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光】辰溪曾经是大湘西的航运中心(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剧本

一、悠久的航运历史

辰溪位于沅水中游,沅水流经辰溪长达300余里,是古代中原连通大西南的主要通道。在以航运为主的货运年代,从常德运入上游的食盐、棉花、布匹、大米等重要商品,都要经过辰溪分调到上游各县;位于辰溪的沅江、辰河上游各县的物产,也需经过辰溪航运到长江中下游和中原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辰溪自古就是湘西的航运中心。

辰溪县曾溪口贝丘遗址发掘出一个6800年前古陶罐的壁画中,就绘有人头躜动的龙舟图像,说明在远古的6800年前,辰溪先民就能造出航运的船只了,熟练掌握了造船技术,并融入了民俗生活。

中山大学博士吴晓美在她的《明清苗疆治理与边疆商业城镇的形成》文中记载:清初曾任云南按察使的许缵曾分析道:“由常德至镇远于西门觅舟,大者曰辰船,容二十余人,舟至辰沅而上;小者曰舟秋船,容三四人。”此文可以看出,早期在常德洞庭湖区能运输的大船称“辰船”,可见辰溪造船业的影响深远。

《天下路程图引》记载:“湖广由辰州府至贵州路,中间由辰溪县经山塘驿、大龙门(现名:小龙门)、怀化驿、盈口一百余里实为旱路。”由此可见,辰溪县以上各地的航运业,在清代以前并不发达。事实上,辰溪县沅江下游的泸溪、沅陵、桃源等县的航运业务,基本上是以辰溪船运为主。

二、古代丰富的物产

辰溪的船运业最早源于辰河,据古籍记载和辰溪传统产业考证,辰河流域在商、周以前就盛产朱砂、陶器、食盐、铜、生铁、苞茅、桐油、白蜡、石灰、茶叶、柑桔,作为贡品、商品,源源不断输送到长江中下游和中原各地,甚至出口国外。因为龙门溪流域自古冶铁,明、清两代官方都在龙门溪上游的细缅垅设置兵工厂,铸造兵器;至民国时,细缅龙军工衍变的小五金非常有名,通过人工运送到梅州,然后经龙门溪航运远销湘西各地及长江中下游地区。古代辰溪形成了古老产业群,清代辰溪增加了煤炭、洪油产业;民国后,特别是抗战时期,辰溪作为大后方,增加了水泥厂、兵工厂、纺织厂、酒厂、卷烟厂、木材加工厂等,因运输的需要,更加促成了辰溪航运业的发展;特别是货出沅江后,巨大的价差利益,吸引了辰溪船商们一代代不懈的奋斗,“船过瓮子洞,要钱随你用”,财富有无限的吸引力;心灵深处有对常德、长沙等文化教育的无限向往,“要让儿女活出人样来”。

三、遍布的码头与熟练的行船经商路线

辰河沿岸的木船制造非常发达,几乎每村都有人会造船,都有人从事航运业,航运是辰河古老的产业。

辰河支流龙门溪自梅州至高家湾、苏家滩、松林溪、庙堂湾、驼田垅、刘家人、军地坪、店边湾、长溜溪、蒋家坪、曾家坪、鹅公颈、石马湾、桐玉里等自然村,在民国以前都是鼎鼎有名的以航运业为主的村庄。这里的人们世代以农耕、行船为生;龙门溪及辰河的梅州、蒋家坪、王安坪、湄河湾、流木湾、石马湾、装粮埠、潭湾、桐湾溪、大路口,曾是辰河有名的航运码头;龙头庵、黄溪口、仙人湾、沙堆、滩头、傅家湾、黄埠、柳树湾、麻田、江东、球岔、猫山等是辰溪有名的沅水码头。位于辰溪的沅水、辰河系列的码头管理,系统地为辰溪航运通畅提供了优越的先决条件。清末至民国时期,辰溪航运在常德、长沙、武汉、上海设有码头,与重庆有货运往来,辰溪航运经常远达港、澳、台及东南亚。解放前,辰溪的富家大户都与航运产业相关,富家大户将子女送到常德、长沙等地求学,辰溪的文化名人家庭背景无不与航运业有关,航运业造就了辰溪与中原文化联结的纽带,航运业成就了辰溪曾经的辉煌与荣耀。

辰溪航运是持续几千年的产业,最兴盛的是抗战时期至上世纪80年代前。抗战时期,辰溪的煤炭、石灰、生铁、陶器、水泥、纺织品、枪枝弹药等大宗商品大量外运;日本占领宜昌后,四川省出川的运输通道主要转移到沅江,中国的大后方云、贵、川、黔、渝输送抗日前线的兵员、物资大部分是经过沅水运输,更加促进了辰溪航运业的繁荣。

辰溪航运始终是沅江航运业的中心,最鼎盛时拥有二千多只货运船,辰溪的沅江、辰河沿岸,几乎村村有船搞航运,家家有人从事航运业。从常德至镇远,一千二百里行程,片片白帆,飘逸的基本上是辰船帆影,闯荡的是辰河汉子。

民国以前,航运不仅有水路“三洞九滩十八湾”的艰险,更有兵匪横行的无奈,单独行船是不可能生存的。船辰溪的船商们最早结成帮会,对内互通信息,互相帮助,对外抗击纷扰,维护航运团体利益,保持辰溪航运业的稳定。这就决定了行船人必须具有豪爽的性格,“河里行船沙坝用”,只要留够回程的开销,赚到的一定要勇于分享。

