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四月天(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表白的话

四月里的故事都有美丽的外衣和含香的内里。

——题记

上元将去,年味渐稀,天气尚且寒意浓重,东君与北风先生还在暖阁畅饮,时间就早早送走了去远方城市谋生的人们。这方才闲下几日,又耐不住年上岑寂,迫不及待赶来,催促求学的孩儿。

许是至亲皆远在他乡,许是离别时的长久相思,抑或是相逢的加倍欣喜。时隔一年,再回校园,归属感甚是强烈。以至于入眼的,错身的,邂逅的,那萦绕在每一条历尽风雨小道旁的,偎依在每一栋饱经岁月楼栏下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总能让人意惹情牵。

古有言:“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节气越发较月份来的早了,旧历未出正月,即迎来惊蛰。

而花期却赶不上潮流,一波一波,慢慢悠悠开着,像是刚刚从睡梦中被叫醒的娃娃,揉着惺忪的双眼,朦朦胧胧的样子,好不惹人爱。

惊蛰启,桃始华,黄鹂鸣。

校园里鲜有桃树,寥寥数株亦不得寻。因而,这一届的校园春信大赛,玉兰毫不费力拔得头筹。早春二月的玉兰,顶着凛冽寒风,一朵一朵,屹立在光秃秃枝桠上,比四线谱里叽叽喳喳的麻雀来得静雅贤淑,饱满多姿,红的,白的,粉的,是散在校园的霓虹,照亮每一个转角,和转角的故事。

紫荆不甘落后,小小身子挤满枝干,开出一树紫色迷情,若是有心的女生,定会忍不住摘取一株,别在耳鬓,别在眼镜角,明亮的眸子,在花的映衬下越发动人,这样子去见心仪的男生,该能促成一段良缘吧。

晚樱姗姗来迟,开在四教路上,繁花似锦,透着淡淡幽香,花之艳丽更胜于桃。有民谚曰:“樱花七日”,即一朵樱花从开到谢大约七日,整树从开花至全谢约历时十六天。边开边谢,好一场樱雨时节,搔得姑娘们心直痒痒,忍不住踮起脚尖起舞,回旋间,樱树化作绅士的舞伴。生则妩媚娇艳,死亦优雅浪漫,樱花魅力大抵源于此。

绣球独居一隅,簇拥的花朵儿,由绿翻白,衔接着东二楼的窗户,是否在等待绣楼上小姐摘取?我欲花下一争,奈何迟迟不见女儿面。

苜蓿花期最长,成丛伏在树底,清明始开,谷雨渐盛,约到六月方陆续消退。粉色小花精致灵巧,侵占大片绿地,与同期杜鹃相比,也能夺得不少眼球,开成了校园里的映山红,于它者,也丝毫不逊色。

不禁想问,是谁,打翻了春天的记忆,洒下一地诗情画意,

前人描春颂春诗词中,最喜一句“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春雨过即,落了一地的晚樱、绣球花瓣,薄薄的,软软地,铺撒在水泥路面和鹅卵石小道上,是初成的雪地,静谧中夹杂着淡淡清香。如此花雪小径,也是别具匠心。

倏然,烟雨深处,传来隐约吟唱,婉转动人,遂循声前去,不远处恍见素衣女子,水袖莲裳,随落花细雨翻飞,舞醉杨柳枝间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我驻足,凝视,不敢粗声呼吸,恐惊扰了这场美丽际会。

靡靡之际,眼前的景象被抽离,替换。再定神,已站在辽阔的庄园之中,木制小桥上,桥下是潺潺流水,晨光在东边天空初见端倪,我听到了远处雾霭中,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这一幕似曾相识。啊,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四月里的早晨,那个达西向丽莎袒露心迹的四月天。虽然读过无数次结局,我还是忍不住揪心,为达西,更为伊丽莎白,或许还为奥斯汀,无从考证。

雾气慢慢凝结,沿着桥边红药不停地滴落,晶莹剔透的水珠,似是和我一样,想要努力记录下这一切。

而我依然焦急,迟疑后,正欲趋步前去,以助他们一臂之力。

突然,从露珠里伸出手来,未及反应,我被拉了进去,去到一个陌生又说不出熟悉的地方。好奇心一发不可收拾,原来花朵里有一片小小丛林,花房座落在丛林中心,我忍不住扑上去,啃一口林木,咬一口花瓣,汁液香甜醉人。

第一次,置身花叶,徜徉在小小人的世界里,我尽情嬉戏,跳过枝桠,滑过绿叶,又环抱柳条随风荡漾。是化作了拇指姑娘,还是阿莉埃蒂,早已无暇顾及。我似乎懂得了一花一世界的缘由。

听说,在飞行动物世界里,风是有形的。

于是,我开始期望,期望着生出一双翅膀。这样的意念愈演愈烈,渐渐地,我感到有一股力量,在全身的神经血管里翻涌,不断流向脊背,呼之欲出,我的身体随之发生变化。

终于,一对翅膀从背脊出萌生,由小变大,由乳白转成透明,我可以清晰寻到脉络,错落有致,又巧夺天工。

我看见了,风的形状和轨迹,我张开发育成熟的翅膀,任风带我飘荡,时而上行,时而俯冲,时而急速前进,时而缓缓游览。

借此机会,我计划着去往校园各个角落,并且未有迟疑的实施了。

不知飞了多久,开始有些疲累,找到一处幽僻而又静谧的角落,沉沉睡去。

阳光爬上树冠,又滑下枝梢。

我在南楼的石板凳上醒来,背上书包,满怀心事,又满面春光地绕过椤木石楠,走出龙柏林,走向教室……

初期癫痫病要怎么治云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小儿癫痫病怎么治治癫痫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