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初夏的味道(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多媒体写作

五月的乡村,白天一天天地被拉长,一天也比一天热了。知了早已忍耐不住寂寞了,开始站在枝头扯开嗓子不停歇地欢唱着,一群群麻雀也不甘示弱,唧唧喳喳地叫着,偶尔还从远处传来布谷鸟那清脆的歌声,知了、麻雀和布谷鸟你叫我喊,一声高一声,一声急一声,此起彼伏,相互应和着,好像在开一场盛大的音乐会。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温柔的夏风吹来了果实青涩的味道。乡村家家户户院子里的石榴花热情洋溢,开得红红火火的。那圆圆的果实,如一团团火焰悬挂于枝头,惹得我直流口水。我站在树下,仰着小脸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红彤彤的石榴,恨不得像小鸟儿一样飞上树啄开那红石榴皮,品尝一下它里面透亮脆甜的粒子。趁着父母忙农活的机会,调皮的我像小猴子一样迅速爬上树偷偷地摘下一个,迫不及待地掰开了它,用手指捏出几粒鲜嫩的籽,仰着头放入嘴里吮着,那味道酸中带甜、甜中带酸,爽快极了!

这时的蔷薇花也不娇气,它铺满了墙头,爬上了花架,这儿一丛,那儿一簇,粉如霞,白如雪,清丽透亮,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在空气中自由地流动着。院外绚烂了一春的油菜花,终于修成了正果,结出了一粒粒饱满的种子,在微风中挺着圆鼓鼓的将军肚摇头晃脑,那个样子特别逗人。

那时候辛勤的母亲总不忘种下一畦畦的田瓜秧苗,她像照顾婴儿般细心地照料着它们,不厌其烦地给它们施肥、浇水、除草。这些绿油油的小秧苗儿,经过春风的吹拂、春雨的滋润、阳光的爱抚,一天天地茁壮成长着。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初夏时节它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大大小小的瓜铺满了瓜田。它们一个个特别鬼灵,很会隐蔽自己,藏身于绿叶藤蔓间,那瓜香透过绿叶四溢了出来,顿时让我馋涎欲滴。我迫不及待地扒开藤蔓,只见一个小家伙挺着圆滚滚的肚皮慵懒地躺在那里,我用指头点了点它的肚皮,它跟着微微颤动了一下,我把耳朵贴近它的肚皮再用拳头敲了敲,它发出了“咚咚”的响声,我知道它已经熟透了,就用力地扭了一下连接它的根茎,顾不得起身便急不可耐地掰开了它,只听“喀嚓”一声,它便裂成了两半。顿时,那黄澄澄的瓤流淌出了诱人的甜汁,用舌尖吮着,比蜂蜜还甜呢!

母亲特别喜爱花儿,初春时就在我们家门前种了几株蜀葵花。看着寒风中光秃秃的枝条,我着急地问母亲:“咋不见它开花?”母亲微笑地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它可是最忠实的报时花,一到夏天它会准时开花的。”果然到了立夏时节它就开花了,从头到脚都长满了花骨朵,饱胀得要破裂似的,那个样子让人忍俊不禁。花的颜色鲜艳,有火一样的红色,雪一样的白色,还有像梦一样的紫色。每朵花颜色渐次变化,越往花托的方向,花的颜色越深。我扯着一个枝条,把鼻子贴上了一朵花的淡黄色花蕊间,一股股浓郁的花香瞬间便溢满了鼻息,浑身上下都蘸满了花香,那一刻我好像变成了一朵蜀葵花儿……

母亲说蜀葵花还有一个特别亲切的名字叫“大麦熟”,每年大麦成熟时,就是它开得最灿烂、最热烈的时候。那层层叠叠的大花瓣,就像一个个张开的大喇叭,在提醒着农民收麦时节快到了。

一眨眼初夏就到了,乡间小路处处都能闻到那熟悉的大麦香。一望无际的麦田里,麦浪翻滚,热气蒸腾,在阳光照耀下一颗颗麦穗圆鼓鼓的。风调雨顺的年景,看到丰收在望了,庄户人的脸上都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找个阳光灿烂的天气,一家大大小小的齐上阵,开始忙碌着收割了。

