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剧本

一个邂逅,一次回首,成全了一份缘;一段情,一份爱,注定了一辈子……

——题记

昨天下午的一阵风雪来得特别的猛,或许用“突兀”来形容更为恰切,大有排山倒海的气势。一夜的风雪,气温陡然降到了零下十三度,玻璃上的水汽都凝结成了冰凌……第二天中午太阳才慢慢地攀爬出来,光芒穿过阳台的玻璃照射进来,顿感暖融融的,刚泡的普洱茶热气袅袅,散发出浓浓的馨香,引着我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正月……

在那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一辆中巴车慢得就像年迈的老牛,傍晚时分,车子终于停止了颠簸,停在了山脚下一个破破旧旧的厂子里,隔着车窗可以看到大门口挂的牌子——烟台市牟平区砖瓦厂,我和其他人下了车,站在车门的旁边用力地舒展着累了一天的筋骨,山中的飙风猛烈抖着厂地中央的红旗,甩得边幅啪啪作响,高高的烟囱也在拼命地吐着浓烟,它们好似是在欢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

晚风依旧未歇,暮色却苍茫起来,我独自拿着笛子上了一个离厂子不远的小山坡,那里有一大片苹果树,苹果树下是平坦又松软的黄沙土,还有一个浇地备用的蓄水池,树上随风飘扬着一些彩色的袋子,呼啦呼啦的声音好像是在呼唤离别很久的春天。靠着不太高的树杈,从《妈妈的吻》开始到《故乡的云》,我吹了很久很久,居然没有发现山峰的后面已露出了月亮的半边脸庞。望着渐高的月亮,我忽然觉得自己好渺小,小得如一叶浮萍,居然漂流到了这偏远的山区里……

第二天的太阳刚刚跳出地平面,厂子外面又开进来一辆小客车,车上下来十多个胖瘦不一的姑娘,其中一个大概十七八岁,走路歪歪扭扭的,好像刚刚哭过的样子,眼泡红肿,鼻翼还在抽噎,但是一身的打扮蛮招人喜欢的,红色的运动上衣衬托着圆圆的脸庞,一种清纯天真的神情。

因为我熟悉“码窑”的技术,便被分配到了窑室去码生砖坯,钱是可以多挣点,但是却错过了和姑娘们邂逅的机会。一个礼拜后的一天中午,窑室里来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就是走路歪扭的那位,另一个是前两天才认识的,名叫金萍,她一把抓住了我的双手,眼神有点火辣,“你别码了,我帮你码,你唱歌给我们听!”她看着我,漂亮的脸蛋上荡漾着期待,我抑制不住那种奇妙的心潮,爽快地来了一首。从那次以后,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我唱得很投入,她们听得如痴如醉,几乎忘了干活。

码生坯太容易磨破手指了,慢慢地我的十个指头都被磨得冒出了血汁,一沾水就疼得钻心,无奈之下只好用黑胶带裹了起来,收工后再揭掉,洗衣服的时候我都是强忍着眼泪的,唯恐被别人看到损了男子汉的形象。工期比较紧的时候,白天是没有时间洗衣服的,只能在晚上洗,那一晚刚把衣服泡好,还没来得及洗,一双手伸了过来,“你到旁边歇着去,我来帮你洗!”银铃般的笑声随风弥漫,金萍的同伴不知何时已站在我的身后,她熟练是搓着衣服,动作优美而流畅,我呆在那心中陡然间堆满了温暖,“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的名字?”我的声音很小,嘴巴前所未有的笨拙,近乎于自言自语,“我叫小凤”她带着笑意的眼睛羞羞地望着我,对视良久,此刻,我几乎听到了彼此心跳的声音,“我们去走走吧?”我突然间很大胆,“可以呀!”她的语音清亮,接着就站了起来,“窑室东面的土堆很高,是个看星空的好地方,我们去那好吗?”我的嗓音有点发抖,“嗯!”她没有拒绝。那窑室东面的土堆被挖掘机挖得有点陡,散乱的土块老绊脚,我怕她跌倒便抓住了她的手,一股潮热传入我的掌心,她突然抖了一下,却没有抽回,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瞬间扩散到了我的全身,这是我第一次与女孩子的近距离接触……我们面朝月亮的方向肩靠着肩,“你家是哪里?”“临沂”她幽幽地答道,“你十八吗?”“十七!”“你有对象吗?”话一出口,我发觉自己好傻,“有……”她的回答有点机械,“他是干啥工作的?”我的喉咙有点涩,“打坷垃的!”她低下头,好像突然之间塞满了心事……彼此沉默良久,“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率先打破了僵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叹了口气,情绪有点低落,“我就是为了逃避这门亲事才偷跑出来的!”听了这话,我张了张口,却不知如何去安慰她。

