好像是场突如其来的梦。是喜是悲,也让前来看望的人们心里酸溜溜的。

“奶奶,你当兵的孙子回来了!”我边叫边往奶奶住的堂屋跑去。

我的这一声叫不要紧,把大家叫得都惊呆了。原来我奶奶已去世快三年了。大家本来都欢天喜地的笑声嘎然而止,个个都茫然地看着我的父亲,只见老书记问我父亲“王峰奶奶去世你没告诉他呀!”我那憨厚的父亲只是两眼热泪,蹲在地上伤心的抽泣。

被蒙在鼓里的我不知原由,刚踏进从小陪奶奶住的堂屋,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奶奶住的土炕没有了;摆放奶奶炕头的纺车没有了;还有从小照明用的煤油灯......

猛抬头,墙上本来爷爷孤零零的画像左边多了奶奶的笑容。我顿时明白了,“奶奶!奶奶!”我悲痛欲绝的哭声,震荡在农家院的天空。那哭声里有我五年从军的酸甜苦辣,有我日夜思念亲人无奈的痛楚,也有我急切向亲人报喜的欢欣,还有......

谁说军人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现在我只能面向无言的爷爷奶奶的遗像挥泪诉说。

在大家的劝说下,我慢慢止住了失态的哭声。父亲擦着眼泪向他诉说着原由:“你奶奶是在你当兵走后的第二年冬天去世的。临走前她还反复叫着你的名字,让你在部队好好干,不要告诉你她走的事,免得让你在部队分心。”父亲的一席话,让我顿觉五味杂陈,一幕幕的往事又涌上心头。真是又悲又喜,又悔又恨。

父亲是个村上有名的孝子,他做的是母命难违的事。既已知内情,此时此刻,我还能怪他什么呢。

我的奶奶是个一生苦命而又善良的人,自爷爷在抗战时牺牲后,奶奶用柔弱的身躯支撑着一个艰辛的家,爷爷牺牲时我姑姑14岁,父亲8岁,叔叔不滿周岁。

从我记事到当兵走之前,一直陪伴着奶奶,可以说,是在她每夜给我讲爷爷的故事中度过了我的童年,少年时代。那已被她讲的粉碎的故事内容早已融化进我的血脉中。当兵---是我人生追求的梦。

1974年12月24日,是我当兵离开家的日子,也是我终生难忘和奶奶遗憾永别的日子。清晨,家中老桐树上的喜鹊把我叫醒,奶奶手端着出门送行的热饺子,已不知在热炕头前站了多久。她就想静静的多看我一眼,就想让我在她身边的热炕上多睡一回。我终生难忘在村口小桥上送我当兵上路的撕心裂肺,催人泪下的那一刻。奶奶拿着我连夜给她做的拐杖,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她知道,再好的拐杖也不如大孙子这个有血有肉有孝心的拐杖好。“好孙子,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呀!”那天,奶奶哭的很伤心。因为在她心里有个难解的结,当年送爷爷参加八路军,就是从这座小桥上走出村子,再也没有回来。可我有千万个没想到,我回来了,她却走了。

后来听父亲讲,奶奶在的时候每天都要柱着拐杖到小桥上去,用她那已近昏花的双眸盯着路的远方。她是在等爷爷回来呢?还是盼我呢?她是带着遗憾和未了的心愿走的呀!我相信,现在天堂里的爷爷奶奶,看到我没有辜负他(她)们的厚望,荣耀而归堂堂正正的军人样子,说不定正在对我笑呢!

对奶奶痛彻心扉的追思,被乡亲们亲呢的话题冲淡,说不完的话语,终于把夕阳赶下了梧桐树稍,。娘打开了电灯,也赶走了屋内的黑暗。乡亲们带著未尽的情意先后离开,满头是汗的小妹妹从学校一口气跑回家,离家五年后的团圆饭,是娘亲手擀的手擀面,出门饺子回门面吗,这是北方人的风俗习惯。

春风又吹绿了小河边的杨柳,在柳絮飘拂飞扬的四季更叠中,我不知不觉间已当兵五年了。我也从战士先后提升为排长,连指导员。回眸想来,五年里给家里写过多少封平安信我已记不清了。小妹妹却从娘存钱的箱子里,一下抱出了厚厚一大沓信封。“哥,你的每次来信,咱娘都留着,跟宝贝似的,谁都不让动。”妹妹和我开玩笑说。是啊,见字如面,真是可惜天下父母心呀!

翻看着五年来我写给父母的信,那一封封带着三角邮戳的军邮信件,为了让父母放心以免牵挂,里面又善意的隐藏了我多少思亲恋家的痛楚和辛酸。

初次离开父母,离开故土,独自来到千里外的军营天地,只有好的愿望是远远不够的。从一个普通有军旅梦想的社会青年,到成长为一名全面合格过硬的军人,经历了多少第一次的艰苦磨难,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哪个新兵不想家?可信中能跟父母说吗?在近似苛刻的艰苦训练中,哪个当兵的没受过伤?在信中能跟家人讲吗?在多年的军旅生涯中,哪个当兵的沒有过大病小灾的?还有随时都可能去执行急难险重的任务,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这些都不能和父母说。这些善意的不想说,就是一个军人应有的家国情怀。

千万名军人组合成一个绿色的方阵,千万个家庭铸成军队的坚强后盾。做为一名带兵人,借此,我深情的感谢千万名军人的父母为拥军,爱军所做出的无私奉献和牺牲,他“她”们,才是军队建设中不在编的无名英雄!

短短的假期就要结束了,我又将背负着故乡和父母的重托前行。临离家前,我站在爷爷奶奶的遗像前,整理一下崭新的军装,给爷爷奶奶和父母敬了一个十分庄重的军礼!

注:照片是兵心老师军人照。

太原什么医院能治癫痫郑州有几家癫痫医院河北哪家医院癫痫病好辽阳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