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热土(散文)

来源:大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小说

“人生是一粒种,落地就会生根。”这句歌词一直萦绕在耳畔,每次吟唱,不免心伤。我心伤,不是我远离故土,而是,从小到大,到如今渐入暮年,我还守着这片热土,未曾离开。曾经年少,有一个关于远方的梦,却因世事沧桑,滞留在家乡;也曾经不止一次对自己说,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却因肩头沉沉,步履匆匆,时光的无奈只能望洋兴叹;也曾经对爱的人海誓山盟,要和她走遍山川河流,却因家的羁绊,责任无情,每一次远行的愿望都成泡影。寸寸热土寸寸情,聚散依依难割舍。朝露晚霞草木深,那堪日月催人老。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童年是难忘而美好的,童年,我们在这片热土上嬉戏玩闹,无忧无虑。大地的怀抱如此亲切,温暖着我们,哺育着我们,尽管那时,她如此贫瘠,如此沧桑。大槐树下吊着的那个铁铸的铃,每天催促着父辈们去田间劳作,壮观的场面,浩浩荡荡;繁重的活计,写尽艰辛:长夜漫漫,一盏清油灯,缝缝补补,更有那一架纺车,咿呀咿呀到天明;一饭一粒,倍加珍惜;一步一步,走不完庄稼人苦难的岁月。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走过童年,我们带着少年的不羁和好奇,继续驰骋在故乡的热土。在充满幻想的心里,故乡变得渺小无味。挎着竹篮,拿着小铲,我们在一望无际的麦田里挑着永远挑不完草,变成了一个个放羊娃,养猪娃。曾为一把草我们“兵戎相见”,曾因一只小兔子爱心泛滥。望着远方的天空,我们都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不会永远守着这片麦田的。可是,脚下这条长长的路,哪里才是尽头?哪条路才属于我?

真正走进并融入这片热土之中,是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那一年,我们都在讲着一个关于春天的故事。土地承包到户,人们的热情高涨,田野里,到处欢歌笑语,尽管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当牛当马。那时,属于集体的土地变成属于个人的责任田。那会儿,以前生产队仅有的几头牛分给了个别家庭,根本无法满足人们耕种的需要,因此,绝大多数人家就凭人力来进行耕种。依旧是牲口套用的犁耙,一头栓上绳子,除了后面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扶着犁,其他的人不论大小,都将绳搭在肩膀上,像牛一样弓着背向前拉,翻出一层层黄土,拉出一道道沟。拉一个来回,要是人手不够,就得歇会儿,因为还得往犁沟里洒肥料,洒种子。歇着的,也只是孩子,大人可一刻也不得闲,干了这个,还得干那个。真真是撂了掀把捉扫帚,放下扫帚又拿撅头。这样靠人力去耕种,一天下来,也就种一亩多地,吃饭也是到地里吃些干粮,要不,就是家里干不了重活的老人做好了送到地里。一天下来,肩膀会勒出一道道血印,烧辣辣的疼。但心里是愉悦的,兴奋的,想着来年那一片绿油油的庄稼,就是自己的,从此再不用饿着肚子了,可以有热乎乎的馒头尽兴吃了,那还能知道疼和累呢?

肚子能填饱了,人们就想着怎样能让生活更好些。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南下打工的大潮席卷而来,于是,很多年轻力壮的后生,很多富有朝气的女子,背上行囊,踏上了异乡的土地。随着青壮劳力的日渐流失,热气腾腾的田野也变得有些冷清了。但庄稼人是不会丢下土地的,这生我养我的土地。于是,老式的犁耙经过改良,变成了一个人就可以操作的拉拉犁,是倒退着拉的。

庄稼人,一年是要经历两个忙天的。一个是收割麦子三夏大忙,一个是收获玉米以及种麦子的秋忙。收割麦子之前,是要先把碾场的场子收拾好。一般都是选择离家较近的地,三分到五分地的样子,一家人或者几家人合着拉一石碌往光里瓷实了碾,一遍又一遍,直到光光的起着亮色为止。邻里看了,会开玩笑说,场光得都能晾搅团哩。

后来,只填饱肚子似乎再也无法满足人们的需要了,于是,成片成片的庄稼地里,农作物退场,苹果树、梨树、桃树等闪亮登场了。地里再看不到成片成片的庄稼的时候,老人们就特担心,说是,这不种麦子了,以后吃啥呢?有年轻人就说:等有钱了,您老想吃啥买啥。人们更忙了,幼树的拉枝定形,开始挂果时的疏花修剪、套袋打药等。两个让人们望而却步的忙天也渐渐不存在了,但果园子里却是没日没夜的操劳着。用两个忙天换来的是一年四季忙个不停,但看着一家家新房悄然矗立,看着腰包再不那么羞涩,这所有的更替和付出,便是值了!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土地是骗不了的,庄稼人自古以来都明白。果园里,吟唱的有欢乐,但也有无奈。什么时候,人都不能和大自然抗衡,果树,因品种,因时令,因气候,因产量,因价格,因销量,因迟早等,每年苹果收获的季节,总有几家欢乐几家愁。于是,没前途的品种在不断的更新换代中。随着果树面积在全国各地的一再扩展,价格也没有当初那么好了,于是,有的人家便在淘汰了一片园子后,也就不再重新栽种了,仍旧种上了麦子。但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人们再全凭人力耕种了。旋耕机、收割机、播种机等,已经在火热的田间地头,奏响了一曲曲时代的凯歌。人们跟在哪轰鸣的机器后面,互相笑着,乐着,老人们坐在宽敞的门前,说:哎哟,现在,忙天都不是忙天了,两三天的时间,麦也收了,地也种了,时代变得好的噢!

是啊,我们的时代,每天都在变!脚下这片热土,也在时代的召唤中,变幻着风景,从沧桑到繁华,从沉寂到喧闹,无论何时,不管何地,永远是那么热情洋溢。远方的游子回来了,行走在熟悉的,日新月异的土地上,望蓝天,闻花香,说天下,道不尽满心的喜悦!

夜,灯火璀璨;月,高悬碧空;心,激荡飞扬。不知是谁浅吟轻唱: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宝宝双眼上翻怎么回事癫痫病药物治疗怎么样啊?山西什么地方能治癫痫病