每年打完麦子的时候,端午节也就到了。端午节这天母亲除了煮粽子和鸡蛋外,还会炸一些菜角、馓子。母亲心灵手巧,不起眼的东西到她的手里就像变戏法似的,变出各种让我们馋涎欲滴的美味来。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菜园子,麦收时节也是菜园子里的菜成熟的时节。我们自家菜园子挨着田地,种有各种各样的蔬菜,有时候干活累了,就走过去摘着生吃。黄瓜浑身带着刺儿,头顶着黄花,挂满了瓜架子。青青的豆角爬在架子上,长长的,一串串如绿翡翠从上面直垂下来,那模样特讨人喜欢;西红柿的苗子也需要搭架子,别看它个子不高但很容易倾倒,需要有一根棍子在下面支撑着,如果卧地了,西红柿就要跟着遭殃了。它的绿叶下面藏着好多青的红的西红柿,有的鸡蛋般大小,有的苹果样大小。有时鸟儿看到长熟的西红柿,就会趁地里没有人啄上几口,烂了口子的西红柿不久就会坏掉了;旁边的一小片荆芥长得绿油油的,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彩。太阳移到了头顶,正在地里干活的母亲知道又到中午了,她撂下了手里的锄头走到菜园子里摘了些豆角、西红柿、黄瓜,再掐上几把嫩绿嫩绿的荆芥叶子,回家后好做一顿可口的菜肴,让一家人享享口福。

从地里干农活回来,父亲热得不行,从缸里舀起一大瓢凉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接着抹了一把嘴,蹲在门槛上抽起了旱烟;我们家的狗阿黄热得卧在树底下“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我和妹妹坐在石榴树下玩着石子,玩了一会肚子便咕咕叫了,就对着在院子里忙活的母亲大声喊道:“妈,我们饿了,快做饭吧!”

这时母亲会习惯性地问一句:“想吃什么,要不还吃西红柿鸡蛋捞面条?”

“好,今天天太热了,凉面条爽口!”我们异口同声地答道。

说做就做,这是母亲的性格。母亲撂下了手中的扫帚,把从地里摘回来的西红柿用凉水洗干净,放进一个小筐里,接着从鸡窝里拿出三个新下的鸡蛋在碗里打碎,放入一些盐搅拌均匀,把西红柿、黄瓜、荆芥叶子、大葱一一切好,准备工作就绪了,就开始做西红柿鸡蛋卤了。母亲吩咐我们帮忙烧火,等锅烧热了,母亲往锅里滴几滴菜籽油,用小铲子不停地翻炒着鸡蛋汁,很快金黄色的鸡蛋饼就煎好了,用小铲子盛了出来,再倒入一些油,翻炒西红柿和豆角,放入少许的盐和酱油,炒熟后再把炒熟的鸡蛋饼和西红柿和豆角一起倒进锅里,再倒入几大瓢凉水。不一会儿的工夫,那香味扑鼻的西红柿鸡蛋卤汁就做好了。

母亲用勺子把西红柿鸡蛋卤倒入准备好的盆子里,就开始动手和面了,面很快就和好了,母亲握着长长的擀面杖,就像耍戏法似的,在案板上灵活地滚动着。不一会儿就把面团擀成了一个圆形的大片片,然后一层层地裹紧擀面杖,在案板上有规律地按顺时针方向反复辗轧着,直到面成了一张均匀的薄片,母亲把它们折叠了起来,用刀切成了均匀的细条条,再撒上一些面粉,就等着下锅了。

我和妹妹忙着给母亲往灶里添柴,用力拉着风箱,不一会儿锅里的水就“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腾腾的小泡泡,母亲便把面条快速地下到锅里了。她用筷子快速不停地搅动着锅里的面条,直到面条从锅底漂浮在水面,就说明面条熟了。母亲冒着汗吹着热腾腾的雾气,用漏勺把面条捞了出来,放在凉水里一淖,然后一碗一碗地盛好,再在每碗里浇上一两勺子西红柿鸡蛋卤,倒上一些蒜汁,撒上一层荆芥叶和黄瓜丝。颜色鲜艳香味扑鼻,红的是番茄,黄的是鸡蛋,绿的是黄瓜丝,白的是面条;味道凉爽可口,我足足吃了两大碗,小肚皮撑得圆圆的。那清爽透心的味道,缠绕在唇齿间,久久不散。这是我舌尖上的一道最美味、最难忘的佳肴。

……

五月,初夏的味道在乡村空气中弥漫着,那是花香的味道,那是瓜果的味道,那是麦收的味道,更是母亲做的西红柿鸡蛋面的味道……

安徽最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在哪里江西癫痫病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吗治疗癫痫病最好办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