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白音】掌叶半夏(散文外一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剧本

一、致凌霄花

年少时,不识凌霄,却爱凌霄。

凌霄花开在诗人舒婷的橡树上,攀着高枝,看着一株木棉深情的爱。或许因为叛逆,感觉“凌霄”,两个字,那么凌厉,孤独。有什么能高于云霄呢,除了孤独,还有什么?

自此,便认定凌霄花,是孤独的王。带着孤傲,决绝,甚至带着傲睨自若的眼神。

走过了少年,很多年后,突然撞见一墙的凌霄时,竟然眼睛一热。有片刻感觉心停止了跳动,又突地、猛地,一跳。

——我看到的是那个少年啊。

凌霄花并不独特,甚至称不上美,花厚,如喇叭,有些俗气。但满藤的凌霄在一起,橙红橙黄,相牵相持,攀在最高处,擎着一种信念似的。

七月开始花事已不多,至八九月渐渐只能享受盛大的凋零之美。

凌霄花一定是七月的传奇,八九月的神话。

其实六月中旬凌霄就开得满藤都是。今年偶遇一栏,在一偏僻地脚,栏杆上蓬蓬勃勃,惹人欢喜。在藤枝的阴凉处小坐,看到凌霄粗老的干,想起看过的紫藤老枝。那种老,看了是会让人心生悲悯——怎么会老成这样,老得这样老?

过了七月,这个城市里的花已不多,月季、蜀葵、黄花萱草最常见,要看荷花,需要寻找。凌霄便成了一景。一直那样开啊开,开到八月又九月,一直热烈着,从来无悔。

我搜了古人写凌霄的诗句,才知道,凌霄花在古人笔下,原来有如此高的地位。

清人李笠翁评价凌霄花说:“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李笠翁为什么认定它是“可敬者”呢?因为觉得它是“天际真人”。宋代贾昌期赋诗赞曰:“披云似有凌云志,向日宁无捧日心。珍重青松好依托,直从平地起千寻。”原来,竟与我不识凌霄的少年一样,欣赏那“高于云霄”的性格。

炎炎红日里,凌霄竟然能开在最高处,墙的最高处,枝的最高处,难怪白居易称其为“拂云花”,若非有“孤标”之性,真是难有如此之境。

我为我的少年,那么孤傲地喜欢过凌霄花而感动,而欣喜,继而悲欣交集。

不得不提诗人舒婷的名作《致橡树》,少年时惊羡那“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深沉炙热的感情。

但少年,更多的是孤独。那种无人分担、更无从共享的孤独,是惆怅的,是阴郁的,是寂凉的,带一点自怜,又带一点自傲;是野草,疯长孤独的头颅;也是黑夜,无边无际,张开寂寞的空空的怀抱。就像第一次知道凌霄花,感觉它的孤独,在云霄之外,没有一棵橡树的分担,没有一株木棉的共享,是孤独的王,正如我的少年。

于是,我去寻找过凌霄花。以一个少年的孤独,寻了又寻。但小城无凌霄,也许它住在乡下荒野,它住在自己的节气里。

我还是孤独地走过了我的少年。后来,直到很久以后的后来,凌霄花唤醒了如今的我——原来,我的少年,曾那么那么爱凌霄花,也就不孤独了。

我想,正因为孤独过,所以现在的我爱着自然的一切,爱着一切细小的美。很欣慰,多年后与凌霄,多了亲密之语。与它说起一个少年,心拂了云般,轻轻与过往言和,说声:再见,少年,再见孤独的少年。

二、掌叶半夏

掌叶半夏,多年前当我第一次知道这样美的名字,不过属于一棵杂草时,竟有些不愿意相信。于是我给它作了新解,叶长至掌大,夏已过半,就像一些爱,浓如枝上槐花,溪中青荇,越是浓烈的,越是易逝,半夏已过,转眼秋风起。

曾经每到盛夏时候,就会盼秋。念念秋风起,盼天高,云白,水清,树叶沙沙写诗,流水带走落花。仿佛人生至此才能终到清静地,只等白露为霜,月色浇衣,心安静好。

如今越来越觉得,慢一些,慢下来,就算夏日酷热,慢一些,才不会愧对一些东西。所以,慢慢地走,我请求。我请求,太阳你慢慢起,给我一个露水的清晨;我请求,树叶你慢慢枯,给我再多几声鸟鸣;我请求,夕阳你慢慢落,给我再多时间走进黄昏。

夏夜对我来说,是一行行草木葳蕤的古诗小径。你走着,坐着,那寂静的好,让你顿时明白,你不曾真正听过花绽开的声音,但你相信就在此时,你听到。

夏夜一定要往夜的深处走。那时,月朗起来,风轻起来,像是被诗人笔尖带出来的,太不经意了。但走在夜深处的你,一定是被前世某人画出来的,那一眉一眼,是在云水里蘸拂过的,所以那一笔一画才灵逸俊朗,气韵自生;那一身一姿,是在月色里浸染过的,所以那一笔一画才清雅劲拔,无尘俗气。

这样的夜,这样的深远之地,是一定要看,要听的。看就看脚下,一棵草,或草上一颗露;听就听耳边,一串细风,或细风里一串叮咛。

你会忽然明白,对一个人的思念,或怀想,是这样轻,这样美,这样不惊不扰。那么,此时就可以安心回去,回到内心,在窗前小坐片刻,你便能看见露水已眠,听见细风呓语。心便静下来,静得如清流水,静得如缓缓风,心满意足无他求。

即使掌叶半夏,也觉得整个身体里,草木苍翠,有人在走,如走诗行。

林语堂看清代忆语体散文《秋灯琐忆》,看出秋芙与《浮生六记》中的陈芸一样,属可爱女子,得胜赞,使得作者蒋坦也得了名气。

我非常喜欢这篇,一点也不亚于《浮生六记》,只因为,喜文史,好佛经,谈心参禅的一对人,在作者笔下,并没有因为失去至爱而断了琴瑟之音,不悲不凄,所记幽闺遗事,琐琐写来,清淡隽雅。

也许是倍加珍惜相处的日日,即使秋有瑟瑟风,凄凄雨,笔下却不谈忧戚,只有“风月正佳”两相会,即使秋芙病重,“不能常事笔墨”,却仍“间作数字”,大概为的也是珍念的岁月,所以几字格外“秀媚可人”了。

蒋坦曾写诗叹“一年容易到秋风”。大概只有经历了岁月不再,时日不多,念无眼前人的人,才更深地懂得这一句,而无限苍凉。

也是因此,我格外想看他们夏日的时光,宁愿不再盼秋,宁愿他们赏花,喝茶,参禅,让时光慢一些,让他们永远不痛失对方,热烈如骄阳,美如夏花。

人一生走来,如同从六朝华都,五陵年少,走进一道残阳,三山半落。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心安在一处,放眼看去,放怀走来。掌叶半夏,终要看落叶静静落,看白雪染白世界,染白发丝,但总有春来,青草初绿,花初开。

癫痫患者有打人的情况发生吗周口去哪治癫痫比较靠谱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陕西癫痫病可以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