四、航运业形成是多产业的结合

航运业的兴盛是由系列产业系统促成的。首先要有造船技术,沅水落差一千多米,很多地方水险浪急,需要打造坚固的船只,造船的每一步都要设计精到,需要选用耐湿木料,木板的厚度要达二寸多,连接木板的木楔要有高度韧性和防湿功能。

船坯做成后,经过捻船。捻船就是用油灰将新船木板间的缝隙塞实填平,不能有丝毫泄露。油灰由桐油、石灰、葛瓤(葛根经加工后去掉淀粉)按一定比例,捣烂和匀,成品细腻软糯如泥。油灰需要老人妇女耐心细致地做,这个产业没有技术含量,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将石灰过几次细筛、葛瓤捣得极细,桐油和得均匀,才能保证质量;捻船需要高度的细致,不能有丝毫差错,保证船体无渗露。

油船是捻船过后的船体晒干了,就要在船体涂上桐油(或经过炼制的洪油),一般经过三晒三涂,桐油渗入船体木质中,形成抗水层,才能抵御水湿侵蚀,保持船体的耐用。

木船上、下行靠纤夫拉纤进行的。纤缆是行船的重要工具。纤缆制造需要竹器加工业的配合,制作纤缆一般选用韧力强度大的荆竹或朋竹,篾的厚度和长度有严格的规定,要保证耐受拉力。

在2000年前,沅江流域单独设造船厂的只有辰溪县,位于锦滨的辰溪县航运公司造船厂仍然具备造船能力。

五、航运要有系列的技能传承

船只根据载重的多少需要配多名纤夫。纤夫不仅要通水性,而且要懂团队精神。头纤、尾纤与舵手相互配合是行船安全的关键。船行每一步都有歌(现名:沅江号子),这是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行船非常艰辛,靠领唱、合唱号子来统一意志,同时形成劳动氛围,相互减轻压力。

行船技能,不仅熟悉航程路线中可能出现的险情,更要熟悉天文水情,结合月盈月亏,知道风情雨情,凭晨雾浓度与升腾的高度判断当天的风情风向、雨情水情,决定航行方向、停泊位置,确保船只安全。这是行船致富的关键本领。

船只经过一段时间的航运后,就要进行修船、补船、防渗漏技术处理。这些知识的积累和应用,有严格的传承,又需高度灵敏悟性,丰富的实践应用中灵活运用,稍有不慎,就会船毁人亡。行船的行话“小心使得万年船”非常贴切。航运业既是多产业的配合,又是多技能的千百年传承。是高风险与高利润的搏弈。既要有多年行船形成的人脉关系,掌握航运团队的信息,又要有商贸物流经验,买得进销得出。

六、辰溪航运为新中国建设作出过重要贡献

1949年解放初,解放湘西的主力是47军,军部设在沅陵。为筹集资金,保证新政权军政支出,首先在辰溪北门阁成立了沅陵专区税务局,首任局长姬力炎,是由47军派出的团长转任的。之所以将沅陵专区税务局设在辰溪,就是因为辰溪是大湘西的航运物流中心,便于筹集财物。

50年代水上运输行业组建航运系统时,上海、重庆、长沙、武汉、常德等大城市大量招募辰溪船只、船工入社,辰溪船只少部分加入了大城市航运业,有一部分加入到泸溪、沅陵、麻阳、黔阳、镇远等地,辰溪航运公司仍有船只600余只,是沅水流域其他县、市航运公司船只总量和载重总量的10倍以上。解放初,辰溪航运公司有员工3000余人,50年代辰溪航运最繁忙时,曾借调来日本战俘、国民党战犯到辰溪航运公司协助航运。

黔阳专区设在安江时,至上世纪80年代前,安江是专区所在地而成为怀化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但安江的航运业务一直以辰溪船只为主,总船只不过10只。上世纪70年代,黔阳地区航运公司经理就是将辰溪航运公司的员工瞿光连调入,他一直任职经理到90年代末。

至90年代时,江苏、浙江、湖北、重庆等地曾多次到辰溪县航运公司请求借调船只。

上世纪90年代前,辰溪县航运公司一直是辰溪县的重要税源企业。

七、辰溪航运酝酿了丰富的民俗文化

辰溪的航运不仅体现在运输产业上,也体现在民俗文化上,辰溪县的龙舟民俗别具一格,每年春节阳戏节目表演旱龙舟,以水生活为题材,形式丰富多彩;每年端午节表演龙舟赛,瑶区龙舟形状为燕尾龙舟,龙舟团队呈五彩,分别穿红、黄、白、绿、黑五色服装,有独特的巫傩文化仪式,祭祀远古的神话五帝;沅江行船有《沅江号子》,这是船工们千百年智慧和汗水的结晶;明代源于浦市,盛行大湘西,成名于辰溪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辰河高腔》,最初就是辰河的船商们欢聚欣赏的高雅艺术。

贵州大学杨志强教授提出了从常德至昆明途经辰溪的1400公里水陆古道,是比丝绸之路历史更加久远的“古苗疆走廊”,这条走廊有丰富多彩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在“古苗疆走廊”里,辰溪航运和辰溪的驿站,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今天,随着汽车、火车运输的扩展,水上航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古苗疆走廊”这一条中华民族联结的重要纽带,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自主、繁荣富强作出过重要贡献。

辰溪县曾经热闹非凡柳树湾九个码头,是沅江业航运业的见证。

沈阳治疗小儿癫痫病费用是多少?合肥哪家癫痫医院好沈阳发癫痫病医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