月光似水,周围静悄悄的,远处的山峰上时不时地传来夜鸟“咕、咕、咕”的叫声,宿舍的灯光渐渐变得零零星星,银河也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北极星时隐时现眨着眼睛,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唯有北斗七星一如往常的耀眼。夜露愈来愈重,我发觉小凤靠紧了我,肩头有点抖,“你怎么了?”我下意识地抓紧了她的手,“没事……”她突然侧过脸来,一汪秋水般的眼睛含情脉脉的,好似有千言万语要对我倾诉……那一晚我们聊了很久很久,仿佛彼此找到了未来的依托。

进了二月,红砖特别走俏,哪怕是昼夜不停地加班也是供不应求,这可苦了我们这些身心本来就很疲惫的人,一时间抱怨迭起,甚至有人扬言要一走了之。我们“码窑”的还可以,提前凑成了两个班,可以轮番休息,临到我休班的时候,我总会去砖机那里玩上一玩,看看气喘吁吁的拉车男孩、香汗淋淋的“码架”女孩……

路边的柳树上慢慢地挤满了嫩芽,燕子也从南方匆匆地赶了回来,迎春花迎风招展,香气洒满了山前的小路,我和小凤只要有一点点的空闲,便会相约苹果树下,她的笑声和我的笛声如一双温柔的手,抚慰着砖厂的空旷和寂寥……

忽然有一天,家里来信了,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商议,要我一定回家一趟,我顿时陷入了彷徨之中,百思不得其解,心中更是矛盾万千,因为我和小凤早已谁也离不开谁了,经过思想一番挣扎后,收拾好行囊的我最终还是把归程告诉了她,她听完就哭了,哭得就像带雨的梨花,我的心很痛很痛,痛得就像被针刺穿了筋骨……

一个月后,我重新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地方,刚进厂子好多人都围了过来嘘寒问暖,宛若多年不见的兄弟姐妹般亲近,我的目光越过人墙,越过砖架,越过土堆,却没有看到小凤的影子……有人说她被父母逼着回家去嫁人了,也有的说是她回去退亲了……

在我回到砖瓦厂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厂子里又来了新招的一批人,当时我正在洗衣服,“阿平……”哽咽的声音好熟!是小凤!我猛地回过头来,欣喜若狂地张开双臂,小凤裹着风扑进了我的怀中……“你还好吗?”她的头顶紧了我的下巴,“特别不好……”我望住她的眼睛,好似一辈子的话都被淹没在这一望之中……又是月光似水的夜晚,我和她手拉着手面对着面,“你带我走吧!”小凤幽幽地说,“哪怕是天涯海角,我都会跟着你!”“我现在啥都没有啊!可谓是一贫如洗呀!”我的神情有点沮丧,“跟着我你会受苦的!”“我不怕!只要有你!”小凤语气激扬,眼神中好像注满了一种神奇的力量……我百感交集,一股热流霎时暖透了我的心……就在那年的阳春三月,我带走了小凤,从此我也在心底给了自己一个承诺,一辈子都不会辜负她,我要用一生来照顾她、保护她……

……

“阿平,你在干嘛呀?发啥愣呢?”老婆走了过来打断了我的思绪,“快过来帮我把白头发拔掉,这段时间老多了!"说话间她已坐在了我的面前,微胖的她虽然还是一头的长发,却没有了二十年前的秀气,岁月的风霜早早地刻在了她那圆圆的脸庞上,这些年她跟着我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劳累,却没有一丝的怨言,始终不离不弃地陪伴着我……老婆靠着我把脸伏在了我的腿上,我默默地拔着她头顶处和鬓角上的白发,犹如拔着岁月沉重的无奈,更像拔着我的经脉,每一次都会痛彻心扉……我轻轻地抚摸着老婆的肩膀,直到手下传来她那轻轻的鼾声,我看着她睡熟的样子,竟然是一脸的笑容和满足,“她终于有了卸下一天沉重的机会!”我如释重负地自语了一声,紧紧地揽住了她,唯恐她再受到一丝丝的惊扰,“情愿就这样守在你身旁,情愿就这样一辈子不忘……”此刻,楼下悠扬的旋律回荡在我的耳边……

我正沉浸在乐曲中,老婆身子突然动了一下,嘴里嘟囔了一声:“阿平,等等我,等等我……”“凤、凤,你咋了?”我忙不迭地摇醒了她,“我在梦里追你呢!”小凤眉梢一掀,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我们对视良久都笑了,那笑里藏着我俩过去执着的爱和现在的相濡以沫……

癫痫病一直抽搐会死吗武汉专业治疗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哪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